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原来你是图谋不轨2

    更新时间:2018-12-19 19:45:16本章字数:1767字

    “啪!”

    凤语熙被这群人模狗样的护卫丢在了地上,瘦弱的骨架磕到了沥青地,发出重重的闷声。

    她忍着疼痛吃力地坐了起来,不仅是身上许多位置传来疼痛,她甚至感觉到脑袋里冒了好多小星星!

    流氓护卫!

    为什么要摔她?

    难道在这个国家没有怜香惜玉这一说吗——

    难道这群灰头土脸的护卫,见过她这样如此貌美如花的刺客吗——

    “又是你!今天一大早我见你鬼鬼祟祟,原来你是图谋不轨!”“火鸡头”慢慢地靠近她,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把匕首,刀尖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着白光!

    “啊!不是啊!我不是刺客!”凤语熙见此情景,马上举头做抱头状。

    “不是?那你突然冲出来,是想干嘛呢,嗯?清洁大妈?”

    “我——我、我,”凤语熙吱吱唔唔,眼珠子咕噜转,突然想到什么,“我拣纸!”

    她像发现了救命稻草般,指着身后那个纸团,笑脸盈盈地迎上“火鸡头”那张邪魅的脸,“拣纸团!我……”

    “好了,曜月,你别吓坏我们的同学了。”

    这个如同琴音流泻的声音是谁?

    是谁!?

    “景晨,这……”

    景晨?

    安澜景晨?

    王子?

    凤语熙转过头去,看见那个亚麻发色的少年在阳光的背光下注视着自己。

    从她这个仰视的角度看他,才发现他长得真的好好看!

    轮廓锋利得宛若刀裁一般,眼角狡黠的微微上翘,好一双迷人的丹凤眼啊,而他的嘴唇似有似无地上翘着,却总感觉一直都在微笑——

    一个漂亮到天理不容的少年!他是怎么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

    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一直自称绝顶高冷的混血公主凤语熙,居然也有看男生看得出神的这一天!

    她的父王,她的母后,已经是整个楼兰大陆最美艳的人儿,生出来的王子,也就是凤语熙的哥哥,此时此刻在这个安澜景晨出现后,居然动摇了多萝西·凌逸在她心中是第一美男的地位。

    只是……

    这个王子,怎么可以这么眼熟?

    她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凤语熙感觉一整个早上受到“火鸡头”的刻薄嘲笑都是值得的。父王这次派她来真是来对了!

    这样眩目的少年,好刺眼,眼睛要瞎了——

    这就是安澜景晨吗?

    好像天使!

    那个“火鸡头”南宫曜月跟他比起来简直就是大流氓!安澜景晨比他好太多太多了!

    这么好看的少年,居然就是父王安排给她要她俘虏的对象?

    “这位同学对不起,是我弟弟态度不好,还请这位同学能够谅解!”安澜景晨好听的声音在她耳边盘旋。

    “没事没事。”凤语熙被这么有风度的王子的道歉迷得连连摆手。

    她连忙站起身就要离开,却被王子叫住了:“同学,以后走路要小心哦。”

    说完,安澜景晨的眼睛对语熙弯成了月牙,笑得甚是好看。

    神啊!这么好看又温柔的男孩子,竟然是国家要她俘虏的对象?

    谁能告诉她,她要怎样才能得到这个少年!?还要得到这个少年的心?

    惊心动魄的一天过去了,凤语熙回到父王给她安排的小房子里,一边看着《楼兰时报》,一边躺在沙发上让路苒给自己揉肩。

    突然间,她想起了什么,放下手里的报纸,问道:“路苒——你今天为什么要推我!”

    想到这里,语熙的眼泪就已经噙满了眼眶。

    路苒像是一怔,然后道:“语熙,为了吸引王子的注意,你不得不牺牲一些啊!我从小就被安排到安澜皇室长大,你希望让安澜王子知道我是你的随从吗?”

    什么?路苒是在安澜国长大的吗?

    “你为什么会在安澜皇室长大?”凤语熙回过头,看着正在辛勤揉肩的路苒,满脸疑惑。

    谁知路苒居然一言不发,只是看着她微笑。

    凤语熙的眉头紧皱,额头上冒出了好多问号。

    “十一点了,语熙该就寝了。”

    路苒转移着话题,让语熙有些不开心,但是她不好意思再问。

    虽然自己是个公主,可是现在只有她一个人……她受过专业训练,自己不一定打得过她。

    算了,毕竟路苒是多萝西安插到自己身边的人,想必她应该也是为自己好。

    只能好好期盼着早日俘虏了安澜景晨,把他带回多萝西交差,然后享受那些应该属于她的万千荣耀!

    把她扔在地上算什么,他们多萝西的公主可不是娇生惯养!

    她一定要在多萝西的族谱上记下属于多萝西凌薇光辉灿烂的一笔!

    可是只要一想到那个会在林肯车群里开甲壳虫的怪异王子,凤语熙的心仿佛就被融化了一样。

    只有三年啊……三年,她能擒获他吗?

    如果三年还不能成功,她就要抱着被家族人唾弃的可能打道回府……

    不不不!怎么可能!她多萝西凌薇只能成功,不许失败!

    她的师父在她来安澜之前,从来就没有教过她失败的意义!

    越西庸只告诉过她,成功才是多萝西最重要的使命!

    嗯!一想到母后和父王的疼爱,哥哥的宠爱,姐姐们的溺爱,就已经幸福得要飞起来!

    一定要找个机会去“甲壳虫”里看看里面有什么秘密!

    凤语熙这样一边想着,一边沉沉地酣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