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羞辱

    更新时间:2018-12-19 19:45:12本章字数:1640字

    何兮一脸诧异:“我白天是见过他一面,但是我怎么会是他的人,你没事吧,瞎想些什么?”

    她继续解释:“白天我回去拿衣服和一些生活用品,在小区门口被记者包围,安大少爷刚好出现帮我解围,难道就这样我就变成了他的人来陷害你,安奕扬,我没那么无聊。”

    安奕扬根本就听不进去,冷笑着扼住她的手腕:“何兮我告诉你,我只相信自己看到的事实,你以为我会听你说么,你要为自己做出的事情付出代价,为了陷害我居然不惜让自己身败名裂,而且让好姐妹的公司陷入了难境,何兮你真是一个好姐妹啊。”

    他轻蔑的看着她,“真不知道凤羽是怎么和你这种人成为朋友的。”

    何兮像是被踩着尾巴一样,立刻炸毛:“安奕扬,你给我说清楚了,我怎么就成了安邵清的人,我不许你这样说凤羽。”

    手腕被他扼得生疼,可是她还是生生的忍着,银牙咬碎:“安奕扬,你不要血口喷人。”

    “哼……”像是在笑她的不自量力一样,安奕扬凑近她,温热的气息喷在她脸上:“何兮,兮兮,你不用解释了,我是不会听的,戏子无情,你以为我会信你说的话么,演戏就和家常便饭一样,你继续……”

    像是火辣辣的耳光打在脸上,何兮一张脸瞬间涨红,这几日的流言蜚语都不及他这一句话伤人。

    何兮咬着牙,眼底尽是冷魈:“安奕扬,我没有。”

    一字一顿,安奕扬差点就相信了,他扑哧一声笑了:“我的小兮兮,别急,你会知道你即将面对什么的,等着吧。”

    他凑前,在她唇上印下一吻,何兮挣扎着要躲开,可是被他死死地抱住,唇上一疼,竟是安奕扬将自己的嘴唇咬破了。

    “记住这疼痛得感觉,到时候你会比这个痛上许多倍的。”安奕扬邪魅的笑着,身上散发的邪恶气息就像是来自地狱的修罗。

    “你似乎很害怕?”安奕扬笑着,露出精壮的胸膛,没有一丝赘肉的腹肌和胸肌足以让女人尖叫男人嫉妒,可是她现在丝毫没有欣赏的心情。

    何兮摇头,极力的安抚他的情绪:“三少,你先不要激动,我现在不太舒服……”

    “你直接说你不想就行了么,我又不会勉强你。”安奕扬好笑的看着她,将她一切的表情尽收眼底。

    “真的?”何兮不信,他怎么可能会那么好心。

    蠢女人。

    安奕扬嗤笑:“假的。”

    “……”

    MD,能不能不逗她。

    何兮现在心中十分混乱,不知道能说什么,只是希望今晚不要发生什么,虽然接受了自己是他女人的事情,但是她真的不想。

    “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何兮干脆破罐子破摔,“我真的不想。”

    白皙的肌肤还是最赤裸的诱huò,安奕扬笑如鬼魅:“取悦我。”

    何兮不傻,自然知道那是什么意思,纵使脸皮再厚也能感觉到脸上一阵烧红,她咬着下唇问:“怎么做?”

    “嗯……”安奕扬的目光在她身上扫了一圈,何兮觉得自己宛如被凌迟一样难受,那样毫不掩饰的目光让她十分不自在。

    安奕扬往床上一躺,戏谑笑着:“你自己看着办。”

    第一次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无助,何兮自嘲的笑了笑。

    他低头吻住她的唇,像只吸血鬼。

    何兮睁大眼睛,一直盯着惨白的天花板,眼泪忽然从眼角滑落,没入了发里,安奕扬吻上她细长的脖颈,一路向下……

    *

    醒来的时候身边的男人已经不在了,何兮厌恶的将床单扔到垃圾桶里,起身到浴室开始冲洗。

    “神经病吧,这男人真是脑洞大开,居然认为我和安邵清有关系,真是个神童,要不是形势所逼,我才懒得和你们安家的任何一个人扯上关系。”

    她恨恨的骂着安奕扬,最好骂得他祖宗十八代都从坟里爬出来打死他这个不肖子孙。

    电话响了,何兮面无表情的接起,安奕扬的笑声传来:“小兮兮,你倒是醒了呢,怎么样,感觉不错吧。”

    去你大爷的安奕扬,何兮在电话这头暗骂,没好气的说道:“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吧,我现在还要吃早饭。”

    “也没什么,就是告诉你今晚我有一个慈善晚宴,我需要你出席,作为我的女伴。”他还是那种吊儿郎当的口吻。

    “呵呵……”何兮笑了,“要是安少爷不觉得丢人的话,我丝毫不介意。”

    又是想方设法的羞辱她罢了。

    “当然,你已经消失在大家面前有一段时间了,小半个月,虽然不长,但是你必须得做些什么,否则也太对不起我的投资了。”他在电话那头说道,心情似乎不错。

    无奸不商,何兮漫不经心的应道:“知道了,我会过去的。”

    将电话给挂了,她起身到厨房里给自己做了一顿早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