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章 一场好戏

    更新时间:2018-11-15 21:30:15本章字数:1814字

    吴氏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舒雅按着舒月蓉往地下磕头的样子,她脸上一片骇然,怒不可遏,“舒雅!你在做什么?”

    舒月蓉一听到吴氏的声音,眼睛里面瞬间迸发出惊喜,“娘!救我!”

    舒雅并没有继续拽着舒月蓉,反而让她顺利转过身来求助。

    吴氏本来就已经被眼前的景象骇然,如今看到自己女儿唇角的血丝,脸上的巴掌印,几乎目眦欲裂,整个人气得浑身颤抖,“你……”

    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舒雅却是淡淡的笑出声来,“夫人也来了,怎么没有和妹妹一起约好?”

    吴氏看着舒雅云淡风轻的样子,再低头看着女儿狼狈不堪的样子,多年以来的修养瞬间瓦解,“舒雅,你这个贱人!”说完,又对着身边几个婆子道:“大小姐疯了,残害手足,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将这个疯子抓住!”

    几个婆子一听,立即往前冲去,她们都是吴氏的心腹,自然按照吴氏命令行事。

    不过瞬间,舒雅就被几个婆子浑身捆绑起来,而舒月蓉则被吴氏旁边几个伶俐的下人扶到了吴氏的身边。

    舒月蓉看着舒雅被捆绑住了样子,再想到舒雅刚刚对她做的事情,身体里面的怨毒让她控制不住地想要冲上前去殴打这个贱人!

    可惜她正想冲上前去打人,那好不容易提起的力气却是让她整个人疼得浑身颤抖,脸上再次布满了冷汗。

    看着女儿疼得一整张脸都在扭曲,吴氏心尖疼得厉害,只觉得恨不得立即将眼前的人杀掉,“月蓉,你不要动,娘亲自收拾这个贱人!”

    舒月蓉的一双眼睛像是毒蛇似的缠绕在舒雅的脸上,声音狠戾得让人心惊,“娘!我要亲手杀了她!”

    吴氏看着舒月蓉人不成人,鬼不成鬼的样子,又是心疼,又是愤怒,她轻声安慰着舒月蓉,“我知道,娘这次绝对不会放过她,绝对让这个小贱人和她娘一样,不得好死!”

    吴氏狠戾的样子终于让舒月蓉满意,她声音缓和下来了,但眼神依然充满了怨毒之色,“娘,让她们现在就打!我要亲眼看着,不然女儿这口气绝对咽不下去!”

    舒月蓉说的话让吴氏犹豫了一下,但一看到女儿嘴角的血丝,眼神瞬间又坚定起来,“没听到二小姐的吩咐吗?现在立即动手,二小姐没说停,你们就给我一直打下去!”

    几个婆子有些犹豫,但一看到吴氏和舒月蓉眼中同样的怨毒,几个人瞬间坚定下来,她们看着舒雅眼中露出了害怕的目光,心中就更加放下心来。

    大小姐性子还是和以往一样懦弱,她们不需要害怕大小姐报复回来。

    几个婆子瞬间放下心来,她们将已经完全被捆绑住的舒雅一脚踢到在地上,可惜还没有拳打脚踢,舒雅已经滚到另一边,两眼惊恐,“父亲只罚了我跪祠堂,可没有让夫人你任意作为,谁给你的权利让下人殴打我!”

    看着舒雅故作镇定,但实际上害怕得浑身颤抖的样子,吴氏一张脸也露出了兴奋,“是啊,你父亲没有给我殴打你的权利,可惜从今天开始,世人只会知道镇南侯府的大小姐舒雅不知廉耻勾.引小厮,最后捉.奸在床变疯,你以为你父亲还会关心这里面的真相?”

    说完这句话,吴氏忍不住讽刺地笑出声来,她看着舒雅那张和陈氏神似极了的面孔,只觉得多年的恨意控制不住,“你就和你那母亲一样愚蠢,当年我只不过简单设了几个局,你母亲就直接难产过世,如今你又能挣扎到哪里去?”

    舒雅一张明艳的脸满是愤怒,她像是受了什么巨大的打击似的,整个人都尖叫着:“这十几年你都没有整死我,以后也别想弄死我!”

    吴氏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似的,她大笑起来,“你以为这十几年你为什么活下来,不过只是因为国公夫人看着你,我不好轻举妄动罢了,不然我早就整死你了!至于你父亲,他还以为我容得下你,一直在用心教导你,你说好不好笑?如今你被退婚了,老爷和庆国公夫人都不再看顾你,如今的你不过苟延残喘罢了。”

    一听完这话,舒雅整个人泪流满面,整个人更是瑟瑟发抖!

    舒月蓉一看到这种景象,整个人都激动起来,她眼睛里面的兴奋掩都掩饰不住,“舒雅,现在知道谁是贱人了吗?你和你娘亲才是荡.妇贱人!”

    说完这句话,舒月蓉整个人控制不住地笑不声音来,“给我狠狠打!”

    吴氏像是看死人一样的看了一眼舒雅,随后直接吩咐道;“还愣着做什么?动手!”

    半天没有听到动静,吴氏一张脸满是不耐烦,抬眼却见眼前几个婆子一脸惊恐的样子,吼道:“没听到我的命令吗?立即动手打!”

    “有我在这里,谁敢动手!”

    浑厚的男子声音从身后传来,吴氏一张脸瞬间煞白,她僵硬着转过身来,舒启明正阴沉地看着她。

    “老……老爷,你……你什么时候来的?”

    吴氏说得吞吞吐吐,整个人更是惧怕得浑身发抖,她刚刚说了这么多话,老爷会不会都听到了?

    舒启明当然都听到了,从吴氏最开始吩咐打舒雅的时候,他就来到了祠堂门外,本来他当时就准备冲进来,却被身旁的人拦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