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 求饶都不行!

    更新时间:2018-11-15 21:30:15本章字数:1034字

    “我胡说?”舒雅轻笑出声,她怜悯看了一眼舒月蓉,继续毫不留情地打击,“事情也才过去不到十五年而已,京城里面的勋贵谁会忘记这件事情,远安伯的大女儿吴妙云在镇南候丧妻不到一个月时间就嫁进侯府,更是七个月不到就早产生女,真真是永远过不了时的丑闻。”

    舒月蓉神色凄惶,她尖叫着道:“不许再说!你和你母亲才是荡.妇!你们才是贱人!”

    舒雅直接一巴掌将舒月蓉扇倒在地上,然后凑近在舒月蓉耳边低语,“你知道京城里面的勋贵是怎么议论你和你母亲吗,做母亲的未婚怀孕,抢了自己手帕交的相公,生的女儿也不遑多让,惦记勾引自己的姐夫,不愧是一家子的贱人!”

    舒月蓉不断摇着头道:“不可能,你说的是假的,若母亲真是未婚先孕,那些御史早就告状了,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

    似乎得到了安慰,舒月蓉脸色恢复了一点血色,眼睛里面重新恢复了一丝神采。

    “我骗你做什么,你母亲能够嫁进来,不过是多亏了你大舅舅而已。当年你母亲怀孕的时候,正好你大舅舅打了胜仗,皇上看在你大舅舅的面子上,将御史的弹劾压了下去。可惜,如今你大舅舅已经过世十多年了,远安伯府除了能依靠珍妃娘娘,如今完全没有任何依仗,而你,还有吴氏,想毁了我?”

    舒雅将舒月蓉拽了起来,等到靠近吴氏给她准备的蒲团的时候,狠狠一甩,舒月蓉狼狈地就趴伏在了蒲团上面。

    “啊!”

    舒月蓉不知道遭遇了什么,整个人再次尖叫起来!

    舒雅蹲下身,将舒月蓉整个人拽起来跪在蒲团上,舒月蓉惨叫声音再次响起来,“这可是你母亲给我准备的蒲团,如今给你好好享用!”

    舒月蓉一听到这蒲团是母亲给舒雅准备的,整个人不断挣扎起来,她不能在这蒲团上跪下去,这绝对会毁了她!

    她记得母亲给她说过,这种蒲团里面埋着细密的软针,身体就算被针刺进去,最后也不会留下什么痕迹。

    更何况依照她母亲一贯的做法,这蒲团里面的针不知道会涂上什么毒药?

    当年有个妾室就是跪了这种蒲团就流产了。

    一想到这些,舒月蓉挣扎得更加厉害了,她整个人开始不断求饶。

    “姐……姐姐,妹……妹错了,你……放过妹妹吧,我……回去后,绝……绝对不会告……告状的……”

    舒雅不为所动,她将舒月蓉的头发拽住,然后让她抬头看着前方的灵位,“你母亲做错事情了,如今你这个做女儿的正好在这里,看到我母亲的牌位没有,好好磕头,给你母亲恕罪!懂了吗?”

    说完,舒雅将舒月蓉狠狠往地上按下去,“我母亲是你嫡母,就算是吴氏来了,按照规矩也是一样要磕头,如今我这个做姐姐的来好好教教你规矩!”

    说完,舒月蓉就这样子被舒雅按着头,像是提线木偶似的,大脑失去空白,只知道往地下磕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