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立威

    更新时间:2018-11-15 20:30:13本章字数:1260字

    “府里贴身丫鬟尚敢如此不走心,难保下面的丫鬟下人更不走心,今儿既然发现了,必得好好处理,方能警醒阖府上下。依着奴婢看,二夫人该好好发落发落这些个小蹄子,免得他们哪一日犯下大错,才追悔莫及。”

    防患于未然,以小来警大,这话拆开来看,句句都是对的。可合在一起,舒雅听着就简单了。

    她叫人抽了巧月十个耳刮子,却没让人拿住自己的错处,二夫人为了保持自己在府里的话语权,只有两个法子。

    第一,敲打舒雅,很明显,这一种没办法实现;其二,做出比舒雅更惊人或者说更骇人的决定来,压制她的气焰。

    现在,流朱走的明显是第二条道。

    二夫人斟酌了一下,心里又是憋屈,又是愤怒。

    她既厌恶故舒雅,也厌恶巧月,而今没办法拿捏舒雅,恰好流朱出了这么个主意,倒正好把气往巧月身上撒。

    她厉声道:“说得正是,恰好是我意思。府里今儿来的人也不少,都给我看好了,伺候主子不走心,就是这个下场!来啊,鞭打三十,给我发卖出府去!”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甚至有人腿一软,已经跪下去了。

    动辄发卖,如何骇人?从此以后,还有谁敢不尽心伺候主子?可这一切的起因……

    舒雅唇边的笑弧,忽的这么扩大了一点,轻微的波纹荡漾开。那边厢却已经有人将哭天喊地的巧月压在了长凳上,开始行鞭打。

    二夫人怀里搂着的舒飞羽,浑身都在发抖,面色更青,他哆哆嗦嗦,很快就被二夫人发现了异样。

    她根本没想到,舒飞羽其实是被这接二连三的大场面给吓住了。之前那婆子被鞭打,舒飞羽就已经有些害怕,刚刚舒雅忽然之间的出手,责斥了他很信任的贴身丫鬟,现在更是听着自己的母亲要将巧月发落出去。

    舒飞羽不知道巧月犯了什么错,可他隐约觉得自己是犯了什么错。那披在他身上的披风似乎很暖,舒飞羽却感觉不到半分的温度。

    这是他那笑颜如花的大姐姐从自己身上取下来,披到他身上的。

    冷,彻骨的冷。

    舒飞羽哆哆嗦嗦,哆哆嗦嗦……

    “飞羽,飞羽,你怎么了?”

    二夫人大惊失色,连忙使劲儿地摇着舒飞羽。可舒飞羽跟失了魂一样,两眼无神,并不回应他。

    流朱一看周围这越来越大的雪,跌脚道:“外头风大,三少爷在外头不知多久了,还是赶紧回屋暖暖,看看这脸色都乌青了!”

    二夫人这才回过神来,也慌了神,连忙叫人抱起舒飞羽,便要回去。

    临走时候,她恶狠狠地回转身,“给我往死里打!打断她一条狗腿,看谁以后还敢带着哥儿们夜里乱走!”

    所有下人齐齐打了个哆嗦,跪下来称是。

    舒雅低着头,嘲讽地一笑。这就算是完了?不,只是暂时地告一段落了而已。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舒雅轻轻地叹一声,从来到这里的那刻起,她就已经没有退路了。

    巧月已经被二夫人走时候的一句话判了死,舒雅却是看向兰心,对着萱儿等人一使眼色,却又离开了。

    她没对兰心的事情说一句话,可她离开之后,丫鬟婆子们,包括后面厨房里的厨子们,都上去七手八脚把兰心搀了起来。

    往后谁还不明白啊?兰心那丫头根本就是动不得的,看看大小姐这发飙的模样,哪里是那么简单的?

    大小姐有这么个贴身丫鬟,动兰心,就是踩大小姐的脸。这不是找死呢吗?就算是大小姐跟二夫人终究不合,她们主子斗起来,遭殃的还是下人。

    一时间,众人都明白了这个道理,也打定了主意以后步步小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