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验身?

    更新时间:2018-11-15 19:30:16本章字数:1526字

    珍妃脸色有些阴沉,昨日费劲心机设的局最后竟然没有成功,最后还浪费了几个暗线,看着如今精神十足的舒雅,珍妃做实有些不好受:“舒雅,你作为大家小姐,出门为何连个下人都不带,如今光凭你一张嘴断是非,难道就能证明你清白了。”

    舒雅神色顿时委屈起来了:“臣女就带来了一个贴身丫鬟,可是翠玉那丫头竟然完全不听臣女的吩咐,一天只晓得黏在妹妹身边,完全不知道伺候自己的主子,最后臣女无奈,只得一个人出门了。”

    说完,舒雅无奈看了舒月蓉一眼:“臣女也知道,妹妹脾气好,平日里就十分照顾翠玉那丫头,搞得翠玉更加不将我这个主子放在眼里了,所以昨日她才始终不肯跟我出去,要去妹妹那里献殷勤,最后没想到我落水了,一时慌乱,最后竟然想到了污蔑主子的方法,好摆脱自己伺候不力的罪过。”

    反正翠玉都死了,舒雅现在想说什么都是什么,况且她说的跟事实本来就差距不大。

    本来翠玉就一直想跑到舒月蓉身边伺候,而舒月蓉也早就将收买了翠玉陷害她,昨日若不是翠玉太过作死,想必她今日还有机会活着。

    舒月蓉惊讶地睁大了眼睛,顾不得周围含有深意的目光,立即反驳道:“姐姐,你怎么能这样冤枉妹妹,翠玉是你自己挑选的贴身丫鬟,妹妹怎么可能指挥得了她。”她真是没有想到,不过只是一天而已,自己这个懦弱的姐姐竟然就能这样面不改色的撒谎了,明明以前的她只会哭着认错。

    “妹妹,你装傻做什么,谁不知道镇南侯府是你母亲当家,我这个幼年失去母亲的人能有什么权利指挥自己身边的人伺候我,况且家里下人的卖身契都在夫人哪里,她们不听你的吩咐,难道听我的吩咐?”

    说完,舒雅委屈掉下可几滴眼泪:“我知道妹妹一直嫉妒我的婚事,夫人苛待我这些事情我也不想再计较,但是妹妹怎么能冤枉姐姐呢,难道你不知道失去贞洁的女子的下场,妹妹难道真的要做如此狠毒的事情。”

    舒雅说完眼泪流得更多了,白莲花想跟她演戏,她奉陪就是,看谁演技更好。

    众人开始私语起来,似乎都开始意识到镇南侯府的微妙,毕竟是继母子女和原配子女这样的话题,大家瞬间也明白了,纷纷将别有深意的目光看向舒月蓉,似乎都在说没想到啊没想到。

    舒月蓉心中焦灼不已,舒雅这个死丫头竟然再在众人面前给她和母亲上眼药,她用力掐自己的大腿,水润的双眸此刻是真的雾蒙蒙的了,那泪水就像是开了的水龙头似的,流个不停:“姐姐,你误会母亲和我了,我知道你对于母亲和我心里不信任,总是觉得我们会抢你的东西,但是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呢,母亲总是将最好的东西给你,不就是怕你心里不服气吗。”

    舒雅却是没有再流泪,而是大声反问了起来:“母亲对我本来就是最好的,侯府里面最偏僻狭小的院子给我住,生病了连大夫都没有,我能活到现在,不是多亏了母亲的精心照顾吗,要不是……”

    “好了!月蓉你退下去”珍妃心中对于舒月蓉也有些不满起来,这种时刻还不拦着对方停止说话,难道真的准备等着舒雅揭了所有底吗?

    “翠玉已经死了,现在自然是你说什么都是什么。”

    面对珍妃冷冷的质问,舒雅继续委屈起来:“娘娘你偏袒自己侄女就算了,但也不能冤枉臣女啊。”

    珍妃面上突然和缓下来,对着舒雅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本宫刚刚确实考虑不周,既然翠玉已经死了,又没有人证,那只有一个办法证明你清白了,王嬷嬷,带舒小姐下去验身!”

    舒雅猛地抬起头来,果然看到了珍妃阴狠的笑容,带她去验身,带她去下地狱还差不多!

    王嬷嬷可是珍妃的心腹,让她来验身,那不是必死无疑吗?宫中这些老嬷嬷是什么人,随便一个动作就让她变成一个真正失身的人,到了那时候,她可就不仅仅是失身了,还会犯上欺上瞒下的罪名,到时候,她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王嬷嬷身材壮硕,走起路来身上的肥肉似乎一颤一颤的,得到珍妃的吩咐后,这个中年女人迅速走到了舒雅面前:“舒小姐,随老奴下去验身吧!”

    声音轻蔑,似乎就等着看看舒雅的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