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章 荣平郡王

    更新时间:2018-11-15 21:30:15本章字数:3056字

    此刻的舒启明脸色铁青,他向身边的人示意了一下,几个伶俐的下人赶到了舒雅身边松绑。

    而本来准备打舒雅的几个婆子早就跪在地上了,如今更是惧怕得求饶的话都说不出来。

    吴氏心里拿不定主意,她不敢确定舒启明听到了多少,但看着舒启明阴沉的神色,整个大脑都停止了运转,不敢再说一句话。

    舒月蓉也被吓到了,但想到舒雅之前的所作所为,眼睛又有了自信,她大声哭诉起来,“父亲,是姐姐先打人的,你没有看到女儿身上的巴掌印吗?月蓉今天一大早来看姐姐,结果姐姐却打了我几巴掌,我两只手都被姐姐弄骨折了,娘刚刚是被气疯了,所以才乱说话。”

    说完这几句话,舒月蓉伤伤心心地哭了起来,看起来可怜极了。

    舒雅却是在一旁哭得比舒月蓉更加大声,“父亲,妹妹一大早就来祠堂骂我娘亲是‘贱人’、‘荡.妇’,女儿实在是气不过,最后才伤了妹妹,可是哪里知道夫人最后竟然准备让下人打我,还说要把我弄疯……”

    舒雅神色凄楚,整个人散发着绝望的气息,看起来比满脸怨毒的舒月蓉可怜多了。

    要是在平时,舒启明绝对不会相信舒雅的说的话,可是他刚刚在门外待了那么久,亲耳听到了舒月蓉怎么说陈氏和舒雅的,如今看着吴氏这对母女,再一想到那些话语,舒启明心中满是讽刺,脸色也变得越来越看。

    看着自己父亲对舒雅露出了怜惜的神色,舒月蓉觉得自己简直要疯了,她怨毒地大吼道:“父亲,娘和女儿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要不是因为舒雅实在是太过分,娘和我刚刚怎么会让下人打她!”

    “你以为我刚刚在门外没有听到你们母女俩说的话吗?”舒启明突然觉得自己连吼都懒得吼了,他淡淡地看着吴氏和舒月蓉,只觉得满心的疲惫。

    舒启明突然不明白自己这十几年的都做了什么,陈氏如花的笑靥,吴氏贤惠的面容在,舒月蓉乖巧的模样,舒雅倔强的神色在眼前不断交替。

    屋子里瞬间沉默了一瞬,吴氏和舒月蓉只觉得说什么都是错,心里焦急地想着应对方法。

    可还没有等吴氏相处解决办法,旁边就想起了尖叫声,“大小姐晕倒了!”

    舒启明还没有吩咐人扶舒雅,王妈妈已经冲到了舒雅身旁,将倒在地上的舒雅扶了起来,整个人瞬间泪流满面。

    王妈妈看着舒雅脸上苍白的样子,对着舒启明不断磕头哭诉,“求老爷救救大小姐!大小姐身子骨本来就弱,如今又在祠堂跪了一晚上,这身子怎么受的住……”

    舒启明看着舒雅满脸苍白的样子,冷硬的心也有了一丝担忧,他点点头,对着身边的人吩咐道:“快去请王大夫过来!”

    吴氏脸上一喜,却是低着头没有说话。

    王妈妈却是大喊了起来,她浑身颤抖,但神色却很坚定,“老奴求求老爷了,千万不能请王大夫过来,这会害死小姐!大小姐十岁的时候发高烧,这个庸医给小姐开治疗水痘的药方,差点害死小姐;十二岁的时候小姐上火长痘,这庸医给小姐的药膏差点让小姐毁容!前一阵子小姐摔断了腿,这庸医竟然不给小姐接骨,差点让小姐成了瘸子!”

    王妈妈的血泪哭诉让吴氏脸色大变,她只觉得自己的秘密似乎即将被拆穿,舒启明一张脸更是黑得像锅底。

    还没有等这对夫妻说什么话,一个年轻的男子声音响了起来,“既然时间紧急,那不如由在下给大小姐看病?”

    舒月蓉抬起头来,却发现自己完全没有见过此人,心中不由得诧异。

    这男子面容青涩,少年气十足,看起来十七八岁左右,他面容及其精致,那深邃如墨的眸子如同一个漩涡,仿佛只要看一眼就会迷失在里面。

    若不是男子身高挺拔,嗓音低沉,舒月蓉恐怕会觉得眼前这人是女子假扮的,这张脸实在是精致了。

    京城里面什么时候出现如此俊美的男子了?

    吴氏却是在看到男子的长相后,瞳孔骤然紧缩,她似乎有些害怕,仿佛想要求证什么似的,脸上布满了紧张之色,“老爷,这位公子是谁?”

    舒启明脸色依然很难看,吴氏今日的所作所为本来就触犯了他的底线,刚刚家丑又暴露在了外人面前,舒启明此刻真是恨不得将吴氏掐死。

    再次望了一眼眼前的男子,舒启明头都大了,他看得出来吴氏的紧张,想到当年的事情,僵硬地回道:“这是荣昌公主的长子,荣平郡王。”

    吴氏一听到这话,脸上一片煞白,纤细的身子摇摇欲坠,她用力咬了咬舌尖,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蹲身行礼道,“妾身见过郡王,刚刚一直觉得郡王这长相熟悉得很,原来您是长公主的儿子。”

    荣昌公主是当今圣上唯一的亲妹妹,十几年前嫁给了南疆的广荣王。这荣平郡王林殊宇是荣昌公主唯一的儿子,圣上心疼荣昌公主嫁得太远,所以林殊宇一生下来后,就直接将其封为了荣平郡王。

    林殊宇生来就身子骨弱,自小离不开汤药,荣昌公主为了儿子的身体,请了许多神医为其调理身体,可惜效果不大。

    最后荣昌公主没有办法,派了许多人去找青冉神医韩离间,终于给林殊宇带来了一线生机。

    韩离间医术高明,他性格古板严苛,但不知道怎么,特别喜欢林殊宇这个孩子,最后还将其收为弟子,亲自教导其医术。

    “夫人不必多礼,家母在南疆待了多年,这几天才回到京城,估计过不了几天她就会来看望老朋友了,听说你和家母当年是很要好的手帕交,想必你和家母会很快见面。”

    林殊宇的神色淡淡,但话语透露的内容却是让吴氏脸上恐惧之色越来越浓。

    舒启明脸色同样不好看,他还没有说什么,王妈妈已经跪倒在了年轻男子的脚下,“郡王,求你救救小姐吧,千万不要将小姐交给王大夫那个庸医。”

    舒启明狠狠瞪了一边面色惨白的吴氏,然后对着王妈妈训斥道:“王大夫医术高明,京城里面谁人不知,你一个刁奴竟然在这里污蔑王大夫,谁给你的胆子?”

    其实舒启明心中已经怀疑这王大夫被吴氏收买了,但想到荣平郡王在这里,他丢不起人,只得将错就错,期待荣昌公主怒气小一些。

    林殊宇将王妈妈亲手扶了起来,随后对着舒启明和吴氏说道:“家母很担心舒妹妹的身子,本王的医术是青冉神医亲自教导的,侯爷就不用再推迟了。”

    说完这句话,舒启明也知道自己不能再反对,只得硬着头皮吩咐下人将昏倒的舒雅抬回晖园。

    虽然舒雅上次发威后,舒启明松口让她换园子居住,但庆国公府的婚事退后,这换院子的事情就搁置了下来,所以舒雅如今仍然住在那简陋的晖园。

    祠堂和舒雅住的园子挺近,所以一堆人并没有走多久就到了。

    舒启明的眼睛在小院中一扫,就被小院的破败刺激得眯了眯眼睛。

    想到身边站着的这位身份特殊,舒启明没有发作,只是心中对吴氏的不满越来越深。

    王妈妈心中喜悦,连忙招呼几个下人将舒雅抬回到了床上。

    虽然觉得这个荣平郡王太年轻,去给小姐诊治可能有点不妥;但是想到这位郡王是荣昌公主的儿子,王妈妈也有些放下心来。

    本来按照小姐的吩咐,她在吴氏去祠堂后,就将老爷也引过去,之后的事情她看着小姐的暗示做事就行。

    只是王妈妈没有想到小姐会晕倒,更何况还见到了荣平郡王!

    舒启明进了屋,就再次被恶劣的环境刺激得眯起了眼睛。

    林殊宇倒是仿佛什么也没看见,只管跟着王妈妈走到里间。

    舒雅此刻躺在破旧的木床上,明艳动人的小脸苍白一片。她双目紧闭,长长的睫毛一动不动,连嘴唇都失去了血色。

    舒启明看着这张和陈氏十分相似的脸,心情愈加复杂。

    他闭了闭眼睛,长长吐出一口气:“麻烦郡王了。”

    林殊宇也不客气,走到床前抓起舒雅的右腕,动作非常娴熟地开始把脉。

    过了几分钟,他放下舒雅雪白的手腕,站了起来。

    “舒雅身子现在如何?”舒启明轻声问道。

    “舒妹妹这是受了风寒,再加上怒急攻心,所以才一时受不住晕倒了。”顿了顿,林殊宇又说道:“舒妹妹体质虚寒,应该是常年生活在潮湿地方产生的沉疴旧疾.”

    舒启明脸上露出一丝羞愧,他干巴巴问道:“那严不严重?”

    “这风寒当然不严重,开几副药就好了,但身体里面寒气需要好好调理几年才能恢复。”林殊宇微微捋起自己的衣袖,伸出一只骨节分明、五指修长的大手,食指点在舒雅的眉心,轻声说道,“还不醒来吗?”

    果然,舒雅长长的睫毛扑闪了几下,终于缓缓抬起,露出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