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 无可辩驳

    更新时间:2018-11-15 20:30:13本章字数:1459字

    “你!”

    舒雅仿佛这时候才看到二夫人一样,她走上来弯着唇,有些惊讶用削葱根般的手指掩唇道:“这么晚,天儿又这么冷,二婶怎么也出来了?”

    二夫人刚刚来到这里,还不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只是一皱眉,道:“出了什么事?”

    舒雅淡淡道:“些许小事,都是惩治些刁奴罢了。”

    整个院落里安安静静的,舒雅站在原地,轻轻呵了一口气,似乎有些冷了。

    后面那已经被掌掴过的巧月,却是跪在地上,想要往前面窜,萱儿眼角余光见了,立刻上前去摔了她一巴掌:“干什么呢!主子在这里也敢造次!”

    这一巴掌,可跟之前的不一样。

    萱儿心中早就积聚着恨意,她和兰心的感情可是亲得很,这一巴掌自然狠毒得多,让巧月一下摔在了地上。

    两个婆子似乎有点被吓住了,可巧月却是一头磕在雪地里一块石头上,额头出了血,已然破了相。

    顿时有人惊叫了一声。

    二夫人以前自己惩罚下人,都不曾用过这样凶残的手段,更不要提见了。

    她只觉得眼前发花,当着她的面,这萱儿都敢这样做!

    “大小姐!你怎么管教你下人的!巧月好歹是飞羽身边的丫鬟,怎轮得到她一个下人来动手?”

    二夫人声色俱厉地喝问着,她自然还没发现妩今天的变化,还以为舒雅像以往那样好欺负。

    舒雅温声道:“二婶,事情是这样的。”

    她这泉水一样清澈的声音,真是说不出地好听,可见过方才她那翻脸架势的人,都跟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样,喘不过气来。

    越是看着温柔,越是可怕。

    美人的脸,蛇蝎的心。

    恶毒也就恶毒了,只要能过得舒服,舒雅其实也不大在乎。

    “方才我打这里经过,结果有个不长眼的婆子往地面上泼水,污了我的裙子。这不是以下犯上吗?我想着咱们毕竟是侯府,规矩森严,哪里有下面婆子能冒犯主子的理儿?即便是我心善,想要放过她,也是不能够。问得了一二个下人,知道冒犯上面主子只需要鞭打五十,索性让人打了。”

    舒雅纤细的手指一转,笑意嫣然,“喏,二婶您看,在那儿呢。”

    二夫人听着舒雅这话,心里虽不舒服,可终究挑不出错儿来。

    即便是她走在路上,被人泼了水,也是要发作的。

    可舒雅嘴里说着她自己是个心善的,出手就是鞭打五十,还说是府里的规矩。

    已经把规矩抬出来压她了,到底是敌是友,还不清楚吗?

    二夫人只想冷笑,她不经意地顺着舒雅手指的方向往那边一按,长凳上趴着的那个婆子背后已经是血肉模糊的一片。

    二夫人见了,只觉得心惊肉跳。

    她是一个信命的人,最见不得这样血腥的场面。

    “……你!不过是一个婆子,你怎这样心肠狠毒?!”

    这都直接骂舒雅心肠狠毒了,舒雅也是笑了。看来这个府里的人确实没有人正视她的身份,堂堂侯府嫡长女,竟然没有丝毫地位。

    舒雅自然不想让这些人好过:“二婶这可是错怪舒雅了,舒雅一直想着自己毕竟是侯府嫡长女,这一言一行自然要更加规范,谨守侯府规矩才是。今儿我这丫头似乎因为什么事儿冒犯了三少爷,所以我亲自来训斥她,教她规矩。没想到,三少爷竟然也出现在这里。”

    舒雅到底想说什么?

    二夫人有些听不下她的絮叨,就想要打断她。

    可舒雅正说到关键的点上呢,她看了一眼在冷风里面色有些发青的舒飞羽,“您说,三弟年纪还小,这大冷天,入了夜,外头正冷着呢。瞧瞧,三弟的脸都被冻青了!我这一看,不就着了急吗?天底下,竟然还有这样做奴婢的,我也是头一回见识了。就算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也该顾念着自己主子的身体,哪儿有大冷天把主子往屋外面带的?”

    巧月听着,只觉得眼前一黑,她想要给自己辩解,可但凡她要一张嘴,萱儿的手便高高地抬起来。

    二夫人肝火上涌,差点被气晕过去。

    她连忙招手叫了舒飞羽来,虽然知道舒雅话里肯定有夸张的成分,可她最心疼自己儿子,平时生怕磕了碰了。

    道士可说过了,三少爷鸿运当头,可是她的福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