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8章 她的目的达到了

    更新时间:2018-11-15 21:30:16本章字数:3106字

    “舒月蓉,欺人太甚这个词用在我身上恐怕不太合适。我七岁的时候,你推我掉入池塘,让我大病一场差点死去,十岁的时候你从假山上推我落下摔断右腿,差点成为瘸子,十三岁的时候你让府里小厮引诱我私奔,这些事情还都只是你做的众多事情中的冰山一角,这样的你好意思说别人过分,真是笑掉人的大牙!”

    舒月蓉神色一窒,原来这些事情舒雅都知道,那她这几年都是在装傻吗?真是可恶!

    “是我做的又怎样,那还不是你活该,占着嫡长女的身份,占着浩轩哥哥未婚妻子的名分,而你如此懦弱愚笨,哪里配得上浩轩哥哥了!我不过是将没用的人除去而已,谁叫你如此给浩轩哥哥和侯府丢脸!”

    舒月蓉疯狂地反驳着舒雅的话语,整个人几乎陷入癫狂。

    “呵,舒雅你自己自私而已,要什么理由?赵家小姐不过是悄悄对着齐浩轩告白了一下,你就陷害她清白,害得她清誉尽失,最后投湖自尽,这样的你齐浩轩怎么可能看得上。”

    一听到无法嫁给齐浩轩,舒月蓉一双眼睛满是痴狂,她痴痴地道:“赵文媛她活该,谁给她权利喜欢浩轩哥哥了,浩轩哥哥是我的,是我的……”

    “可惜,庆国公府永远都不再会更镇南侯府结亲,舒月蓉,你一辈子都没有希望嫁给齐浩轩了,连当妾都没有希望!”

    舒雅毫不留情地打击道。

    舒月蓉双眼瞬间凌厉地看着舒雅,怨恨道:“都是你,都是因为你,我不会放过你的,总有一天我会嫁给浩轩哥哥,而你才是真真正正地被浩轩哥哥退亲了。”

    “你要继续做梦也行,但我明确告诉你,就算庆国公府和镇南侯府必须结亲,我也会让庆国公夫人选择舒云柔,而你一点机会都没有。”

    舒雅几乎完全将舒月蓉的痛脚踩住了,而舒月蓉果然如同舒雅所料,瞬间暴怒起来。

    “舒云柔那个蠢货有什么资格嫁给浩轩哥哥,一个低贱的庶女还想妄想浩轩哥哥,真是不知死活!”

    厉声的反驳就像利箭似的穿透了舒云柔的心胸,舒云柔大脑一片空白,只觉得胸前连气都喘不过来。

    舒月蓉却是没有停止,“舒云柔和她娘一样愚蠢,以为我和母亲真的对她们好,你说她们怎么那么笨,妻和小妾怎么可能和平共处,亏芳姨娘做生意那么精明,怎么会以为母亲真的对她好。”

    “要不是芳姨娘只有一个女儿舒云柔,威胁不了母亲的地位,母亲怎么可能放过她,结果芳姨娘还以为母亲大度贤惠,真真是愚不可及。这些年母亲对她好,不过只是以为发现了芳姨娘经商的天赋而已,结果芳姨娘还真的以为母亲会将她经营出来的收益给她女儿嫁人时候用,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存在呢?”

    说完,舒月蓉笑得越来越大声,忍不住继续嘲讽起来,“你说芳姨娘那么蠢也就算了,怎么连自己生的女儿也跟她一模一样地犯蠢,以为我这个做姐姐的是真的疼爱她,不过是个踏脚石而已,偏偏还真心实意地维护我这个姐姐,老是欺负那些说我坏话的人,这样的妹妹真是不可多得,可惜啊。”

    “舒云柔那个蠢货恐怕永远都不会知道,她越是冲动,越是喜欢家训那些欺负我的人,她的名声只会越来越差,而身边的人就会更加发现我的懂事温柔,有舒云柔这么一个蠢货在一旁衬托我,我都不用多做什么,京城的人都会知道,镇南侯府的二小姐端庄大气,乖巧懂事,可堪为佳妇,而三小姐冲动易怒,只会惹是生非,谁愿意娶她?”

    一想到曾经的顺风顺水,再想到今时的凄惨,舒月蓉满心不甘,“都是因为你,若不是因为你针对我,浩轩哥哥早就给我提亲了……”

    舒月蓉痛苦地哭喊着,可惜舒雅不会停止,她继续问道:“其他人也就算了,我看得出来舒云柔很维护敬爱你这个姐姐,你怎么也舍得利用她?”

    这句话一落,舒月蓉讽刺地笑了起啦,“你是不是犯傻,舒云柔那个给家伙哪里值得我用心对待了,不过是个被骗了的蠢货而已。”

    看着舒雅不解的样子,舒月蓉双眼露出了得意的眼神,“舒云柔如今对我好,不过是以为她那次落水是我救的她而已,连自己的救命恩人都分不清,怎么会有那么愚蠢的人呢?”

    “舒雅,你难过不,你真心疼爱的妹妹,不在乎自己性命跳下去救的妹妹最后忘了你的救命之恩,然后开始天天欺负你,你这些年难过不。可惜你救的舒云柔就是如此忘恩负义,将仇人认成恩人的蠢货。”

    舒雅淡淡笑了一下,“我有什么好难过的,要不是你陷害我,让人从后面推我,我怎么会和舒云柔一起掉入水中,我救了她我不后悔,反而是你,这种偷来的恩情难道你以为自己还能够享受一辈子。”

    舒云柔一张脸布满了泪水,她紧握着的掌心渗出丝丝鲜血,可都及不上心上钻心的痛楚。

    这世上最伤人的原来是欺骗,背叛!

    而她活了十几年,原来都是活在谎言虚假中,还一直报复着着自己的恩人!

    舒月蓉也笑了出来,“你装什么淡定,明明在乎得要死,平日里面对舒云柔欺负你的时候难道你不难过?看着你们两人从小时候的亲密到长大了的反目成仇,我心里着实高兴。”

    “随你怎么想,反正从此以后你再也没有机会嫁给齐浩轩,还很有可能被家庙关一辈子,难道现在高兴得不应该是我吗?”

    舒雅的话语果然踩到了舒月蓉的痛脚,让舒月蓉冷笑起来,“你得意什么?我明天虽然会被关进家庙,但你又能好过到哪来去,凭我对舒云柔的了解,你今天这么对我和对她,恐怕她早就通知了宫中的人了,你今日也别想逍遥,等着被宫中的贵人刁难吧。”

    说完这句话,舒月蓉再也不想和舒雅纠缠,转过头就走了,没有回头再看一眼。

    舒雅双眸露出了满意的神色,她今日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

    舒云柔这个笨蛋,她也只能帮到这里了。

    等到舒月蓉走很久后,舒雅终于往假山后面走去。

    待看到舒云柔的面孔后,舒雅笑道:“都听明白了?”

    看着舒云柔不甘不愿地点头后,舒雅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给你解开绳子。”

    舒云柔神色别扭地看着眼前的舒雅,想要说些什么,但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觉得满心的酸涩。

    舒雅弯下腰来,随后将舒云柔身上的绳索解开,嘴唇里面的布条拿开,“你都听到了,以后也该懂事,记得不要再无缘无故找我麻烦,懂吗?”

    原主小时候性子懦弱,在舒云柔还没有被舒月蓉欺骗的时候,这个一根筋的孩子一直维护着弱小的舒雅,这份恩情舒雅一直没有忘记,如今她愿意拉舒云柔一把。

    身上的束缚终于解开,舒云柔脸上神情变化莫测,她张了张嘴,却发生自己什么说不了。

    说对不起吗,可是伤害已经铸就。要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舒云柔只觉得自己更加做不到,她无法面对被她冤枉了这么多年的姐姐,更加无法面对做出这种事情的愚蠢的自己。

    舒云柔这样的人不过是太傻了而已,一旦相信了谁,自然不会轻易怀疑,而且还会将真心完全献给对方。

    舒雅不讨厌这样性格的人,只是觉得太可惜。

    看着舒云柔为难纠结的样子,舒雅温声道:“不知道该说什么,不明白以后能做什么,那就先停止思考,有些事情留待以后想明白就是,现在先回祠堂吧。”

    舒云柔抬眸看了一眼舒雅,发现那真诚的眼神,立即低下头来,眼角酸涩,大颗大颗眼泪不断涌出。

    直到靠近祠堂后,舒云柔终于停下脚步,“就到这里吧,还有……”

    “对不起!”

    说完,舒云柔迅速跑到了祠堂里面。

    这样的笨拙,舒雅淡笑着摇了摇头,随后绕着小径回到了自己住的荣和院。

    好生睡一觉醒来后,舒雅整个人神清气爽。

    梳洗打扮完成后,舒雅往祖母院子中走去,果然遇到了在路途中等着她的文东隅!

    文东隅今日穿着一件淡青色的长袍,整个人逆着光站在一片清脆葱茏地翠竹旁边,挺拔如松,再加上那张阳光脸蛋上绽放的笑容。

    舒雅觉得文东隅这一刻的笑容仿佛是天使,纯真如稚子。

    “舒雅妹妹,昨晚上有没有梦到表哥,表哥可是整晚地睡不着啊。”

    就知道这种人开口跪,她刚刚看到的那一刻绝对是错觉,文东隅这个人本质还是这样才对,真是难缠得很。

    理都不再理会文东隅这个人,舒雅侧身从其身旁走过,一眼都没有扫过文东隅一眼。

    文东隅伸出手准备拦住对方,哪里知道舒雅出手更加迅速,那手臂轻轻一转,文东隅吃痛地放五指,无奈地看着舒雅走在了他前方。

    看着掌心上的红痕,文东隅低头一笑,“怎么连发脾气都这么可爱呢?”

    等到舒雅到达祖母院子后,文东隅也紧跟着她的步伐迈进了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