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 谎言

    更新时间:2018-11-15 20:30:13本章字数:1483字

    舒雅心中有些震惊,她的记忆虽然还在,但记忆其实已经有些模糊了,实在是想不到,这吴氏做的居然如此明目张胆,原主的爹到底是多不关心她,竟然连这些细节都发现不了,还是是真的把她无视了。

    轻轻叹了一口气,舒雅知道这种日子以后不会再这样继续下去了,有些事情必须要改变!

    她身份是侯府的嫡长女,原主母亲又留下了那么大一笔嫁妆,怎么能再继续亏待自己,让这笔嫁妆走进了那对母女的口袋里面,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报复回来。

    如果这继母是一个好的,只是不太关心她而已,那她也就算了,偏偏这对母女要置她于死地,那她怎么能够坐以待毙!

    今天晚上太晚了,舒雅觉得自己也就忍这一晚上,明天不把他们闹翻怎么能行呢!

    等到兰心那边的事处理完,王妈妈也终于放心地回到了舒雅身边。

    “奶娘,兰心的伤口没事吧,大夫怎么说的?”

    王妈妈此时神情已经完全放松:“小姐不用担心,兰心这伤口看着恐怖,但没有伤到内在,在床上躺一阵子就会好了。”

    说完这句话,王妈妈就忙了起来,开始伺候舒雅梳洗。

    舒雅的母亲陈氏生下她的时候难产过世,所以这十几年都是王妈妈亲身伺候她长大的,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自然亲密的很,倒是跟母女差不多了。

    本来王妈妈年纪大了之后,舒雅不想让奶娘再这么劳累伺候自己了,但今日情况特殊,舒雅知道奶娘的心还没有放下来,肯定要多做些什么心里才能安心。

    等到舒雅梳洗完躺在床上之后,王妈妈终于忍不住问了起来:“翠玉到哪去了?那个小蹄子又不知道伺候小姐了?”

    “死了。”舒雅抬眸看了一眼奶娘,然后继续说道,“翠玉背叛我了,桃花宴里面发生的事情和她密不可分,所以我把她处死了。“

    “这是什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老奴早就知道翠玉那丫头不安好心,所以一直派人看着她,这次若不是夫人执意要小姐你带翠玉去赴宴,最后又怎么会发生这么多事情了?”

    王妈妈整个人慌乱的看着舒雅,似乎想起了侯府里面的传言,又立即焦急的问道,“那小姐你最后没受伤吧,那些传言的事情是真的吗?”

    舒雅知道自己如今的性格和以往大不相同了,虽然拥有着记忆,面对着这具身体的奶娘,舒雅知道自己不能完全坦然的说出桃花宴里面发生的事情,毕竟太惹人怀疑了,一个人的性格怎么可能会轻易转变如此之大?

    奶娘最了解她的人,舒雅最后只是简略的说了一下里面发生的事情,免得惹起不必要的猜疑。

    王妈妈听到自家小姐说没有失身之后,脸上终于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随后又忍不住恨恨地骂道,“早上就该拦着翠玉那丫头去宴席,这次若不是小姐机智,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这里,王妈妈眼泪又忍不住流了出来,“小姐,夫人和二小姐就是都这么对你了,你现在看清楚他们的真面目了吗?”

    舒雅瞬间有些茫然,奶娘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她表现的还不够明显吗,吴氏她怎么可能修复关系,维持表面的和平。

    更何况她现在知道了吴氏这对母女的真面目,以后她们两边只会斗得你死我活。

    王妈妈却是忍不住断断续续的哭诉起来,“小姐生下来没一个月,夫人就进门了,然后你就住到了这个院子,从那以后小姐见过老爷几次?不都是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才能看到吗?”

    她一双眼睛沉痛万分,“小姐哪次生病不是硬熬过来的,夫人从来不给你请大夫,每次都是拖拉着,直到小姐你身子好的差不多的时候那大夫才会来,她这一身贤惠的功夫倒是装的好,只可怜小姐你身子被折磨得如此柔弱。”

    听着奶娘这一句句的控诉,舒雅终于明白了奶娘的意思,然后赶紧安慰起来:“奶娘你放心,我早就发现了吴氏这对母女的坏心,之前一直装作信任她们,不过是害怕她们出更狠毒的手段对付我。”

    看着奶娘吃惊的样子,舒雅安慰地笑了笑,原身确实装傻了一段时间,如今将自己一些性格和计划说出来,相信以后自己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奶娘也不会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