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章 自作自受

    更新时间:2018-11-15 21:30:16本章字数:3141字

    一听到自己二婶的话语,舒月蓉的脸更加扭曲了,她眼神怨毒地看着坐在前方的舒雅,指甲用力抠着掌心,尖锐的疼痛维持着仅有的理智,要不然的话她真的恨不得上前掐死对方。

    可是舒月蓉知道自己不能这样做,她从蜜蜂来蜇她时候,她就知道这件事情是舒雅做的手脚了,好不容易被下人救回母亲那里后,她像以往那样要求母亲整治舒雅,毕竟今天发生的事情只要查就知道。

    她就不相信这样残害手足的舒雅还能得到祖母的庇佑,可是舒月蓉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母亲竟然拒绝了她的要求,还要她以后都要让着舒雅这个贱人!

    怎么能这样,舒月蓉哭喊苦恼了一个下午,最后却被自己母亲扇了一巴掌,从来没有打过她的母亲竟然亲自扇她耳光。

    那样冷漠地母亲是舒月蓉从来不曾接触过发的,她心里一片冰凉,想知道到底是为什么要让舒雅,可是她最后只能知道舒雅手里有了外祖父家的把柄。

    虽然外祖母疼爱她,可是她知道远安伯府其他人并不怎么喜欢她,她竟然因为舒雅掌握了远安伯府的把柄而要咽下舒雅带给她的屈辱?

    怎么能够这样,远安伯府跟她有什么关系,她凭什么要对舒雅忍下去。

    可是一向疼宠她的母亲竟然冷冷地告诉她,若是她轻举妄动,母亲就会将她弄进家庙,让她永远也说不了话。

    只要想到今天下午母亲对她的所作所为,夜晚就觉得心寒,原来母亲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疼宠她,而她现在也真的什么都不能做,只要看舒雅那得意的的样子。

    真是恨不得杀了舒雅,可是她现在什么都做不了,母亲正目光沉沉地看着她,她……又能做什么呢?

    舒月蓉知道自己二婶嘴巴毒,她不想理会,便闭着嘴巴什么都不说,可是梁氏岂是那种知道分寸的人。

    她知道舒月蓉一向瞧不起她,暗地里喜欢阴她,讽刺她,如今看到舒月蓉这副样子,她恨不得仰天长笑,不将对方踩一脚她今天绝对睡不着。

    “舒月蓉,我可是你长辈,长辈问你话不答,真是好教养!”

    看着梁氏得意洋洋的样子,舒月蓉口腔一片腥甜,她从来没有沦落过今天这种境地,而一切罪魁祸首都是因为舒雅,她怎么能这样轻易放过,努力扬起微笑,舒月蓉脸颊有些抽痛地回道:“是月蓉不对,请二婶原谅月蓉,刚刚二婶误会月蓉了,月蓉是因为脸上受伤了,说话很疼,整个脑袋也也疼得很,所以刚刚没有听见你问月蓉话。”

    梁氏得意一笑,她看着舒月蓉卑微的样子,想到流朱下午给她说的话,笑着看了一眼前面的舒雅,然后不怀好意道:“月蓉你一个女儿家,脸有多宝贵你不会不知道,怎么能粗心成这样,让蜜蜂去蜇你,不会是有其他人故意害你吧。”

    说完,梁氏又笑眯眯地看了一眼舒雅,自从上次舒雅在她面前处置巧月后,如今她只要有机会,就恨不得将舒雅也踩一脚。

    哪个女孩家不重视自己的脸蛋呢,虽然不知道那蜜蜂是不是舒雅做的,但舒雅绝对有嫌疑,她还不相信舒月蓉忍得住这口气?

    舒月蓉指尖微微动了一下,她抬眸看了前方的舒雅一眼,却发现舒雅完全没有注意她,反而亲密地搂着祖母说话。

    怎么能够这样,她咽不下这口气,抬起头来,看着母亲警告的眼神,她却什么都顾不了了,对着前面的祖母痛哭道:“祖母,你要为孙女做主啊,孙女脸上的伤全都是拜大姐姐所赐,要不是她今天下午故意一个人离开,将蜜蜂引来,孙女这张脸怎么会成这样?”

    要是以往的舒月蓉,脸上布满泪痕绝对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惹人疼惜。

    可是如今的舒月蓉,满脸红肿,那泪水布在红肿的脓包上,只觉得恶心难看不已,让人倒进胃口,惹不起人半点怜惜。

    文氏一向都不喜欢舒月蓉,如今看到舒月蓉这副难看的样子,自然不喜,再加上舒月蓉还直接告状,她就更加厌恶了,“你要祖母为你做什么主,明明是你自己惹了蜜蜂,如今还来陷害你姐姐,你是什么居心?”

    舒月蓉心一下子就沉了下来,她转过头对着另一边的舒启明道:“父亲,难道你也不为女儿做主吗?女儿家的脸有多宝贵,姐姐这样残害手足,难道你们要容忍这样狠毒的女子毁坏侯府的名声!”

    舒启明心中自然偏爱舒月蓉,哪怕舒月蓉最近做了一些惹怒他的事情,但他多年的疼爱不是假的,最近舒雅的变化他看在眼中,他自然相信舒月蓉的说法。

    看着舒月蓉这样惨兮兮的样子,舒启明对舒雅心中更是满脸怒气,他看着舒雅淡定的样子,直接斥责道:“舒雅,月蓉是你的妹妹,你怎么能这样害自己的妹妹?”

    舒启明那满脸痛恨的样子,舒雅心中不由得嗤笑起来,她正准备回击,另一边已经有人率先回话。

    “老爷,你不要错怪舒雅,是妾身没有教导好月蓉,才让她在家宴上有机会冤枉舒雅。今天下午的事情明明是月蓉自己贪玩惹了蜜蜂,结果月蓉却冤枉栽赃自己的亲姐姐,月蓉实在是被妾身宠坏了,请老爷责罚妾身!”

    吴氏一脸悲痛地说着,随后又继续道:“婆婆,月蓉这个孩子实在是太不懂事了,陷害栽赃亲姐都干得出来,妾身无法想象她以后还干得出来什么事情,请婆婆按照家规将月蓉送进家庙吧。”

    说完,吴氏直接跪在地上重重地磕起头来。

    “娘——”舒月蓉尖叫着看着自己的母亲,她知道自己今天说的话母亲绝对会生气,但是她绝对没有想到母亲竟然真的让人送她去家庙。

    家庙是什么地方,进了那种地方的女子还有什么闺誉而言,只怕一辈子都困在庙里做姑子,运气差点的恐怕还会被欺负去做苦力。

    吴氏并没有理会舒月蓉的尖叫声,她清楚娘家对于一个女子的意义,若是远安伯府倒了,那她以后就完全没有侯府的立足之地的了。

    更何况除了女儿,吴氏最看重的儿子还在书院读书,她不想有任何人影响到娘家和儿子未来的前途,哪怕是女儿也不行。

    舒雅现在是个怎样的性子,吴氏看得很明白,她若不先出手的话,恐怕舒雅的招数只会让月蓉的境地更加惨。

    如今舒雅手中有自己大哥的把柄,她暂时不敢轻举妄动,家庙虽然清苦,但若是安排的当,解决了舒雅之后,吴氏自然会让自己唯一的女儿回来,只是如今要先牺牲月蓉了。

    看着月蓉脸上绝望的神情,吴氏闭了闭眼,忍着心中的恨意,继续大声说道:“婆婆,这已经不是月蓉第一次不懂事了,之前在祠堂的时候,这孩子竟然想让下人打舒雅,妾身真是无颜见您,竟然将月蓉教导成这样了,如今她又不知悔改,冤枉陷害嫡姐,实在是大逆不道,还请婆婆按照家规处罚吧。”

    说完,吴氏再次深深磕了一个头。

    老夫人文氏莫名奇妙地看着吴氏,她虽然不喜欢吴氏母女,但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那么疼爱舒月蓉的吴氏说出让自己女儿进家庙的话语出来。

    文氏不由得开始怀疑起吴氏的用心,莫非有什么算计?

    “你真的想让月蓉去家庙?”文氏试探地问了一句,她总觉得吴氏有什么花招。

    吴氏抬起头来,不再理会舒月蓉乞求的眼神,坚定道:“是,妾身确实是这么打算的,请婆婆成全!”

    舒月蓉觉得自己心痛彻心扉,满心充满了绝望,她看着自己的祖母,一清丽的双眼满是乞求之色,“祖母,孙女错了,求您……求求您不要让孙女去家庙……”

    若是其他孙辈,文氏还会有不忍,但舒月蓉的出生却是让文氏半分怜惜都没有,毕竟舒月蓉是吴氏在成亲钱怀上的,她没有理会舒月蓉的乞求,反而是点头道:“那就按照家规处置,明天让舒月蓉去家庙!”

    话音一落,舒月蓉瘫软在地上,整个人完全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她对着一旁的父亲绝望喊道:“父亲!救救女儿啊……”

    舒启明有些不忍,但他是个孝子,一向不违背自己母亲的意见,只得将头转到另一边,不再去看舒月蓉绝望乞求的眼神。’

    舒月蓉呆立在了原地,她脸上火辣辣地疼着,原本沾了药膏的伤口完全被她满脸的泪水冲刷,此刻她只觉得一张脸奇疼无比。

    可是再疼痛,哪里比得上心尖上的疼痛呢?

    她张张嘴,可是再也吐露不出一个字,泪水却像是成了线似的不断往下掉。

    自从舒雅性子改变后,从小疼宠她的母亲将她推入绝境!她原本是端庄优雅的镇南侯嫡女,受尽宠爱,如今……如今……

    她的生活,好像全都变了。

    她的手缓缓地抚上肿胀的脸颊,脸上带着一丝奇异的笑意,使得整张脸愈发的慎人:“娘,你知道女儿心有多疼么……”

    可是,没有人再注意她,仿佛她什么都不是,连她母亲都开始言笑晏晏地和其他人交谈起来,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她一个被赶紧家庙的人不值得任何人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