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0章 犯了宫里的忌讳?

    更新时间:2018-11-15 21:30:16本章字数:3184字

    “王爷有何贵干?”

    舒雅自从发现自己武力值远远比上眼前这个男人后,相处策略也随之调整了,不就是要顺着他么,她忍了!

    慕北辰看到舒雅瞪着她的眼神后,心尖又开始发痒,心随意动,他伸手一拉,舒雅就跌进在了他的怀抱中。

    “这么久没有见了,难道你没有想念本王?”

    男人低沉性感的嗓音就在她耳边拂过,舒雅早就习惯了这辰王的抽风。尽管被慕北辰抱在怀中,舒雅却是感觉不到丝毫羞涩。

    她早就习惯了这辰王对她时不时的调戏,遂更加放柔了身子,娇笑道:“奴家想死王爷了!”

    边说还边用双手使劲抱着眼前的男人,而声音则娇滴滴的,双眸更是花痴地看着慕北辰,里面仿佛盛满了疯狂的崇拜之色。

    演戏么,谁不会啊,看她不恶心死这个蛇精病慕北辰。

    慕北辰一听到舒雅娇滴滴的声音,脸上的戏谑随之消失,他双眸沉沉地看着舒雅,墨色的瞳孔里面不知道在在想什么。

    舒雅见手段有效,心中一喜,更加娇滴滴地对着慕北辰撒起娇来,“王爷怎么不说话,雅儿可是天天都梦着您了,恨不得随时随刻待在王爷身边。难道王爷没有想念雅儿。”

    此刻的舒雅简直实力演绎了什么叫做矫揉造作,真真正正的恶心人。

    看慕北辰没有反应,舒雅将身子更加贴紧慕北辰,然后将双手楼主慕北辰的脖子,两个人瞬间呼吸相对,彼此只望得见彼此。

    既然慕北辰被她的变化惊讶,想要利用她,她就实力告诉他,以后再纠缠她,她就这样对他。

    想到这里,舒雅胸腔溢出快要拜托这王爷的欢喜,人却是紧紧搂住慕北辰的脖子,然后慢慢靠近,慢慢靠近,直到两个人鼻尖对着鼻尖。

    舒雅娇滴滴地道:“王爷,雅儿想……想亲你。”

    说完,舒雅低眉花痴地笑了起来。

    然后迅速凑近,似乎想要亲吻那殷红的薄唇。

    果然,在舒雅快要亲到的时候,那本来靠近她的薄唇迅即退后,让舒雅脸唇角都没有亲到。

    果然被恶心到了吧,舒雅心中一片欢喜,就是要恶心到这个男人才行。

    可是,还没有等到舒雅放下心来,眼前突然出现一片阴影,男人低沉喑哑的声音在耳旁划过。

    “我的雅儿,既然你喜欢这样,本王怎么会辜负你,只是第一次应该由我主动就是。”

    话音一落,慕北辰猛地扳过舒雅的身体,双手握紧舒雅的脸颊,快速吻住了舒雅的红唇,整个人像是暴风骤雨般席卷着舒雅的口腔!霸道,狂猛,又不是柔情。

    她是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舒雅迷迷糊糊地想着。

    这个吻持续了许久,等到舒雅被放开的时候,她神智依然一片迷糊,整个人迷迷糊糊地看着眼前的男子,她这是被调戏了。

    反应过来的舒雅一把推开慕北辰,然后咬牙道:“慕北辰,你什么意思?”

    “雅儿害羞了,你是我的女人,以后习惯就好。”慕北辰满脸的笑意,让舒雅看得很想扁他一顿。

    可惜,她做不到。

    刚刚还想将这个慕北辰恶心到不再见,转眼间对方技高一筹,她成功把自己给献出去了,真是有气发不出。

    “好,我甘拜下风,现在辰王能让臣女出去做正事吗?”,舒雅恼怒地问道。

    “给慕玉河找花,我的女人凭什么要伺候她?这件事情交给本王,本王帮你打发慕玉河那丫头,怎么样?”

    慕北辰双眸定定地看着舒雅,话语一片理所当然,舒雅口中反驳的话语一下子噎住。

    你到底为何如此自信,如此理所当然地把我当成你的所有物啊。

    当然舒雅是无法将这反驳的话语说出来给慕北辰听的,因为她刚刚已经发现了,这个人你根本惹不起。

    你退一步,他就得寸进尺,你进一步恶心他,他能比你更无耻。

    简直是无解之题,难道她就要栽在这个人手上,想到这种恐怖的状况,舒雅赶紧摇摇头,将这种恐怖的想法祛除。

    她抬起眼眸直视着慕北辰,然后说道:“不用辰王麻烦了,今天的事情我自然会亲自解决。”

    慕北辰露出不满的神色,他将舒雅双肩紧紧抓住,“本王的帮助有什么不好,难道你就如此不屑?”

    舒雅无奈,她又不是那种清高的人,她现在不过是有自己的计划而已,这慕北辰怎么这么难缠。

    “王爷,我只是不习惯依赖人而已,在说这件事情我有自己的想法,难道你真的以为我会任由人来折辱我?”

    舒雅眼眉尽是自信飞扬之色,慕北辰只要多看一眼就觉得自己快要被这光芒灼烧,他将舒雅放开,然后说到:“好吧,既然你执意如此,本王自然也不会强求,但若是你将自己伤到,以后你可别想自己单独行动。”

    他到底是怎样如此自然地把她自己当作了他地所有物了啊。

    舒雅实在是闹不明白,但她也更清楚,这个男人霸道得很,她还是顺着一些为好。

    毕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想到这里,舒雅终于做出一个决定道:“王爷若是真想帮忙的话,等会午时你将圣上引到四公主哪里去如何?”

    慕北辰脸上露出了满意之色,随后霸道地道,“学聪明了,你是我的女人,以后记住我可以让你依赖。”

    这慕北辰能不能不要抽风了,舒雅心中无奈,但还是笑着点了点头,忽略了心中的微甜。

    告别慕北辰后,舒雅终于又回到了去御花园的路上,小宫女一片战战兢兢的样子,看来慕北辰已经交代好了,这宫女还是挺识趣的,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距离午时还有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舒雅快速赶往御花园,她身边的丫鬟给御花园的太监管事说清楚情况后,两个人自然被放进了御花园里面。

    这御花园果然名不虚传,到处都是鲜花盛开,她静静地在里面寻找着花朵,这次慕玉河以为能够为难到她,殊不知知道她会不会反将一军呢。

    毕竟只是听说过,舒雅安静地寻觅着。

    许久之后,舒雅终于找到了自己需要的那朵花,她跟御花园的管事太监打好招呼后,然后从里面摘下了一朵红色的芍药。

    小宫女担忧地看着舒雅,想要说些什么,但最后仍然闭上了嘴巴,她只是四公主身边一个不起眼的丫鬟,不值得为了眼前这个人得罪三公主。

    想到这里,她安静地随同舒雅往回走。

    但小宫女心中却是觉得大祸临头,她是跟着一起出来的,也不知道最后会不会被连累。

    等到舒雅走远后,今天上午值班的管事太监笑着对身旁的小太监道,“这舒大小姐恐怕要惨了。”

    小太监才十几岁,刚刚才认了眼前的管事太监为干爹,听了自己干爹的话语后,疑惑着问道:“干爹这话是什么意思?”

    老太监微笑不语,看着自己认的干儿子满脸的疑惑,脸上的青涩完全无法掩饰住,终于笑着回道,“你恐怕不知道,这芍药可是大公主最喜欢的花朵了,三公主一向和大公主不对付,今天让舒小姐来选一朵开得最漂亮的花朵,这件事情本来就是在为难舒小姐,如今舒小姐还选择了三公主最讨厌,大公主喜欢的芍药,你说这舒小姐是不是大祸临头了?”

    小太监终于明白,他仰慕地看了一眼老太监,崇拜着道:“还是干爹聪明!”

    老太监脸上满是笑容,他敲了敲小太监的额头,然后笑着道,“学着些,看明白没有,这宫里想要活得好,你就得将主子的喜欢了解得清清楚楚,然后再用你那聪明劲往上爬,不然你哪天犯了主人的忌讳,你最后连死的原因都弄不明白。”

    小太监赶紧恭敬的对着自己干爹恭维,连连保证自己以后一定会小心做事,绝对不去犯主子的忌讳。

    而被议论着的舒雅正快要赶到四公主慕云荣住的云若宫中,三公主慕玉河正悠闲得等着,笑意柔柔地和四公主聊天,完全看不出她心中溢满了的恶意。

    而宫中的一个角落,一个太监正跪在地上禀报事情。

    “你说她最后摘的花是芍药?”

    “是,奴才亲眼看到的。”

    文东隅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他对着旁边的慕北辰说道,“要不要我们去帮忙,我这个小表妹恐怕还不知道三公主和大公主之间的龃龉呢。”

    “不用了,她既然说了要自己解决,我这次就不去插手,看看她究竟能做到如何!”

    慕北辰最后拍板下了决定,他现在还得引皇上去四公主那里去呢。

    等到舒雅回到云若宫的时候,差不多也快要到午时了,她让外面的嬷嬷进去通传,随后静静等在外面。

    屋内,四公主慕云荣正和三公主慕玉河下棋,而舒云柔在一边静静看着,但她心中十分焦急,也不知道大姐究竟摘了什么花,三公主最后会怎么为难舒雅。

    片刻,门外刚刚见到舒雅的嬷嬷已经进来通传了,慕云荣微笑道:“既然回来了,那就快让她进来,我倒真想看看舒雅给三姐带来的花有多漂亮,有没有资格成为最漂亮的那一朵?”

    通传的嬷嬷一得到四公主的吩咐,立即往屋外走去,请舒雅进来。

    而另一边,一个小丫鬟已经凑到了慕玉河的耳边低声说话,等到小丫鬟将话说完后,慕玉河原本戏谑自得的神色立即转为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