• 第30章 少爷和少夫人斗上了

    更新时间:2018-12-20 17:45:12本章字数:1686字

    “少夫人起了吗?奴婢垂花奉少爷之命来给少夫人训话了。”

    “呸!她算个什么东西!怎么敢假借少爷的名字来少夫人跟前撒野?!少夫人你且坐着,自有老奴替你去撕了这小娼妇的一张臭嘴!”

    韩嬷嬷听完垂花话瞬间一张老脸就黑了下来。垂花那个小贱蹄子也太不要脸了!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破烂货,值个几斤几两,竟敢在少爷和少夫人之间挑拨是非!韩嬷嬷现在真是活撕了她的心都有了。

    “且慢,韩嬷嬷,让她进来吧。我倒要看看这个萧少爷对我这个面都没见过的少夫人,有什么话要训斥呢。”

    顾梓璐与韩嬷嬷不同,她虽也不喜那个垂花,但现下她心中更多的却是对萧少爷的好奇。眼瞅着自己醒来这么久,萧家的各路大神自己都轮番打过照面,却唯独那个娶了自己的男人迟迟不曾出现,亦不曾传来只言片语,这样神秘的人物自是引了顾梓璐极大的兴趣。

    这会儿好不容易得了他些消息,怎么能就让韩嬷嬷把人给赶走了呢?是以顾梓璐微挑了挑双眉,示意韩嬷嬷把那垂花放进来。她倒是要看看这萧少爷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呢。

    “少夫人早,奴婢垂花见过少夫人。”

    垂花进了顾梓璐的房间后虽口称奴婢却对顾梓璐不叩不拜,眼神还桀骜的厉害,这倒是一下把顾梓璐给气乐了。看来这垂花也是空长了一张美人坯子的脸,却没长脑子啊!

    莫说现在垂花还只是萧少爷一个没名分的通房丫头,就算来日她名正言顺地被提成了萧少爷的姨娘,她那妾侍见了自己这个正妻也是当礼让三分的。不过是顾梓璐懒得跟个一看就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丫头计较吧了,所以才会抚着指甲淡淡地瞥了她一眼道:

    “少爷有什么话要你传,你就赶紧着说了吧。莫耽搁了我去给老夫人和夫人敬茶,你可是吃罪不起的。”

    “你!... ...”

    顾梓璐虽从头到尾未责备垂花半个字,但她那冷蔑鄙夷的一瞥却是顶足了垂花心里的火气,只是垂花也不是完全无脑,到底还是知道以自己的身份不能跟少夫人公开的顶撞起来。

    是以垂花猛吸了两口气后高高昂起自己的小脸儿,张起自己所有的傲气和顾梓璐对视道:

    “我家少爷说了,既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这暖芳阁是萧家的地盘,自也要遵守萧家的规矩。萧家还从没主子身边不带奴才的规矩,少夫人昨天几次把身边伺候的奴才赶出房间,晚上更是不许奴才守夜实是丢尽了萧家的脸面。为小惩大诫以让少夫人以后长长记性,少爷命少夫人今个哪儿都不必去了,好好在房里思过就是。

    另外少爷还说了,明日少夫人三朝回门,少爷会亲护送少夫人回顾府的。到时候众人面前还请少夫人三思,想清楚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莫要丢了萧府的脸面和少爷的脸面,否则少爷会好好教教少夫人‘规矩’两个字该怎么写。

    还有,少爷让奴婢给少夫人送了一把解闷而用的琴来。奴婢自作主张给少夫人选了这把结实的黄梨木琴。少爷说了美人如玉、琴操显心,少夫人想练琴用这把黄梨木的就好,至于别的什么古檀香的,那不是少夫人有资格去肖想的!少夫人,奴婢还有事,今日就代少爷训斥到这里,少夫人你好自为之吧。”

    垂花眼见自己一番话后原本张扬的少夫人果然黑着长脸安静了下来,便嘲讽地勾唇一笑,不等顾梓璐吩咐就自行转身离开了顾梓璐的房间。

    垂花走后,韩嬷嬷吓的赶紧凑到顾梓璐身后帮顾梓璐拍着背顺气,韩嬷嬷虽听不懂垂花后来说的那什么琴啊,玉啊的,但前面少爷禁足少夫人的话她却是听懂了。

    话说今天还是少夫人嫁进萧家的第二日,按规矩少夫人是要去给萧老夫人和萧夫人敬茶磕头的。可这会儿少爷却禁了少夫人的足,不是摆明罢了向众人宣告这个少夫人是他所不喜的,也没资格给萧老夫人和萧夫人磕头吗?

    韩嬷嬷那边理出一半的意思就已够生气了,更何况顾梓璐这里更是清楚萧家少爷后面说的那段美人、玉石和琴操的话,实则是在告诫她他已知她昨晚去了哪里,偷了什么。而且萧少爷还点名了说她配不上檀香木的古筝和那只泛紫光的玉佩!

    “砰——”的一声,真被气出一身火来的顾梓璐将自己手中的一杯热茶狠狠地砸在了暖芳阁的地面上,苍白的脸上一双愤怒的眸子阴恻恻地紧盯着萧少爷让垂花送来的那张破琴,咬牙切齿道:

    “好!好!好!好你个萧少爷!竟敢如此打本姑奶奶的脸,这口气本姑奶奶要是咽下了,以后还有脸在顾家立足?!哼!明日你送我回门是吗?呵!那本姑奶奶一定会好好‘伺候’下你这个萧少爷了,必不会让你‘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