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章 公主发难

    更新时间:2018-11-15 21:30:16本章字数:3047字

    娇艳如花的脸庞仿佛如同昨昔一样从不曾变化,那眼神还是如以往似的锐利,谁也不看在眼里。

    想到荣昌公主对陈氏的看重,吴氏只觉得心沉甸甸的,什么都做不了,就这样随着众人一起跪了下去。

    明明不该是这样的,荣昌公主怎么能够活得如此幸福快乐?那荣平郡王本该生下来就体弱,活不过二十的,怎么如今身体康健,就入了陛下的眼呢?

    不应该是这样的!

    “老夫人快起来,荣昌今日可是来拜访您的!”荣昌公主声音很是爽朗,没有闺阁女子的娇柔,反而充满了英气。

    文氏也没有客气,在荣昌公主的搀扶下站了起来,然后露出了满脸慈祥的笑容,“公主当年嫁了那么远,老身还以为没有机会再见公主一面了,没想道今日竟然能够见面,实在是大幸!”

    老夫人文氏还没有出嫁的时候就才名远扬了,后来嫁入镇南侯府后,在京城更是广受赞誉,最后受到了先太后的亲睐,教养了荣昌公主一段时间。

    如今陈氏虽然在镇南侯府过世了,但荣昌公主和文氏之间的关系却依然是亲密的。

    “这是我家大郎,今日特意领来给老夫人看的,前几日他已经拜访过侯爷了,但您那时在寺庙礼佛,因此就错过了。”

    荣昌公主语气愈发轻快,她将自己的独子林殊宇领到了文氏的面前,像是想要得到自己尊敬人的认可似的,脸色布满了笑容。

    林殊宇如玉地面容露出了一丝微笑,“老夫人万福。”

    文氏立即反应了过来,原来站在公主身后的翩翩少年竟然是荣平郡王,“老身见过荣平郡王!”

    众人简单行礼,然后文氏笑道:“没想到长这么大大了,当年这孩子生下来的时候身子骨多弱,如今竟然大好了,公主您真是有福气,竟然能够找到青冉神医。”

    老夫人满面感慨,荣昌公主生子的时候还没有去南疆,所以她也是见到过刚生下来的荣平郡王的。

    据说荣平郡王生下来的时候浑身青紫,老夫人见到的时候已经满月了,那时候的荣平郡王浑身瘦瘦小小的,满月礼眼睛都没有睁开一下,连哭泣的声音都微弱得很,不注意的话几乎都听不到。

    当时很多太医都说荣平郡王这样的身子很难成活,夭折的几率及其高,就算皇室珍贵药材养着,最后恐怕也活不过成年。

    荣昌公主那样要强的性子差点崩溃,要不是听说青冉神医有可能医治好自己儿子,荣昌公主根本不会去南疆。

    毕竟那时候一直传言青冉神医在南疆一带活动。

    听到老夫人提起往事,荣昌公主一时也有些伤感,随即笑着道,“都过去了,说来还是大郎福泽深厚,我在南疆找了神医七八年都没有找到青冉神医,没有想到被大郎巧遇到了,不仅治好了身体,最后还被青冉神医收为了弟子,这可真是福气。”

    文氏微微怔了一下,随即面色复杂地看了一眼荣平郡王一眼,当年她隐约听无相大师说过,荣平郡王的八字主贵,但命主煞气,身子孱弱,孤家寡人之命,如今看起来这身体看起来康健得很。

    无相大师修为高深,难道这次真的算错了?

    “公主福气一向很好,那无相大师不是说过吗,否极泰来,魂回大地。”

    这句话文氏至今没有弄明白,但想来荣平郡王是遇到了什么契机,所以命格渐渐转变了。

    一旁安静着的林殊宇却是在老夫人最后一句话说完后,深沉的双眼危险地眯了起来,他倒是没有想到自己母亲竟然这么尊敬镇南侯府老夫人。

    连他在无相大师面前的批语都告诉了,他这八字确实算得准,那无相大师不愧为当世大师,他上辈子的命运可不就是跟八字算得一样吗。

    荣华富贵一生,最后更是权贵一世,但身边一个亲人都没有了,除了早早离世的母亲,其他人都被他杀了,而他自己由于身体不好,三十多岁就闭眼了。

    没有想到睁开眼睛回到了自己十岁那年,一切重新开始,那些仇怨他上辈子就没有放过,这辈子就更不会放过了。

    两世为人,唯一真心疼宠他的只有母亲,这辈子他必然不会让自己母亲早逝了。

    荣昌公主却是没有再继续和文氏纠缠这个话题,她一进入侯府,眼睛一直在寻找着舒雅的身影。

    待看到那个纤细有熟悉的身影后,荣昌公主忍不住激动起来,她细细观察着那个垂首在老夫人后面的女子。

    那熟悉的眉眼,可不就是跟陈姐姐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吗!

    这是陈姐姐的女儿舒雅吗?

    舒雅感觉自己面前的视线越来越热烈,她知道这荣昌公主对待她必定是善意的,但一时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文氏率先察觉到了荣昌公主的心意,她笑着将舒雅领到荣昌公主面前,然后笑着介绍道:“公主,这就是蓉儿的孩子,舒雅。”

    说完,文氏又对着舒雅笑道:“傻孩子,以前不是告诉过你吗,公主是你干娘,今天是你们第一次见面,还不快来拜见!”

    舒雅微微抬起头来,果然看到荣昌公主期待的眼神,她顺从地行了一个万福,“舒雅拜见干娘!”

    “好!好!好!”此刻的荣昌公主真是十分激动,眼角甚至溢出了泪花,她看着舒雅面色红润,精神饱满的样子,只觉得心中的愧疚终于消退了一些。

    当年若不是殊宇身子骨太差,需要到南疆去寻找青冉神医,她怎么会放弃看顾舒雅长大的机会。

    荣昌公主这一生,有许多重要的人,但陈氏却是她生命中最特别的人,她当年无法救下陈氏,也阻止不了皇兄对陈氏一族的抄家,但舒雅是陈姐姐唯一的血脉,她明明有机会看顾其健康长大的,最后终究是为了儿子的病远走他方了。

    如今看到舒雅身子无碍,心中的愧疚终于消退了一些,但想到殊宇上次在侯府看到的情况,荣昌公主又怒不可遏。

    吴氏真是好大的胆子,如此苛待原配嫡女,想到吴氏当年自己做的肮脏事儿,荣昌公主就心中冷笑,她如今回归京城了,有些账早晚都要算。

    看着眼前神似陈姐姐的舒雅,荣昌公主神色温柔,她握住舒雅的掌心,温声道:“干娘今天第一次见你,心中真是欢喜,你和你娘亲长得真像。”

    顿了顿,荣昌公主对周围吩咐道:“围在外面也不是一回事,进屋说话!”

    得到荣昌公主的吩咐,一院子的主子下人纷纷向正屋的客厅走去,荣昌公主牵着舒雅的手走着,一边走还一边嘘寒问暖。

    等快要跨进门槛的时候,荣昌公主突然转过身望着身后的一群人,眼带笑意吩咐道:“今日本公主是来看望老夫人的,除了舒雅,其他人都不用来陪。”

    二房和三房的人本来就不怎么参合大房的日常事物,今天若不是荣昌公主这等贵重的身份来,她们根本就不会来,如今听到荣昌公主吩咐她们退去,自然赶紧应是。

    但吴氏地脸色却是十分难看,她身为镇南侯府的侯夫人,接待客人自然应该由她主导,如今竟然这样轻易被荣昌公主吩咐退下去,只觉得自己身为侯夫人的脸面完全被荣昌公主踩在脚下。

    若是今日荣昌公主对她的态度流传出去,只怕关于她的流言又会兴起一阵,她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贤德形象再次毁于一旦。

    一旁一直待在吴氏身边的舒月蓉自然很不服气,但她也知道荣昌公主这种身份不是她能够轻易指责的,只得端庄地行礼道,“公主,姐姐年纪小,只有她一个人招待您恐怕不周到,不若还是让母亲留下吧。”

    荣昌公主瞬间收起笑容,她让林殊宇将老夫人扶到座位上坐着,然后做到首位上,淡淡睨了一眼舒月蓉,斥责道:“你是什么东西,也敢跟本公主提意见?”

    这样的高高在上,睥睨终生的样子,舒月蓉只觉得整个人被那凛冽的气势逼迫得瑟瑟发抖,她就像是地狱来的恶魔,让人无法反抗。

    吴氏早就被舒月蓉莽撞的举动吓坏了,她拉着舒月蓉迅速跪了下去,然后磕头认错,“妾身教导不严,求公主责罚!”

    装乖认错一向是吴氏的强项,荣昌公主可不会轻易放过吴氏,她今日的目的之一可不就是找吴氏的麻烦吗?

    冷笑一声后,荣昌公主端起茶杯淡淡抿了一口,屋子里寂静得可怕,不过转瞬间,荣昌公主突然发威,一杯茶就这样直接直接摔到了吴氏的额头上,吴氏母女的尖叫声音同时响起。

    眨眼睛,吴氏额头红肿不堪。

    舒月蓉伏在地上不断抽泣,毕竟是受宠了十几年,这样屈辱的境况是舒月蓉从未经历过的,那一刹那大脑只余一片空白,连恨意都生不起,只觉得满心的绝望害怕。

    看着这母女俩害怕得发抖的样子,荣昌公主并不想就此放过,她只觉得舒雅十几年委屈这对母女一辈子都偿还不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