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章 教训

    更新时间:2018-11-15 21:30:15本章字数:3059字

    文氏一生高贵,心中亦是通透的很,今日这小孙女如此讨好自己,她为这一番孝心而感动的同时,却也知道舒雅必定是有目的的。看在她这么用心的份上,她便打算允了舒雅。

    舒雅闻言心中一凛,知道文氏是个看事透彻的,当下也不再拐弯抹角:“祖母,今日三妹妹来我院中闹事,我怕她控制不住脾气将事情闹大,便遣了人送去了芳姨娘处。只是那几个下人许久都没有回来,我怕他们吃苦头,便想找祖母您去瞧一瞧。”

    她这番话说的得体,既是体贴了下人,又包容了庶妹。

    文氏闻言微微蹙眉,多年来她是知道芳姨娘和舒云柔的脾性的,虽然在自己跟前个个都温柔贤惠,背地里却都不是省油的灯。想到这里,文氏唤过刘嬷嬷:“刘嬷嬷,你陪我去趟青柳院。”

    刘嬷嬷恭敬应下,小心翼翼地搀扶着文氏起了身。

    文氏朝着舒雅招招手:“舒雅,来扶着我。”

    舒雅满脸笑意:“是,祖母。”她知道,因为自己今日的改变,再加上最近关于自己身上的传言,想必文氏喜欢的还是大气独立的女子,现在文氏已经开始接受自己了,那么她路将会好走很多。

    一行人很快便走到了青柳院,尚未进院子,便听到里头传来了生生的惨叫声,文氏面色一变。

    她崇尚佛法,因而镇南侯府向来是宽容待人,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行罚的,以免扰了佛家清净。想不到芳姨娘今日竟然这般猖狂,这是置自己于何地!文氏心下大怒,猛的一下推开了拦住她的守门婆子,疾步走了进去。

    甫一院子,她便看到几个下人正趴在地上,背上早已是血肉模糊,那场景让常习佛法的文氏心中一抽,再也看不下眼。

    拿着板子的婆子们正准备继续挥板打下去,突然见到文氏出现在了门口,登时吓得双腿一软,一个接一个地跪倒在了地上。

    “我这把老骨头还在,你们可就全都听不进我的话了!”

    文氏冷冷地看着跪了一地的众人。

    那边芳姨娘和舒云柔听到动静,也都出来了,一看到文氏,都齐刷刷地变了脸色,撇到文氏身边的舒雅时,舒云柔和芳姨娘对望一眼,都明白了缘由,当下便心中恨得牙痒痒。然而老夫人在,她们不敢放肆,只得随着下人们跪倒在地。

    舒云柔壮着胆子道:“祖母您怎么来了……孙女扶您去里屋歇歇喝口热茶?”说着便想起身去扶文氏。

    “我让你起来了?”文氏的声音不含一丝温度,她这一生顺风顺水,根本没有几个人如此忤逆过她,“你给我好好在那跪着!”

    舒云柔被这一通训斥,气的脸红一阵白一阵,联想到自己方才所受的委屈,她的眼泪都快要流下。她抬头愤愤地看了舒雅一眼,却发现那个女人正高高在上地站在那里,似笑非笑地看着跪在地上的自己,舒雅的眼中有傲然,还有嘲讽,有……怜悯。

    “老夫人,今日云柔竟然被这丫头绑着送回了青柳院,这些下人们也对着妾身出言不逊,妾身实在是气不过才责罚他们的,望老夫人明鉴啊!”芳姨娘见势头不对,狠狠地往自己大腿上掐了一把,眼中立时便蓄满了眼泪。

    “芳姨娘,我们大小姐可是侯府嫡长女,您一个姨娘,哪里来的规矩称呼大小姐为‘这丫头’啊。”柳芽面带为难地插话道。

    芳姨娘面色一变,自己心急,竟然给这丫鬟抓了漏,还是当着文氏的面。

    她张张嘴,正准备再说些什么,却被舒雅打断了:“芳姨娘,你这可就是血口喷人了,你说我绑了三妹妹,可有人作证?就凭你自己和你院中下人的话你就想让祖母相信吗?我可是特意让我的下人好好地把三妹妹送了回来,你非但不领情,还这般折磨我的下人,你不知道祖母最痛恨这些没有人性的刑罚了吗?”舒雅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对着芳姨娘说道。

    “你!”冷不防被舒雅一番抢白,舒云柔气的用手指着舒雅,“你”了个半天也没说出什么话来。

    “真是没规没距,你姨娘就是这样教你对你的嫡姐说话的吗!”文氏见到舒云柔用手指着舒雅,脸上满是掩饰不住的怒意。

    芳姨娘见状恨不得把舒云柔给赶到里屋去,省的她给自己添乱:“云柔!你怎么能这样和大小姐说话!你给我进里屋去!”

    舒雅神色漠然地看着母女二人一唱一和,并不作声,只是暗暗地朝着小天等人使了个眼色。

    小天会意,立时“哎呦哎呦”地叫唤着,艰难地爬了起来,跪倒在文氏的脚下,声泪俱下道:“老夫人,奴才一身血污沾染了老夫人的双眼,还望老夫人恕罪!奴才代替几个兄弟多谢老夫人前来相救,不然哥几个可就要死在这里了……芳姨娘,您好狠啊!”

    文氏见小天已经疼的龇牙咧嘴,却还不忘向自己请这莫须有的罪名,当下便对他生了几分怜惜与好感,她看向芳姨娘的神色中充满了厌恶。

    “一个姨娘也敢公然违逆我的意思,我虽然年纪大了,可是我尚且不这般惩罚她们,你一个姨娘你还敢越过了我去?芳姨娘,云柔那丫头成了四公主的伴读你便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我早就知道这些年你一直替吴氏管理着陈氏的嫁妆,却也并不愿多管,如今你就这样踩到了我的头上!从今往后,那些产业你一概不准再插手,安安分分给我做个姨娘,不要做出超出自己本分的事情!”

    此话一出,满场皆哗然,文氏这就是彻彻底底收回芳姨娘的财路了。以往文氏虽然不喜欢芳姨娘,却也从未如此不留颜面地当众训斥过她,这样看来,文氏这次是动了真怒。下人们都知趣地闭了嘴,以免惹祸上身。

    芳姨娘却早已瞪大了双眼,仿佛没有料到文氏会这样说,她急忙道:“老夫人,您不能——”

    “芳姨娘,老夫人的决定我们这些小辈是不能干涉的,您怎么能质疑老夫人的话呢?”舒雅悠悠地接话道。

    “我不能?我不能怎样?镇南侯府中还有我不能做的事?”文氏看着芳姨娘,愈发的不顺眼,“我也不多惩罚你什么了,你给我以后别上蹿下跳了,你是个姨娘,你女儿就永远只能是个庶女。如今咱们舒雅也懂事了,她娘亲的嫁妆产业自然要交给她管理,你们的鬼心思给我好好地藏在心里头!”

    舒雅心中暗笑,芳姨娘今日吃的亏可比她想象中的大多了。

    陈氏的嫁妆可是十里红妆,谁不眼馋?偏偏老夫人文氏是个清高自傲的性子,贪图儿媳妇嫁妆的事情自然可能在文氏的眼皮子下发生。

    吴氏心中自然想将陈氏的嫁妆据为己有,但老夫人看着,她做小动作自然不可能,恰好芳姨娘在经营铺子上天赋异禀,吴氏就顺水推舟,将陈氏嫁妆交给芳姨娘管理,让芳姨娘彻底在吴氏面前投诚。

    而文氏知道芳姨娘的能耐,自然没有计较这件事情的不合理,毕竟陈氏的嫁妆在这十几年里都已经翻了几番了,芳姨娘在经商这方面实在是有天赋。

    芳姨娘毕竟在侯府斗争十几年了,再蠢都知道现在与老夫人争辩没有意义,只得委委屈屈应了声“是”。

    “姨娘!凭什……”

    舒云柔还没有说完,芳姨娘就迅速堵住了舒云柔的嘴唇,她这一刻倒是严肃跪了下来,“老夫人,云柔还小、不懂事,以后妾身会好好教导她的。”

    舒云柔双眼蓄满了眼泪,看着自己姨娘跪下来卑微的样子难过得不断摇头,却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刚刚舒云柔无礼的样子着实惹恼了文氏,如今看到芳姨娘卑微求情的样子,到底有些心软,最后摆了摆手,无奈道:“云柔这丫头也太不懂事了,舒雅是她嫡姐,怎可如此无礼,今日念在她年纪小,就去祠堂跪一晚上反省!”

    舒云柔还来不及委屈反对,芳姨娘赶紧压制着舒云柔跪着磕了头。

    老夫人还没有来得及点头,外面突然跑来了一个丫头,她满头大汗地跑了过来,随后磕头道:“老夫人,荣昌公主拜访。”

    吴氏捏着帕子站在门前站着。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但是荣昌公主突然拜访,他们侯府所有人自然应该站在侯府门前等着迎接。

    当年京城的天之娇女荣昌公主已经四十多岁了,但人的性子从小看到老,也不知道荣昌公主的到来会掀起侯府怎样的风波?

    想到陈氏,吴氏只觉得嘴角一片苦涩,那个女人就算逝去了,但依然像是噩梦一样,永远纠缠在她的心间。

    “荣昌公主驾到!”

    内侍的嗓音从门前传了过来,吴氏压下心间的酸涩,悄悄抬眸看着从远处走过来的女子。

    一身流彩暗花云锦宫装,如墨的长发上插着展翅的凤簪,整个人依然像往昔一样气势凛然,贵气逼人,仿佛只要多看一眼就觉得这样的贵女合该让人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