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章 怪物舒月蓉

    更新时间:2018-11-15 21:30:16本章字数:3044字

    直到半年多后,凌岩才恢复记忆,但他已经有了家室,身上又肩负着重要的责任,所以只得回到了广平王的身边。

    毕竟暗卫都是被药物控制着的,他们没有能力反抗。

    但凌岩永远不会忘记八年前小主殊宇着他的眼神。

    那年,他按照计划去看望妻女,却发现郡王正在他的家中。

    当郡王淡淡望着他的时候,他心跳差点骤停。

    记忆中苍白瘦弱的郡王,那一刻浑身带着一股威势,眼神虽然淡淡的,但凌岩却觉得自己连直视的勇气都没有,只觉得眼前的孩子带着万千的威压,他只能臣服。

    后来,他背叛了广平王,林殊宇成了他唯一的主子。

    “公主出门不久后,王爷就去了。”

    听了凌岩的回答,林殊宇淡淡嗯了一声,他想到现在还在装着慈爱的林穆远,心中不由得冷笑,要不是看在母亲的面子上,他何必留着林穆远活到现在。

    “继续监视,有异动立即禀报!”

    一听到这吩咐,凌岩赶紧应是,他对于主子的举动,从来都是严谨以待。

    待到凌岩走后,林殊宇从树林深处走出,虽然没有来过镇南侯府几次,但侯府的构造他已经十分了解。

    镇南侯府的老夫人文氏,林殊宇上辈子的记忆并不多,只记得在侯府分崩离析的时候,这位老夫人率先自尽了。

    今日自己母亲对文氏亲近的样子,林殊宇还担心以后不好对付镇南侯府,没有想到刚刚母亲直接当着文氏的面罚跪了吴氏,看来在母亲心里,还是陈氏更重要。

    那么母亲希望他娶舒雅,他要不要如母亲愿?

    “表少爷,你刚刚去哪里了,老夫人刚刚知道你来了,正等着你过去呢。”

    “荣叔,姑祖母没有等久吧,你快领着我去拜见她老人家。”

    有些熟悉的声音从前方传过来,林殊宇往前方望去,原来是文东隅。

    文氏这一代的嫡幼子,未来的首富。

    文东隅正跟着管家荣叔走着,突然发现前方有一个年轻男子站在前方,似乎在等着他们。

    待走近后,文东隅也琢磨出了眼前男子的身份,荣昌公主的长子,荣平郡王。

    “草民文东隅参见郡王!”

    “不用多礼!”

    眼前的文东隅和记忆中的样子差不多,永远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但林殊宇知道这个人有多难缠,他记得这文东隅最后可是成为了慕北辰都头疼的人。

    文东隅却没有多注意林殊宇,他对林殊宇这个人并没有多关注,此刻的他心中仍然在想着刚刚那个女子调皮可爱的样子。

    怎么就忘不掉呢,文东隅有些烦恼了。

    两个人一路上简单交谈了彼此的身份后,再也没有多话,片刻后就到达了侯府正院的客厅处。

    此时文氏和荣昌公主已经交谈完了,两个人正在喝茶聊天。

    文氏一看到文东隅到来,脸色立即露出惊喜的样子,她对于娘家这一辈的孩子,最疼爱的就是眼前的文东隅了。

    几个人互相拜见介绍后,荣昌公主像是对文东隅产生了兴趣似的,对文东隅的个人事情好生打听了一番。

    直到将自己想问的问题问完后,荣昌公主才终于停下来,她笑着对文氏说道:“老夫人你刚刚说的有道理,我之前太急躁了,那件事情就先放着。”

    文氏笑眯眯地点了点头,她对于自己这个侄孙,满意得很,以前要不是因为舒雅已经有了婚约了,她早就让文东隅和舒雅订亲了。

    如今庆国公府那边退婚了,文氏心中的念头又起来了,所以才写信让文东隅来京城,可惜荣昌公主骤然回京,再一次将计划打乱。

    如今她和荣昌公主刚刚商量好了,既然公主也有意让荣平郡王与舒雅订亲,那么这件事情先不着急,过一段时间再做决定就是。

    两个人默契地将此事揭过不提。

    直到舒雅进来后,屋子里原本和谐的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奇怪起来。

    文氏以前就疼惜舒雅,但无奈她待在侯府的时间少,且那时候的舒雅对吴氏的话语深信不疑,她都不好做什么。

    如今看到舒雅的改变,老夫人文氏说话做事也直接了些,不再像以前那样委婉,毕竟那以前的舒雅非常纤细敏感。

    “舒雅,这是你东隅表哥,小时候你们还见过一次的,还记得吗?”文氏很是热情地介绍着自己的文东隅。

    舒雅想着自己刚刚做的事情,有些心虚地看了一眼文东隅,却发现对付双眼含笑,看起来没有针对她的意思,遂放下心来,笑着道:“祖母,都是很小时候的事情了,舒雅也记不清了。”

    文氏有些遗憾,随即又笑道:“那时候你们兄妹可黏呼了,我记得东隅要回家的时候,舒雅你连续哭了好几天呢,还说着长大后要嫁给表哥。”

    舒雅探索了一下记忆,发现似乎有这么一回事,瞬间有些尴尬地望了一眼面前的文东隅,却发现这文东隅依然一脸笑意。

    从之前遇到至如今,这文东隅一直都是笑眯眯的样子,舒雅心里不由得想吐槽,这家伙绝对是笑面虎吧。

    她危险意识还是有点的,这种笑面虎应该很难缠,她看得出来祖母的意思,但是舒雅觉得自己还是应该离这个人远一点才好。

    想到这里,舒雅赶紧装作害羞的样子,“祖母,那时候舒雅年纪多小,说的话怎么能够算数,你快别打趣舒雅了。”

    文氏还没有继续说什么,荣昌公主插话进来了,她这个人一向喜欢和人较劲,本来她就和陈姐姐约定了结成儿女亲家的意思,当年要不是庆国公夫人插一脚,如今哪里轮得到文家。

    想到自己儿子也是人中龙凤,荣昌公主就更是自信了,“舒雅,你还没有和干娘好好聊天呢,快过来坐着跟干娘说说话。”

    舒雅心中无奈,奶娘说的话突然浮现在脑海中,公主也曾准备让她做儿媳妇,如今她婚约毁了,怎么感觉反而添了更多烦恼。

    想到前几天和林殊宇的接触,舒雅就觉得荣昌公主恐怕是一厢情愿,很明显林殊宇不是传闻中那样温和仁善之人。

    荣昌公主却是感觉不了舒雅的烦恼,她热情地让舒雅做到了她的身边,然后握住舒雅的手掌,笑着道:“你母亲当年和我关系要好,本来我这些年应该照看你的,可惜干娘住在南疆,距离京城太远,如今干娘回来了,以后记得要多来公主府玩。”

    说完,荣昌公主又对着旁边的林殊宇道:“大郎,以后记得要多抽出时间陪舒雅妹妹出去玩,照顾好妹妹。”

    林殊宇自然明白母亲的心思,他脸上带着温润的笑意,声音也柔和极了,“母亲放心,我自然会好好照顾舒雅妹妹。”

    闻言,荣昌公主双眼露出了满意的笑意,她虽然答应了老夫人让舒雅自己选择的提议,但心中还是更倾向于自己儿子的。

    老夫人文氏自然也不会轻易放弃,她也跟着嘱咐了文东隅一遍,好好照顾舒雅。

    面前两个英俊的男子都含笑望着她,而大家心里都跟明镜似的,这一刻舒雅觉得仿佛只有她一个人感觉尴尬。

    两个英俊的男子那云淡风轻的样子,舒雅不相信他们不明白刚刚荣昌公主和老夫人话语里面的意思。

    明明她才是成为那个香饽饽的人啊!

    等到荣昌公主走后,舒雅终于松了一口气,那尴尬的气氛终于消失了。

    由于文东隅的提前到来,侯府晚上自然准备了晚宴。

    舒雅坐在祖母文氏身旁,发现舒月蓉居然也来了,心中不由得乐了起来。

    这舒月蓉被蜜蜂蜇得太惨了,一张精致白嫩的小脸此刻布满了红肿的小包,即使脸色带着一张帕子,但额头上脖颈上的红肿却是无法遮住,此刻舒月蓉的面容真是让人倒进了胃口。

    舒飞羽年纪小,他向来有话直说,看着以往漂亮优雅的二姐姐变成了如今丑陋的模样,脸色一下子就露出了害怕的神情,对着身旁的娘亲侯府二夫人梁氏道:“娘亲,我怕!”

    自从上次被舒雅吓到后,舒飞羽已经在屋子里修养许久了,梁氏心中自然对舒雅恨得牙痒痒的,今天好不容易看到儿子精神好了很多,终于决定带儿子来参加晚宴。

    听到舒飞羽害怕的言语,梁氏紧张不已,赶紧搂着舒飞羽问道:“怎么了,身体哪里不舒服吗?快告诉娘亲!”

    舒飞羽从梁氏的怀抱中抬起头来,怯怯道:“娘亲,二姐姐脸怎么成那样了,飞羽看着害怕,好像……”

    说到这里,舒飞羽身子忍不住抖了一下,他颤抖着嘴唇,眼神带着慌张,“像……像是巧月说的坏妖精蝎子精变似的,飞羽害怕。”

    一听到巧月这个名字,梁氏就想起了那个夜晚,心中暗恨,忍不住对着斜前方的舒雅瞪了一眼。

    随后抬眸看向对面坐着的舒月蓉,梁氏嘴巴一下子就长大了,她说话向来直言直语,从来学不会委婉,诧异地问道:“月蓉,你脸怎么成这样了,要是毁容了可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