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她已退无可退

    更新时间:2018-11-15 20:30:13本章字数:1129字

    镇南侯府面积自然宽广,舒雅住的院子却是侯府最边远的一处角落,那里面积狭小,房屋潮湿,长年累月见不到阳光。

    这样简陋潮湿的住处,舒雅作为侯府的嫡长女竟然就这样住了几十年,难怪她贴身大丫鬟能随意被别人欺负。

    想到原身的父亲镇南侯舒启明,舒雅双眸满是讽刺,十几年的记忆中这位父亲几乎没有什么存在感,难怪原身在侯府被养成了一副懦弱的性子。

    舒雅捂住心间泛起的酸疼,满脸漠然的看着眼前这一片夜景,随后立即前往住处走去,还没有到达自己住的院子辉院,舒雅的奶娘王妈妈就已经激动的走了过来。

    “小姐,你终于回来了,这几天老奴担心死了,上午府里又传出了不好的消息,就怕那些事情是真的?小姐,以后你可不要再相信二小姐了,这次……唉,兰心这是什么了?”

    王妈妈原本激动的神色瞬间惊慌起来,脚步也越来越快,几乎一瞬间就快步走到了兰心身旁。

    舒雅不解看了一眼萱儿,却发现萱儿一下子就跪了下来:“小姐,都是奴婢自作主张,看到兰心浑身是血的时候,奴婢害怕王妈妈冲动去找夫人理论,最后而被夫人利用,所以一直忍着小姐回来了才求助。”

    兰心是奶娘唯一的女儿,从小放在心间疼的眼珠子,萱儿这样的做法算不得错,反而考虑周全。

    看着萱儿慌乱的样子,舒雅笑了起来:“好了,我知道你这个丫头是好意的了,奶娘也不会怪你的,快起来吧。”

    王妈妈在刚刚这一会儿,已经将事情的真想完全了解清楚,一双眼睛满是沉痛:“小姐,老奴对不起夫人啊,这次的事情明显是针对小姐你亲事来的,老奴却什么都做不了,反而连累你和夫人闹翻了。”

    兰心得罪三少爷的事情只是表面的,王妈妈看得出来,自家小姐怕是真的惹到了吴氏,不然以吴氏以往喜欢装贤惠的样子,如今又怎么会让侯府闹出这种事情出来。

    明显吴氏想从舒雅身边的人下手,然后让舒雅屈服。

    想到这里,王妈妈泪水堵都堵不住了,一双眼睛红肿不堪。

    舒雅怎么劝都劝不住奶娘,最后只得任由奶娘的眼泪流完,同时安排萱儿去照顾兰心,请大夫来给兰心开药方子。

    看着眼前这座狭小的院子,舒雅觉得自己受到的冲击不小,记忆和现实果然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差距的,恐怕侯府里稍微受宠一些的下人都比她住的好吧!

    这么大的一座侯府,从进来开始处处修得的华丽精致,可以看出侯府的气派恢宏,是个钟鸣鼎食富贵之家,但唯有这一角落,既偏僻又荒凉,狭小的院子里面杂草丛生,阴暗潮湿,像是一个废弃的角落,看不出来是有人住的地方。

    吴氏的手段未免也太高端,她都住在这种杂草堆了,外面的人居然都还夸她贤惠,看起来这吴氏的手段确实不容小觑。

    小院前面几乎没有什么树木,只是一堆杂草,而房间也只有三四间,陈旧破败不堪。

    淡淡的将目光收回,舒雅迈动脚步,从容的走进屋里去。

    屋子里面的桌椅老旧,许多甚至坏了磨损严重,至于那些窗帘床被,都不知道用了多少年了,看起来颜色老气又陈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