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章 老夫人当靠山

    更新时间:2018-11-15 21:30:15本章字数:3059字

    舒云柔没有料到舒雅真的敢绑自己,咬牙切齿道:“你就不怕我去告诉夫人?”

    听到夫人的名头,几个绑人的下人皆是缩了一缩,镇南侯府由夫人掌家,自己方才昏了头,竟然绑了三小姐,若是夫人怪罪下来……这么想着,下人们的面上都有些害怕起来。

    舒雅冷哼一声:“你算什么?我堂堂镇南侯府嫡出大小姐,是正儿八经的主子,你不过是个庶女,见了我尚且要行礼?你说我怕还是不怕?”

    舒云柔听到自己庶女身份被侮辱,气的说不出话来:“你……你……”

    “我?我什么我?”

    舒雅动作优雅地端起桌上的茶水,从容地抿了一口,眉眼间是掩饰不住的傲气,

    “你以为我在侯府就会任你欺负吗?你可真是在说笑话了。给我找块脏抹布把她的嘴塞上。”

    她笑的开怀,想了想,又挑眉补充了一句:“越脏越好。”

    兰心不由得捂嘴偷笑,大小姐实在是太有意思了。她很快就找来了一块脏抹布,递给了小厮。下人们见到舒雅这般厉害,当下也顾不得芳姨娘了,他们毕竟是大小姐的人,得罪了大小姐,谁也没有好果子吃,便立马接过了兰心递过来的脏抹布,塞进了舒云柔的嘴里,将舒云柔抬了起来,寻了条没人的道,向青柳院走去。

    舒云柔一辈子没受过这种侮辱,脸涨得通红。奈何被捆绑着动弹不得,她原本还指望着自己带来的那几个婆子,却见那几个婆子也早就被绑的严严实实。

    她口中呜呜地叫唤着,那几个下人却并不搭理她,只顾匆匆赶路。舒雅看着一行人离去的身影,眼中的戏谑退去,取而代之的是深不见底的恨意。

    舒云柔,这些只是给你提个醒!太蠢的人舒雅都难得花心思对付。

    兰心端着一杯热茶走上前来,柔声道:“大小姐,您喝茶。”

    她总觉得大小姐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一般,那深不见底的眸子里仿佛藏着许许多多的故事,她看不清,却莫名有种心疼的感觉。舒雅回过神来,接过茶杯:“你今日做的很好,以后好好帮我。”

    寥寥数字,却是告诉了兰心,她把兰心当做心腹了。

    兰心不卑不亢拜倒在地,朗声道:“奴婢多谢大小姐!奴婢定当尽心服侍大小姐,万死不辞!”

    舒雅点点头:“你现在随我去祖母处,要快。”

    兰心不明何意,却也不追问,只沉声应下。二人快速地朝着镇南侯老夫人的慈仁堂走去。

    刚刚奶娘告诉她,老夫人刚刚从仁中寺回来,她可得抓住这个机会。

    舒云柔被送到青柳院的时候芳姨娘正在品茶,看到舒云柔这副模样一口茶水呛在了喉咙口,半天没有缓过气来。

    她的心腹贾妈妈对着几个下人厉声喝道:“你们竟敢这样对三小姐!来人,给我都拖下去杖毙!”

    几个下人暗暗地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自己去闹事受辱,回头还要杖毙别人,真不知道是什么理。其中一个叫小天的下人朗声道:“贾妈妈,奴才们只是依着大小姐的意思行事,奴才们都是晖园的人,您没有资格杖毙奴才们。奴才们这就告退了”

    这贾妈妈仗着是芳姨娘身边的红人横行霸道许久,以往只是个没有靠山的奴才,自然不敢多说什么,如今见自己的主子大小姐似乎很是厉害,说话便也硬气了许多。

    他说话间,不动声色地解开了舒云柔身上的绳子,寻了机会悄悄地放进了怀中。方才兰心对他们耳语的时候,便是这样的吩咐,他虽不明白,却也知道大小姐定然是有她的理由。

    芳姨娘秀梅一挑,冷笑一声:“你们不过是几个下人,处置你们几个奴才倒也不行了?来人,给我拖下去!”

    她最疼的就是舒云柔,如今见舒云柔受了这番奇耻大辱,看到这几个奴才心里头冒火,便有些失了理智。

    听到芳姨娘发话,立刻上来了几个身强力壮的小厮,准备将小天几个押下去受刑。

    另一边舒雅正在迅速赶往老夫人文氏的院落中。

    对于自己这个三妹妹舒云柔,舒雅对其观感十分复杂。

    舒云柔头脑简单,性子冲动,做事向来横冲直撞,跟她母亲芳姨娘简直一模一样。

    当年吴氏嫁进侯府后,为了表现自己的贤惠,但又不想舒启明被其他温柔香拢住,所以最后挑选了府里的家生子,老夫人身边心腹赵嬷嬷的女儿,现如今的芳姨娘。

    许多人就此认为吴氏是一个贤惠的,不拈酸吃醋,主动纳妾,还懂得挑选老夫人身边的人,实在是懂事。

    可是舒雅却是一下子就看明白了吴氏的打算,那赵嬷嬷儿子早就娶了陈氏奶娘的女儿,吴氏一挑选了芳姨娘,赵嬷嬷就被老夫人和吴氏放出去荣养了。

    这样一来,陈氏给舒雅留下来的心腹就被打乱,再也不成气候。

    而芳姨娘又是从小被赵嬷嬷宠大的,没有什么心机,性子又冲动易怒,还完全不懂得什么礼仪教养,这样的妾室自然不会得到舒启明的欢心,舒启明只会发现眼前的吴氏温柔贤惠。

    更何况芳姨娘只有一个女儿舒云柔,这就更不会对吴氏造成威胁了。

    如果说舒雅曾经的懦弱衬托出舒月蓉嫡女的端庄大气,那么冲动易怒的舒云柔则完全将舒月蓉衬托得像是天仙似的,知书达理又温柔懂事。

    吴氏一心捧杀舒云柔,让舒云柔以为嫡母嫡姐都喜欢她,她那头脑简单,自然谁欺负了吴氏母女,她就直接当面去报仇,真真正正让她成为了舒月蓉身边的小丑。

    可惜吴氏千算万算都想不到,没有心计、性子简单的舒云柔会入了四公主和皇后的青眼。

    要知道四公主可是皇后唯一的女儿,这样的天之娇女却在四岁的时候中毒差点死去,好不容易活过来,但也没有以前的聪明活泼了,变得越来越迟钝,性子也更加简单脆弱。这样的人看上舒云柔不奇怪,毕竟舒云柔这个丫头确实是个简单做不出什么毒计的人。

    想到吴氏在舒月蓉成为四公主伴读上吃的憋,舒雅觉得这舒云柔这个丫头值得好好谋划一番。

    文氏虽年事已高,一双眼睛却仍旧透露着洞察一切的精明,她出生地位极高的庆阳文家,一生高贵荣耀,靠山很硬。

    舒雅深吸了一口气,她想在侯府过上尊荣的嫡女生活,文氏将是个必不可少的靠山,她可以试着交好,毕竟记忆里这祖母曾经很喜欢她娘亲陈氏的。

    文氏接过心腹刘嬷嬷小心翼翼递过来的茶水,漫不经心地抿了一口,方才不紧不慢道:“舒雅怎么过来了?”

    舒雅跪倒在地,恭恭敬敬道:“舒雅见过祖母。”

    文氏“嗯”了一声,并不多说话,只是专注地品着茶。

    舒雅知道文氏此刻心中仍旧因着自己以前性子懦弱不喜自己。

    她朗声道:“舒雅初回侯府,心中挂念祖母,便贸然过来探望了祖母,还望祖母不要怪罪。”说着便从柳芽手中拿过一个精致的盒子,道:“这是舒雅托人弄到的齐州龙井,还望祖母收下。”

    文氏极其爱茶,舒雅记忆之中发现的,这齐州龙井是庆国公夫人的,此时献给文氏,也算是物尽其用。

    齐州龙井享誉天下,以复杂的煮茶工序和醇厚芬芳的味道而闻名,煮茶之前必须将这茶叶连着特制的盒子在火上熏烤四个时辰,直至盒子内部微微发黑,煮出的茶才会入味。若是文氏见了这工序讲究的茶叶,必然会心中欢喜,对她产生几分好感。

    果然,文氏原本毫无波澜的脸上有些微不可查的惊喜,她朝着刘嬷嬷点点头,刘嬷嬷便接过盒子呈了上去。文氏打开盒子看了看,捻起几丝茶叶细细地闻了闻,脸上方才露了十足十的笑容:“你倒是个有心的。”

    舒雅知道这是文氏对自己不排斥了,当下便抓住机会道:“能博祖母一笑是孙女的荣幸,孙女以前不懂事,未曾在祖母跟前尽孝,以后定当好好孝敬祖母!”她这番话中有着些许的试探,若是文氏不反对,那便算是默认了舒雅的示好,将她看做了自己跟前的人。若是文氏回绝……

    文氏却是意外地站起身来,走到舒雅跟前亲自将她扶了起来:“好孩子,快起来吧,别累着了。刘嬷嬷,给大小姐赐坐。”

    文氏态度的转变让舒雅有些吃惊,却是从善如流道:“多谢祖母!”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柳芽笑道:“老夫人您瞧瞧这盒子里头,已是发黑了呢,我们小姐怕老夫人您自己熏烤麻烦,可是整整守在火架子边上四个时辰,只等这茶叶烘烤好了才去歇息呢。”

    文氏笑道:“我自然是知道的,舒雅也是有心了。”

    舒雅心中一动,这丫头真是个伶俐的,能处处为着她着想,假以时日,定会是她的好助力。

    文氏顿了顿,脸上的笑容变得更盛:“今日来找祖母可是有什么事情?”

    这就是在问舒雅的做这些事的目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