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章 干娘回朝

    更新时间:2018-11-15 21:30:15本章字数:3075字

    舒雅躺在床上,听着那位素昧平生的林殊宇用不可置疑的语气给自己圆谎,心中充满了疑惑。什么受了风寒,什么气怒攻心,简直太符合她设计的情景了。如果不是她自己策划了这一场事故,她都要相信这位林殊宇的话了。

    而当那根微微散发着凉意的手指按在她的眉心时,她就知道,那位林殊宇确实是知道她在装晕。因为从来没听说谁能用这样的方式来唤醒晕倒的病人的,除非是巫术。

    即使如此,她还是很给面子的“醒”了过来。

    舒雅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形容眼前这个人的长相,她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魅惑的男人,那精致的五官,就连女人看了都会嫉妒。

    明明是一个男子,那皮肤却及其雪白细腻,连一个毛孔都看不到。

    从舒雅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两个人都静静地直视彼此,似乎都想看透对方的内心。

    荣昌公主当年和舒雅的母亲陈氏的关系及其要好,如今林殊宇来到侯府看望她,想必这是荣昌公主的吩咐。

    只是舒雅总觉得这林殊宇的眼神有些奇怪,看着她的时候满是探究之色,仿佛将她当作了一个奇怪的物品在研究。

    传言荣平郡王医术高超,心肠仁善,是一个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但舒雅却觉得这郡王眼里有些邪气。

    两个人也就对视了那么一会儿,随即默契地将眼神错开。

    “我这是怎么了?”舒雅声音虚弱,两眼迷茫,看起来像是完全不知道了发生了什么的样子。

    林殊宇很默契地回应了起来,像是两个人约好了似的,“舒妹妹昨夜受了风寒,刚刚在祠堂晕倒了。”

    “你是?”按照记忆中对荣昌公主的了解,这林殊宇的到来肯定是帮自己的,所以舒雅舒雅放心地和林殊宇对戏。

    林殊宇眼神温柔,看着舒雅的时候就像是一个疼宠妹妹的好哥哥,“家母是荣昌公主,你生下来后家母就做了你的干娘,只是一直住在南疆,还没来得及见你,你以后可以唤我殊宇哥。”

    “嗯,奶娘给我说过干娘的事情,只是没想到舒雅今日居然先见到了殊宇哥。”

    荣昌公主的突然回归完全在舒雅的意料之外,不过想着这样一尊大神是自己干娘,看来自己以后的处境会非常好。

    舒启明心中憋闷,他现在对于荣昌公主的回归很是忌惮,如今又让这荣平郡王看到了舒雅狼狈的样子,恐怕接下来的日子,这荣昌公主会找他很多麻烦。

    “既然舒雅已经没有大碍,郡王不妨先去客厅休息,今日郡王本是来坐客人的,倒是让舒雅给你添了麻烦。”

    舒启明如今看不透舒雅的心思,生怕这丫头给荣平郡王透露太多信息,如今想的就是赶紧让这荣平郡王离开。

    吴氏自知道了林殊宇的身份后,整个人一直都战战兢兢,但她毕竟和舒启明在一起十几年了,所以瞬间了解了舒启明的心思,“都是妾身招待不周,郡王本是来做客的,现下厨房晚饭刚刚做好,郡王不妨移步客厅,让侯府好好招待一番。”

    林殊宇并没有推迟,他今日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其他的事情以后再做就是,至于母亲的心思,林殊宇觉得自己还得好好观望。

    几个人嘱咐她好好休息后就离开了,如今房间只剩下了舒雅和王妈妈。

    “小姐,你身子骨本来就弱,如今这次又受寒了,以后可得好好调养身体才是。”

    王妈妈脸上一片担忧之色,舒雅想了想,最后还是将真相说了出来,“奶娘,我是装晕的,昨晚我没怎么受寒。”

    “那郡王不是医术很高超么,他难道诊治错了?”王妈妈脸上还是很不放心,她现在也不知道该信哪个了。

    舒雅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容,她觉得自己这个奶娘平时精明得很,但面对自己的事情时,总是容易犯傻,“奶娘没有看出来吗?荣平郡王明显是在帮我演戏,他是荣昌公主的儿子,想必早就得了干娘的嘱咐,这次是特意过来帮我的。”

    “谢天谢地!自从昨日老爷罚小姐你跪祠堂后,老奴心里一直惴惴不安,生怕吴氏那妇人趁庆国公府退婚后,给小姐你订一门不好的亲事,如今公主回来了,老爷和吴氏也不敢随意给你订亲了。”

    王妈妈神色很是激动,看来这荣昌公主势力很大,能自己这具身体的父亲不敢轻举妄动。

    本来在祠堂的一晚上,舒雅还在计划怎么摆脱舒启明的控制,如今看来她倒是不用为此事操心了。

    只是想到原主的心愿,舒雅觉得自己还是得细心谋划,陈氏一族的冤屈她不能坐视不理。

    “奶娘,依你看,荣昌公主接下来会做什么?”

    对于自己这个白捡来的干娘,舒雅的记忆很少,她如今唯一能确定就是这位荣昌公主是站在她这一方的,以后恐怕还会来给自己撑腰。

    王妈妈的神色有些奇怪,欲言又止地看了舒雅好几眼,最后脸色扭曲了一下,“按照老奴对荣昌公主的了解,既然公主今日没有过来看小姐,恐怕是去找庆国公夫人打架了。”

    “打架!”

    舒雅的声音拔高了好几度,她觉得自己耳朵似乎出了问题?已经四十多岁的荣昌公主会去找庆国公夫人打架?

    她是不是幻听了?

    舒雅不可置信地望着奶娘,希冀她刚刚听到的是假的。

    王妈妈神情很是为难,似乎觉得自己在背地里议论荣昌公主很不妥,但想到小姐毕竟是要去见公主的,只得开口说了起来,“小姐你没有听错,荣昌公主和庆国公夫人以前经常为夫人争风吃醋,闹的严重的时候,两个贵主儿更是会互相动手打架。”

    “额……奶娘怎么会这么肯定?公主和国公夫人多年未见了,如今不是老朋友见面叙旧吗?”

    舒雅觉得自己对古代女子的认识要刷新认知,原来贵女也有很彪悍的类型,她这种强势的性格在古代还是有活路的。

    “公主当年的计划是让荣平郡王和你订亲,一直把小姐当儿媳疼的,只是公主住在南疆太远,最后庆国公夫人抢先一步,让世子先和你订亲了,最后公主才退后一步做了小姐的干娘。”

    舒雅突然发现自己小看原主的身份了.

    “那奶娘为何会认为干娘会去和国公夫人打架,不会是因为退婚这事吧?”舒雅语气很是犹豫,显然她有些不敢相信。

    “当然是因为此事,当年若不是因为荣昌公主嫁得太远,齐世子怎么可能有机会和小姐订亲!如今公主回来了,国公夫人又没有照顾好你,按照公主得到性格,和国公夫人打一架及其可能。”

    ……

    这边还在讨论着荣昌公主的八卦,另一边林殊宇已经动身回公主府了。

    刚刚坐上马车,一小厮就凑近禀报事情。

    “主子,公主正在和庆国公夫人打架!”

    林殊宇点了点头,待小厮退下后,脸色露出了一丝笑容。

    舒雅没有死还是有点作用的。

    这一世母亲还能和庆国公夫人打架,想必两个人不会像前世那样闹僵,最后落得个两败俱伤的结局。

    待舒启明去送荣平郡王离开的时候,吴氏迫不及待地赶往了舒雅所住的晖园。

    吴氏神情很严肃,她将屋子里面所有人挥退。

    “舒雅,明人不说暗话语,今日老爷是被你故意引来的吧?”

    这样严肃正经的吴氏,舒雅从没有看到过。

    往日里,吴氏哪怕是被她威胁到的时候,那身上的得意自信总是藏在眼眸深处,似乎永远把她的所作所为当做无谓的挣扎。

    舒雅淡淡点头,她也厌烦了吴氏演戏,“夫人在祠堂给舒雅准备里礼物,舒雅难道不应该回报一下吗?”

    吴氏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王大夫早就已经给舒月蓉把脉了,那蒲团上浸入的毒素竟是进入了自己女儿的身体中。

    舒雅近日里的挑衅让吴氏很是不耐烦,她又知道自己不能直接弄死舒雅,那样留下的后患太多,所以昨日里她派了两个婆子看着舒雅,让其跪在渗入了绝育药的蒲团上。

    本来这计划很完美,如今吴氏却是觉得自己浑身都在疼,她宝贵了十几年的女儿竟然中了自己下的绝育药!

    这一切的发生都是因为眼前这个贱人!

    当年就应该让陈氏一尸两命才是。

    吴氏毕竟经历了十几年的大风大浪,她今日看到舒月蓉狼狈的样子失控了一下,但如今心里面很是冷静。

    其实吴氏并不担心舒启明发怒,她和他之间拥有太多秘密,舒启明就算对她完全生气惩罚,但也不会离谱到哪里去。

    但她毕竟爱了舒启明这个人二十多年,这些年她一直维持着两个人的感情,希望陈氏在舒启明心中的影子完全消散。

    她今日在祠堂说的话都被舒启明听到了,只怕两个人之间本来就单薄的温情再也消散不见!

    毕竟心里猜测和亲耳听到事实还是不一样的,舒启明这些年一直在装糊涂,因为他自己也害怕知道那血淋淋的事实。

    今日她却在冲动之下说出了几个事实,实在是失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