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章 这就是得罪本小姐的下场

    更新时间:2018-11-15 21:30:15本章字数:3053字

    “教导不严?你也知道自己教导不严!本公主还以为你一直都不知道呢?舒雅这孩子性子纯良,受了委屈也不肯多说,平日里恐怕没少受你们母女俩欺负。”

    “而你吴氏,苛待原配嫡女,让舒雅住在那样偏僻荒凉的院子,是何居心?身为继母不好好教导自己的子女,反而让其欺负嫡姐,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生生毁去了老夫人这些年为侯府挣来的名声。。”

    说到这里,荣昌公主回头看了一眼老夫人,满脸抱歉道:“老夫人,我知道你一向喜欢家和万事兴,所以有些事情愿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今日我既然回来了,有些事情你就不要阻止我去做了。”

    文氏当然很不喜欢吴氏,要知道吴氏当年可是怀孕,且在热孝期间嫁过来的,最后嫁进来七个月就生了舒月蓉。

    当年一度将镇南侯府推到风口浪尖处,若不是边关战事吃紧,圣上又一心一意将心思花在战场上,恐怕镇南侯府早就被那些御史的那些奏折弹劾得雪花飞似的,少不得要被拔一层皮。

    这些年文氏看着镇南侯府的名声再不复往昔,想着儿媳陈氏的惨死,心中愈发愧疚,竟然一整年大半年时间都待在了寺庙。

    如今看着荣昌公主直视的目光,忽然不明白自己这些年做了什么,不由得颓丧地叹了一口气,最后对着荣昌公主点了点头。

    你要做什么就去做吧!

    看到老夫人低下头什么话都不说的样子,吴氏心里一沉,她只觉得这些年对老夫人的孝敬白做了,胸腔中满是愤怒。

    荣昌公主却是笑了起来,她语气很轻快,但话语的内容却是直刺心尖,“吴氏,你身为继母,对原配滴血不尊,身为嫡母不慈,且对自己子女教导不严,本公主今日心善,就不做重罚了,去门外跪一个时辰就行了。”

    这……

    周围的人都被公主的吩咐惊呆了,吴氏可是侯府夫人,代表着侯府一部分脸面,也代表着吴氏权利的尊严,今日若是这样轻易在众人面前跪下去,岂不是将吴氏完全踩在地下,失去所有脸面。

    以后府里还有谁真心服从吴氏的分配,这当家主母恐怕是要做到头了,不知道要便宜到哪房身上。

    舒雅自然也有些错愕,她实在是看低了荣昌公主的脾气和能力。

    不管怎样,吴氏的姐妹景妃还是宫里的宠妃,荣昌公主就这样不管不顾地羞辱吴氏,只怕景妃不会善罢甘休,也不知道最后是不是迁怒到她的身上。

    但看到吴氏如此屈辱的样子,舒雅心中还是暗爽的,只是她还没有做什么,祖母在一边开口了。

    “公主,老身有些事情想单独给你说,能不能让郡王和舒雅先退下去。”

    文氏语气带着乞求,荣昌公主不忍,终是同意了下来。

    “祖母,让二妹妹也退下吧,我送她回去。”舒雅出人意料地走上前来,一把揽过舒月蓉,“二妹妹,大姐送你回去。”

    文氏眼中都露出了赞赏的神色,舒雅的大方得体让她大为满意。文氏点点头:“去吧。”

    舒雅回头又对公主告别了一下,终于走走了出去。

    舒月蓉心中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挣扎着不愿往外走,却被文氏一个瞪眼吓得噤了声,只得不情不愿地被舒雅揽着向外走去。

    舒雅抓着舒月蓉淡淡和林殊宇告别后,舒雅就抓着她往湖畔那边的花园走去。

    二人一路无言,只顾着向前走。走至一颗大树下的时候,舒雅突然止住了步子:“二妹妹,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想起有个东西落在祖母那了,回去拿一下,马上就回来。”

    舒月蓉猜不透舒雅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得冷着脸道:“那我自己回去不就行了,何必非要你送。”

    “这可不行,我这是对祖母说过的话,则能随意违背?若是祖母知道了,可是要责怪你我二人不把她老人家的话放在心上的。”舒雅搬出了文氏,舒月蓉果然闭了嘴。

    舒雅匆匆离开,却并没有往文氏处走,而是绕到了舒月蓉看不到的地方,从地上拾起了几块石头揣进了兜里,轻手轻脚地爬上了一旁的围墙。

    她方才走在路上,舒雅远远地便看到了那棵大树上面有着几个蜜蜂窝,她借口离开,不过是为了——

    舒雅挑眉一笑,她从来不是什么好人,舒月蓉这丫头老是找她麻烦死不悔改,不给她点颜色瞧瞧,自己真是白活一世了!

    她口中哼着欢快的小曲,将自己手中的石头举起,瞄准蜜蜂窝,一个使劲,尽数扔了过去。

    “谁啊!”舒月蓉此刻正在大树下等的有些不耐烦,冷不丁几个石子飞了过来,将她吓得一个激灵,她以为是府中顽童调皮,正欲开口训斥,却不料一个抬头,发现密密麻麻被石子惊了的蜜蜂正朝着她潮水般涌来,那些蜜蜂一个个扑腾着翅膀,凶猛地朝着舒月蓉蜂拥而至。

    舒月蓉惨叫一声,撒腿就往后跑去。

    然而蜜蜂被毁了巢穴,如何会轻易放过她?一个个紧紧跟着舒月蓉,逮住机会便往她身上,脸上狠狠地蛰去。

    舒月蓉早已吓得跑都快要跑不动,冷不防脸上一个刺痛,紧接着,她的手上,唇上,鼻子上,都开始感觉到了刺痛。一只只蜜蜂扑上了她的身体,用尽生命在蛰她。舒月蓉的双手四处扑腾着,眼中是刻骨的惧意,然而蜜蜂依旧越来越多地朝她涌来。

    她又惊又疼,惨叫数声倒在了地上,竟是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这就是惹你本小姐我的下场。”舒雅哼着小曲,愉快地自言自语,一个转身,灵巧地跃下了墙头的另一面,她还得赶紧去安排夜云柔那边的事情呢,至于舒月蓉么……就让她在地上再被蛰会吧。

    “想不到镇南侯府的小姐,还有这样的能耐。”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带着些许的戏谑。

    文东隅今日提前到达京城,本来是要来侯府去见许久未见的亲人叙旧,没想到荣昌公主来访,文东隅自是不便在场打扰,便主动提出在府中闲逛一番,待公主离去之后再去见老夫人。

    却正巧看到了舒雅爬上墙头,用石子砸马蜂窝的那一幕,文东隅原本有些疑惑,听到那边舒月蓉的惨叫声就明白了一切,迫切想知道这是哪个表妹,不由得愈发对眼前人产生了兴趣。

    这个女子狡诈精明,背后戳蜂窝,他却本能地觉得她并不是坏人。此刻从墙头跃下的舒雅是娇俏的,是可爱的,莫名的,文东隅的心竟然猛地一个停顿。

    对这个只有过数面之缘的女子,文东隅总是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熟悉之感,如今,竟然还有了……心跳的感觉。

    舒雅的心脏亦是猛地一个停顿,做坏事让人看见了……她的背部变得僵硬,艰难地转过身,她定定地看着文东隅,然后将情绪理好,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脸上一片风轻云淡,眼神却锐利地看着文东隅,似乎眼前之人才是那个做错了事情的人。

    文东隅冷不防看到舒雅转过身来锐利的眼神,立时便慌了神,感觉自己才是那个做错了事情的人。他往日里皆是一副冷峻的形象,碰到了舒雅以后,竟然不自觉地慌了手脚:“小姐,我……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舒雅见文东隅那副手忙脚乱的样子,眼睛不由得泄露出笑意。

    文东隅愈发得不知所措,他伸出手去想要安抚舒雅,却突然想到了“男女有别”这四个字,手就那样停在了半空中。

    舒雅见状,笑着道:“这里不是你该待的地方,这是女子住的内院,快离去。”

    舒雅已经猜到了眼前人的身份,但她现在有别的事情要做,只得先赶紧将眼前之人打发走。

    舒雅匆匆回到自己院子没多久,便听到外面人声纷杂,兰心匆匆进来,面上有着极力掩饰的笑意:“大小姐,二小姐不知怎的捅到了蜜蜂窝,如今被蛰的不省人事呢。”

    萱儿笑嘻嘻地接道:“可不是,听说呀,二小姐脸肿的像个猪头呢!”

    舒雅故作生气道:“二小姐出了事,你们怎么就这么开心?小心给人看见了落下话柄!”话虽是这么说,舒雅的眼中却也是盛满了笑意,她脚步轻移,向门外走去,兰心和萱儿知道舒雅是要去看看舒月蓉,便立刻机灵地跟了上去。

    “父亲是不是去那个地方了?”男子声音淡淡的,但跪在地上的凌岩却觉得浑身一凛,当年那种濒危死亡的感觉似乎又出现在身上了。

    凌岩本是广平王林穆远的贴身暗卫,八年前却被面前的小主子荣平郡王收服,那时候荣平郡王只有十岁。

    直到现在,凌岩都想不明白,荣平郡王怎么会知道自己妻女住的地方?

    凌岩是广平王训练的那批暗卫中的佼佼者,年仅二十多岁就成为了暗卫的首领,但这样忠诚的暗卫却在一次执行任务中负伤严重,最后失去记忆被一个农家女所救,并且成家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