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章 因果报应

    更新时间:2018-11-15 21:30:15本章字数:3100字

    现在吴氏只想让舒雅安慰一阵子,让祠堂里面发生的事情渐渐淡去,不要舒启明心中一直记挂着这件事情。

    “舒雅,你年纪还小,恐怕还不清楚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庆国公夫人不是疼你吗,但她最后还是退婚了,荣昌公主也疼你,但那有能怎样?”

    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只要你先认错,我以后也不会在婚事上为难你,但你也不要以为公主会为你一直撑腰,这侯府的主母还是我。”

    “呵!认错,夫人倒是说说我该认什么错?”

    舒雅脸庞布满寒意,一双眼睛射出来的视线更是像冰渣子似的,吴氏心头不由得狠狠一跳。

    “月蓉身上那么多伤,这难道不是你做的,就算月蓉做事鲁莽,说话没有分寸,但你这个做姐姐怎么能毒打自己的亲妹?”

    看来吴氏已经请人给舒月蓉诊治过了,难怪神情如此阴冷。

    想把祠堂一事重点歪到她打了舒月蓉的点上,吴氏确实聪明。她是什么样的人,舒启明怎么可能不清楚。

    但舒雅看得出来,自己的母亲陈氏在舒启明心中很特别,特别到吴氏不能承担一点她和舒启明感情破灭的可能。

    “舒月蓉是个什么性子,夫人难道不清楚,若不是她先口出狂言,甚至动手,我本来也是懒得理会的。”

    舒雅的神色看起来很嚣张,她这句话潜台词无非就是舒月蓉是活该的。

    打了就是打了,你还能怎么样?更何况这件事情还是你女儿先犯贱!

    “你胡说八道!”吴氏陡然喝到,“你这丫头,怎么如此歹毒心肠,颠倒黑白?月蓉就算是私下里口出妄言,绝对不会动手!”

    是啊,舒月蓉擅长的可是暗地里阴人,就算是动手也会找下人。

    可惜遭遇了有仇必报的舒雅!

    “那又能怎样?妹妹既然敢说,那自然要承受后果,我这个做姐姐的不过是教育一下不懂事的妹妹而已。”

    吴氏认真看着眼前的少女,她的神情从愤怒渐渐变得冷静,眼神悲愤怨毒。

    事情真相并不重要,过程也不重要。

    她的宝贝女儿身体受了那么眼中的伤害,就算是舒月蓉今日先挑衅,但那也是舒雅的错。

    若不是舒雅这几日挑衅过多,也不会让她女儿生气。

    既然她的宝贝女儿要来教训舒雅,舒雅就应该像以往那样乖乖认错,而不是反抗!

    “舒雅,月蓉就是被你害的!”她的声音充满了愤怒,“若你今日不乖乖给月蓉认错,就算是有荣昌公主给你撑腰,明日里全京城都会知道靖安侯府大小姐毒打亲妹妹的丑闻,你不要怀疑我做不到!”

    舒雅淡淡点了点头,“是啊,我就是故意打舒月蓉的,明明知道那蒲团有问题,我故意把舒月蓉丢到了蒲团上面。”

    说完,舒雅轻笑了一下,“夫人满意这答案吗?”

    她终于承认了!

    吴氏神情怨毒和愤怒,一个做母亲的怎么忍心看着自己的孩子被欺负得那样惨!

    “舒雅,你莫不是以为你父亲不知道当年的发生事情?就算你今天讹我说了一些事情,但那根本动弹不了我!想等着老爷为你撑腰,我看你还是不要做白日梦了。既然你不肯认错,那我又有什么好顾忌的,明日整个京城就会传遍你的丑闻,我看你还有没有脸继续活下去!”

    “远安伯世子还活着吧!”

    吴氏背脊一寒,大脑一片空白。

    “夫人的大哥战死了,所以你们远安伯府至今享受圣上的眷顾,要是这秘密泄露出去了,你说到底是谁先死!”

    舒雅声音淡淡的,吴氏却觉得自己那一声声像是惊雷,她整个人都震得动弹不得。

    这不可能!舒雅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情?

    “夫人你看,这世界上的秘密这么多,怎么去我偏偏就知道了这个秘密呢?”

    说完,舒雅轻笑出声。

    吴氏整个身子微微发抖,额头上冒出了一层密密的汗。

    她怎么可能知道,这件事情如此机密,连皇上都不知道,怎么就被舒雅知道了呢?

    这一刻吴氏只觉得自己似乎见到了陈氏的嘲笑。

    呵!原来这世界上真有报应!

    所以才说这世上是有报应的。

    舒雅叹口气。

    她本来还准备和吴氏撕破脸,结果她偏偏福运逆天,来了一个林殊宇帮助她。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林殊宇知道这个秘密,但舒雅觉得林殊宇目前还是可以合作的。

    “你看,这就是报应。”舒雅说道,看着吴氏的背影,“报应就是,你威胁我的时候。我也恰好能威胁你。”

    报应,就是你威胁我的时候,我也能威胁你。

    女孩子轻柔的声音从背后继续传来。

    “圣上如此宠信你们远安伯府不就是因为夫人大哥战死沙场了吗?可是如今夫人的大哥做了敌国的驸马,若是这秘密暴露出来,也不知道远安伯府的人能不能被圣上留个全尸。”

    “夫人,这天下的秘密就是这样,你说我害人,我不服怎么也得将这秘密捅破,既然你要逼我陷入绝境,那你们远安伯府可不是得跟我一起下地狱?”

    “你的地盘你说了算,人证物证由你做主,但我不会坐以待毙,只怕最后结果不一定如你所愿了,现在夫人作好决定了吗?”

    听到这句话,吴氏猛地转过身。

    “不,我还没想好。”她颤声说道,看着舒雅,脸上再没有先前的愤怒阴冷,只有面色发白,神情慌乱,“不,不,月蓉这丫头太不懂事了,不敬嫡姐,口出妄言,出了这样的事,我这个当母亲实在是惭愧。”

    舒雅看着她不说话了,笑了笑。

    “舒雅,你说得对,是我这个做母亲的没有管教好她,这件事都是我的错。”吴氏说道,眼圈发红,痛心疾首,“我也没想到,月蓉她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我真是…”

    她抬手打了自己一耳光。

    这一巴掌声音响亮,力道十足,吴氏的脸上瞬时留下一个掌印。

    “夫人,倒也不用过苛。”舒雅柔声劝道。

    比起适才吴氏的温和,她的声音自始至终都平静而柔和,更显得真诚。

    这温和的声音吴氏听在耳内没有丝毫的暖意,只有寒意和惶惶。

    这样的声音这样的人,你永远探不出她的喜怒哀乐,更探不出她的底气。

    就这样温和的将你伸出的手抓住,再反过来用它狠狠的抽在你自己的脸上。

    吴氏伸手掩面。

    “大小姐,这件事我必须好好想想,月蓉我一定会好生管教。”她哽咽说道。

    “夫人也不想这样的。”舒雅说道,神情再次几分怜惜。

    “多谢大小姐宽宏大亮。”吴氏说道,再次抬起头带着几分坚决,“不过,这件事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是我太骄纵她了,才让她如此的狂妄铸成大错。”她痛心疾首。

    舒雅没有再说话,吴氏也不敢说话了,室内安静的令人窒息。

    “我知道怎么做了。”吴氏立刻答道,“月蓉我会管教好的,只希望这秘密您不要泄露出去!。”

    吴氏失魂落魄地抛开了,可惜舒雅还没有回到床上休息,又一个熟悉的人来了。

    一个高大的身影已经出现在窗前。

    舒雅皱起了眉头,又是他!这半夜三更跑进女孩子的闺房也会上瘾吗?

    “你怎么又来了?”舒雅嫌弃地问道。

    也许是因为穿越过来第一个遇到的人就是他,当时两人又曾经近距离接触,他还被她打晕过——所以在她心里,始终没有把他当成一个高高在上的王爷。

    辰王慕北辰没有回答,只是微微侧头看着躺在床上的舒雅。

    借着床头纱罩中微弱的烛光,他能清楚地看到她的脸。

    她长得确实不错,尤其一双眼睛湛然如秋水,透着女子身上少见的坚毅和果决。但是,世间美女千万,没有道理这些人都和他一样盯上这一个啊?他就不相信,他们都有和他一样的慧眼。

    只是齐浩轩也就罢了,林殊宇……可不是个善茬。

    舒雅被他打量得有些不爽:“王爷,你这半夜三更摸进女子闺房,就是为了看我的长相吗?”

    “是啊,本王就是来看看,你唯一稍有可取之处的那张脸,是不是磕坏了。”低沉的男声从阴影中传出来。

    趴在房顶的暗卫听了他家王爷的话,全身一抖,差点滚下来。爷,你明明担心死了,生怕舒大小姐受伤,一整天什么也没干成,只在书房里踱步了。好不容易熬到晚上溜过来,一张嘴却这么说话,哪家小姑娘听了能高兴啊?

    舒雅被他这句话噎得差点憋住气:“我的脸磕坏没有和你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有关系?你知道玉雪膏有多么难得吗?本王给了你,就是不想让你这张脸受到损害。”如果毁了容,就不可能嫁入辰王府了,那他的计划不就找不到合适的人选了吗?

    慕北辰大步走到床前,一把掀开了罗帐。

    舒雅早在他走过来的时候就猛的坐了起来,警惕地问道:“你要做什么?”

    “本王只是想检查一下,内造玉雪膏的效果如何。”慕北辰的大手伸向舒雅的小脸。

    舒雅一把拍向明显是来揩油的大手,可是,没看见他怎么动作,她的手就落入了对方的大手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