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章 打得就是你!

    更新时间:2018-11-15 21:30:15本章字数:1258字

    “姐姐,跪一晚上的滋味怎么样?妹妹我可是担忧了你一晚上呢。”舒月蓉的声音十分甜腻,恶心得舒雅想吐。

    不过就是想看她落魄的样子嘛,舒雅想给她看看就是,以后有的是她后悔的时候。

    舒雅使劲掐了一下大腿,随后泪眼迷蒙地看着舒月蓉,看起来真像是饱受摧残了一晚上的人。

    舒月蓉眼底露出兴奋,她弯下腰来,直视着舒雅,“姐姐你受苦了,妹妹心里很高兴呢。”

    舒雅配合着露出伤心欲绝的神色,“妹妹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眼泪大滴大滴地涌出,肩膀微微颤抖着,看起来可怜极了。

    舒月蓉控制不住地笑出声来,她蹲下身来,狠狠捏住舒雅的下巴,“什么意思?妹妹还以为姐姐这几天变聪明了,原来还是一如既往地愚蠢,你这种废物有什么资格做镇南侯府的嫡长女,有什么资格做世子哥哥的未婚妻,你怎么不去死!”

    说完,舒月蓉神色愈发狠戾,她看着舒雅漂亮的脸蛋,心中的妒忌像是火似的全身蔓延着,一巴掌就那样扇了出去。

    咔嚓一声!

    那原本伸出来准备扇巴掌的手直接骨折。

    舒月蓉尖叫着摔倒在地上,一张清丽的小脸布满了汗珠,眼睛像是啐了毒药似的,恨不冲向前去将眼前的人撕碎,“舒雅!你竟敢打我!”

    舒雅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神色已经疼得扭曲了的舒月蓉,不由得嗤笑起来,“呵!我有什么不敢的?舒月蓉,你未免太把自己当回事!”

    说完这句话,舒雅轻笑着蹲下身来,咔嚓一声!

    舒月蓉另一手臂也垂了下去。

    “你……”舒月蓉此刻满头大汗,整个人连话都说不清楚,她看着舒雅嘲讽的神情,心中暗恨,想发声求助,但门外的人早就被她身边的人带走,如今她毫无对付舒雅的能力。

    “怎么不继续说了,你不是很能说吗?”舒雅将舒月蓉一脚踹到祠堂中央,一脸讽刺。

    胸腔剧烈地疼痛着,舒月蓉唇角溢出一丝丝鲜血,她整个人趴伏在地上,两只手臂刚刚已经骨折了,腹部刚刚又被舒雅狠狠踹了一脚,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整个只能像狗一样跪伏在舒雅脚下。

    这样狼狈的舒月蓉,舒雅一点都不同情,她十几年的生命中,舒月蓉可是做了许多次置她于死地的事情,也幸亏她命大活到了现在。

    如今她只不过是在舒月蓉这里讨点利息回来而已!

    蹲下身来,舒雅捏住舒月蓉的下巴,看着对方愤恨的眼神,笑着道:“舒月蓉,你也知道痛了?可是怎么办,我觉得还不够呢?”

    说完,舒月蓉脸上立即被狠狠扇了一巴掌。

    舒月蓉想要尖叫,想要叫人来收拾舒雅,可是她太疼了,完全没有大叫的力气,她眼中的愤怒像是熊熊大火一样,几乎快要将她的神智完全灼烧。

    她想恶狠狠地讽刺舒雅,但说出来的话语轻得只有舒雅听到,“舒雅,你得意什么?你以为把我欺负一顿你就能摆脱母亲的控制吗?庆国公府的婚事已经退了,以后你的亲事完全由母亲做主,你以为你还能神气什么?”

    见舒雅神情不为所动,舒月蓉胸腔中积聚的怒气几乎快要将她理智淹没,“今日你有本事就在这里弄死我,不然只要我能活着走出去,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说完这句话,舒月蓉脸上露出了疯狂的笑容,她像是已经疯魔了,带着嘶哑的声音,恶狠狠地诅咒着眼前的人,“忠武伯的小儿子天性暴虐,喜欢鞭打女子;宁远候世子性子阴沉喜好龙阳;李兴武将军夜御数女,每天都有尸体抬出来,姐姐你觉得哪家适合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