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生病

    更新时间:2018-12-19 20:45:13本章字数:1562字

    何兮底子不错,可是回家没多久还是病了。

    她一进门就看见张姨慌慌忙忙的从门口进来,忍不住皱紧了眉:“张姨,怎么了,那么慌张的神情,出什么事了?”

    “没有的事。”张姨说,转身进了厨房。

    何兮心中奇怪,自己也往她刚才的位置看了一眼,窗前正好可以看见外面发生的一切,但张姨刚才站在这里有是看什么?

    看了好一会儿也没个答案,脑袋里昏昏沉沉的有些难受。

    她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好烫,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那么多的梦是为什么,生病的时候总是容易梦见过世的人。

    心情瞬间变差了。

    当即闷声闷气的进房间闷头睡觉,她是被憋醒的,喘不上气只能张开嘴,却不料有什么东西,像果冻一样,滑溜溜的就窜进她的嘴巴里。

    何兮猛然睁眼,却见安奕扬如同一个吸血鬼一样,正紧紧地闭着眼睛,似乎十分享受现在这一刻,眼皮上泛着暧昧的粉色。

    她伸手在他胸前推了一下,而后安奕扬放开她。

    “对不起,我好像生病了……”一开口,声音有些沙哑,何兮吸了一下鼻子,有些哀求的看他,而后他伸手在她额头上试探一下。

    “发烧了?”声音微微提高了一些。

    何兮点点头,异常的乖巧。

    安奕扬摸到身边的手机,随手拨通了一个电话:“沈青,你过来一趟,带上你的医药箱,我这里有一个病号。”

    何兮垂下眸,看不清眼底的情绪。

    安奕扬伸手又在她的额头试了一下,说:“是不是昨天掉水里着凉了?”

    这不是废话么,傻子都知道,可何兮也只是在心里咕哝了一翻,很淡定的笑了一下:“二少,你说对了,我就是昨天着凉了。”

    “哦。”安奕扬淡淡的说。

    “你等一会儿,沈青过来给你打一针就好了,我先下去了。”他说,并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开门出去了。

    何兮从床上蹦起来。

    打针!卧槽!打针!

    她捏住手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一会儿又抓狂了,内心崩溃,打针,这辈子最不愿意的事情就是打针了好么。

    可是,安奕扬好像来真的。

    怎么办,怎么办!

    脑壳疼,很昏沉,可是身子很诚实,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她不愿意打针啊不愿意打针啊,真么办?

    很快,外面有脚步声传来。

    何兮当时就僵住了,整个人都要石化了,沈青是长了翅膀飞过来的么,怎么那么快?

    安奕扬拧开房门的时候,床上微微的隆起一个小包,何兮歪头往这里看了看,脸颊上有一抹不自然的酡红。

    他的身后站着一个女人,脸上一片淡漠。

    “沈青,看一下她,是什么毛病。”安奕扬说,自己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了,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

    沈青从药箱里摸出来一只温度计让她含在嘴巴里,一句话也都没说,屋子里的气氛忽然变得十分的诡异。

    这让向来活泼的何兮觉得有些不自在。

    温度计拿出来的时候,沈青脸上看不出来表情,硬梆梆的语气:“39.8,的确是发烧了,打一针就好了。”

    真要打针!

    何兮脸上的表情僵了一瞬,但也只是一瞬,她很快的换做一副没什么表情的脸:“这个……谢谢你,麻烦了。”

    “安二,麻烦你出去一下。”沈青说,从药箱里摸出一次性的注射器。

    何兮却没有心思却理会她说了什么,更加没有去注意到安奕扬说了什么,长长的针头让她嘴角抽了一抽,揪紧了被单。

    打针……呜呜呜。

    何兮有些不安的添了一下嘴唇,没想到一旁的安奕扬没有丝毫的自觉,反倒是笑着说:“没关系,她不介意。”

    然后就坐到床边,抓住她的手:“我在呢,别怕。”

    沈青手上的动作僵了一下,撕掉了一次性的包装纸,拿出了一支药弹了几下,抽吸,打尽空气,拿碘酒。

    何兮有些纠结的皱眉,别过脸。

    沈青挑的地方是腰下臀上的位置,感觉到酒精擦上去的一股凉意,她的表情和吃了苦瓜一样,瞬间就皱成一团。

    “兮兮,你抓紧我了。”安奕扬在笑,何兮知道他是故意的,但是现在自己咬紧了牙齿开不了口,心中苦不堪言。

    她真的怕,怕得要死。

    记忆中是小时候生病打针,打一次就疼上好几天,所以她就算病得走不了路也不会去打那该死的针,但是今天,唉……

    说多都是泪。

    沈青一点都不客气,一针扎下去,她的身子抽了一下,往肌肉里推药水的时候,安奕扬明显感觉到她抓紧了自己的手。

    真是个……有意思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