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7章 示威

    更新时间:2018-11-15 21:30:16本章字数:3089字

    舒月蓉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她的眼泪顺着狰狞的脸颊滑落,整个人现在阴影中,像是地狱中走来的恶魔似的。

    舒飞羽悄悄看了一眼自己二姐,待看到那怨毒扭曲的面孔后,身子一抖,再次钻进梁氏的身子中,“娘,二姐的脸……飞羽害……害怕。”

    梁氏抬头看了一眼舒月蓉,身子也忍不住抖了一下,随后又想到这个喜欢对她趾高气昂的二小姐就要被送进家庙了,瞬间什么都不怕了。

    看着舒月蓉扭曲的样子,梁氏着实厌恶不已,她对着舒月蓉道:“露出这副凄惨的面孔给谁看,你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丑八怪么,还吓到飞羽,果真不懂事。

    舒月蓉一下子抬起头来,像是饿鬼似的怨毒地看着梁氏。

    梁氏脸上的神情僵硬了一下,随后又梗着脖子道:“瞪什么瞪?知道自己是个丑八怪就不要出来吓人,这点自觉都没有么?”

    说完,梁氏抱着飞羽道:“飞羽,我们换个位置坐去,这样你就不会被吓到了。”

    接着,梁氏又扭头看了一眼舒月蓉,“真是晦气!”

    等到梁氏将舒飞羽抱到另一边坐着后,舒月蓉整个人阴森地坐在一旁,再也没有说一句话。

    等到晚宴结束后,舒雅就往自己住的地方走去,不过这次不是那破旧的晖园了,反而是之前说好的荣和院。

    看来吴氏很忌惮她,之前几天都收拾不好的院子,她一将吴氏大哥的事情暴露出来,吴氏效率就高了起来,果然是怕事得很。

    今天的事情不再她的意料中,就算吴氏不出来指责舒月蓉,她自然也有办法脱身。

    不过吴氏竟然能够做到如此,壮士扼腕之痛可不是简单能够做到,看来吴氏这个人果然不能轻视。

    如此能屈能伸,恐怕正在琢磨着什么大招等着她呢?

    带着兰心还没有走完一半路,一个身影挡住了视线,舒雅抬起头来,静静看着眼前的人,无奈道:“东隅表哥,你怎么在这里?”

    心中却是在想,这白得来的表哥不会找她茬吧,毕竟她今天下午算是小小耍弄了他一回呢。

    文东隅看着满脸不耐地舒雅,嘴角一扬,“正好有事去书房见表叔,没有想到和舒雅妹妹巧遇了。”

    男子脸上满是戏谑的笑意,这条路根本不是走书房的近路,当她傻啊,咬咬牙,舒雅低声福礼道:“今天的事情多谢表哥帮满隐瞒了,舒雅感激不尽。”

    不就是想得到她的感激么,她没必要惹怒对方,感谢一下又少不了一块肉。

    文东隅看着舒雅虚伪假笑的样子,眼眸盛满了笑意,他低下头凑近舒雅道:“表妹误解我了,表哥这个人一向帮亲不帮理,小表妹从小就想嫁给表哥,这份心意表哥至今不敢忘记,更不想辜负。”

    舒雅倏然抬起头来,直视着文东隅凌厉问道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文东隅却是退后一步,脸上笑意渐深:“当然是字面上的意思,表妹不明白么?”

    说完,文东隅转身就走,不再理会满脸恼怒地舒雅,他来京城可不就是拯救被退了亲的表妹么?

    只是如今没有控制住自己,反而是算计她到达的小路,亲自说了这一番话语。

    突然间,文东隅也不太明白自己的心了?

    难道真的动心了?

    舒雅回到自己住的荣和院后,脸上不由得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这个院子果然雍容大气,实在是很合她的心意,看来之前所做的一番努力终于有点回报了,起码她可以睡得舒适了。

    原来院子里面住的下人也跟着搬了过来,舒雅看着激动的奶娘,微笑道:“奶娘,以后院子里面的下人都交给你管理了,千万不要出岔子!”

    王妈妈立即高声回道:“小姐放心,老奴绝对将整个院子围得如同铁桶一般,绝对不让那些心怀不好意的下人钻半点空子!”

    舒雅笑了笑,随后将整个院子的下人召集到正中央的平地上,恩威并施了一番后,便带着奶娘,兰心和萱儿进了正屋。

    如今她最放心的人还是只有她们三个。

    等到夜深人静后,舒雅给身上穿上一层紧身衣,悄悄迈出了屋子。

    夜深的镇南侯府安静极了,一点点响动都让周围守夜的人听到。

    舒雅早就将侯府守夜的分布了解清楚了,她按照没人的小径走着,不一会儿就走到了镇南侯府的祠堂门外。

    将准备好的秘药一洒下来,守在祠堂门外的两个婆子瞬间晕了过去,舒雅轻轻踩出一点声响,发现两个婆子完全没有动静,终于放心往祠堂里面走去。

    舒云柔正在昏昏欲睡,脚步声突然从后来传了过来,整个人瞬间警觉起来,她尖叫着迅速跳起,准备逃开。

    可惜她脚步还没有迈开,后面突然出现一双手捂住了她的嘴唇,而她什么都还没做就已经晕了过去。

    等到舒云柔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浑身被绑着,嘴巴更是揉着布条,整个人动弹不得,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这种完全做不了主的状况吓坏了舒云柔,要是明日她没有出现在祠堂的话,侯府岂不是会出现她消失的流言,她的再也没有闺誉!

    一想到这种情况,舒云柔吓得浑身发抖,她颤抖着观察起周围来,却发现眼前的景色有点熟悉。

    尽管周围一片漆黑,但由于微弱月色的照耀,舒云柔还是观察出来了,这个地方就是侯府的鱼塘,而她待在鱼塘旁边的假山后面。

    一想到自己还待在侯府,舒云柔终于放下心来,心中也开始奇怪起来,到底是谁待她来到这里的?

    这个人到底有什么目的?

    舒云柔还没有头疼完这个问题,熟悉的女子声音从远处传了过来。

    “说吧,你叫我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舒云柔大惊,这是二姐舒月蓉的声音。

    她心目中的二姐端庄优雅华贵,声音从来都是和缓轻柔礼貌的,何时变得如此尖锐冷硬了。

    而且二姐怎么会在这里,又是谁带她来到这里的?难道这个人是想针对二姐。

    舒云柔一猜测到这里,整个人忧心不已,她都已经被绑到这里了,若是二姐再被歹人所害,她恐怕会难过得要死。

    从小二姐就疼她,什么好吃的好看的都先将就着她,舒云柔最喜欢的姐妹就是舒月蓉了。

    她始终记得,小时候的她曾经喜爱过大姐姐舒雅,那时候还讨厌过二姐,但自从七岁的时候大姐推她落水,二姐不顾一切跳下水救她后,舒云柔的心彻底偏向了舒月蓉。

    这些年里,二姐一直待她很好,她性子不好,总是闯祸,但二姐都不怪她,还每次都给她道歉,收拾烂摊子。

    这些好舒云柔一直都记得,如今她绝对不允许这个歹人害到自己的二姐姐。  

     一想到这些,舒云柔开始用力挣扎起来,可是那边又有声音传了过来。  

     “难道我传给你的字条不够清楚吗?你不就是想知道我掌握了你外祖父家什么把柄?”  

     这是舒雅的声音,舒云柔大怒,她就知道自己这个大姐姐不安好心,下去害得她罚进了祠堂,如今又想针对二姐姐了?  

     而另一边交谈还在继续。  

     舒雅晚上将写着远安伯府秘密的字条悄悄给了舒月蓉,让她凌晨十分来侯府荷花塘来寻找答案,果然舒月蓉忍不住来了。  

     听着舒雅含糊的话语,舒月蓉咬了咬牙,她当然知道舒雅今晚没有安好心,可是外祖父家的秘密像是勒紧在脖颈上的绳索似的,让她不敢半分放轻松。

    她看着舒雅从容的样子,心中愤恨不已,她如今遭遇的所有悲剧厄运都是眼前的人带来的,真是恨不得将其拆经剥皮,可是她现在得忍着,“舒雅,不要再装蒜了,你已经害得我明日就要被关进家庙了,难道给我字条不是想现在告诉我真相吗?还是你又有什么打算?”

    舒雅淡淡笑出声来,寂静的夜晚像是恶魔似的,舒月蓉浑身都抖了起来。  

     “你以为我准备做什么?舒月蓉,我现在不过是想奚落你而已,难道你真的天真的以为我会告诉你秘密。”

    “恨我做什么?你现在这个样子多狼狈,满脸的红肿脓包,如果不恢复的话,恐怕连乞丐都不愿起碰你。”  

     “至于你外祖父家的秘密,你知道又有什么用,连你母亲都解决不了的事情,而你因为这个秘密被你母亲放弃了,这才是让我高兴的事情。”

    一长串话说出来,舒月蓉一张脸再次扭曲,她怨毒的诅咒道:“舒雅,你这样狠毒的人早晚会下地狱的。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舒雅看着舒月蓉快要失去理智的样子,淡淡反驳道:“我下地狱?恐怕阎王爷也要先将你打入十八层地狱,桃花宴上你联合景妃准备让我失去清白,陷我于绝境,如今我不过对你小施惩戒,你就受不了啦?”

    “舒月蓉,你恐怕想得太好,我现在做的事情只是开始,对你这种人,使出任何手段都不过分,因为你活该!”

    看着舒雅那高高在上的样子,舒月蓉气得胸口发疼,她瞪着舒雅嚣张的面孔,厉声道:“舒雅,你欺人太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