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 招之则来呼之则去2

    更新时间:2018-12-19 19:45:16本章字数:1408字

    凤语熙恐惧的低着头,不敢说话,被安澜景晨的话堵得大气都不敢出。

    而一旁的南宫曜月更是满脸狐疑地打量着她。

    四周的风很大,呼啦啦地直直灌入凤语熙的衣领,把她的裙摆吹得在教室里飞扬。

    她吞了吞口水,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紧张,迎上安澜景晨的眼睛,说:“你的话谁敢违抗?你要是让我去死,我还真得考虑要不要活。”

    “有道理啊,哥。”南宫曜月点点头,为凤语熙竖了一个赞。

    “继续演。”安澜景晨依旧冷冷地看着她,一副看凤语熙好戏的眼神。

    而一旁站着不说话的千语蓝居然在这个时候开了口:“那既然会跳舞,就让凤语熙同学和我跳一段如何?”

    “对不起。我不跳。”凤语熙条件反射地拒绝。

    千语蓝挑了挑眉毛,说:“不是说跟人学了很久,只有一个老师么?想必那个老师给你留下很深的印象吧?”

    “……”

    凤语熙似乎用沉默代替了肯定,可心里倒是悬乎得很。

    见凤语熙不说话,千语蓝的语气更是嚣张:“既然会跳,那就跳啊,舞者怎么能让自己丧失跳舞的勇气?”

    千语蓝一直在咄咄逼人着,凤语熙轻蔑地看了她一眼,“没必要天天把自己的心爱挂在嘴上,真心都是藏在心底。”

    凤语熙只感觉自己简直是太有才了!如此文艺的话竟然是从她嘴里说出来!

    她暗自发誓,回头一定要记录下来,待她百年归土的时候,让后人记载在多萝西的史册里,一定是最荣耀的一笔!

    谁知道安澜景晨根本没有改变她是个骗子的认定,斜睨着凤语熙:“之前有人和我说,你的资料是空白,无父无母,难不成,你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怎么,这是变相说我是猴?

    “安澜景晨,你的意思是,你觉得我一定要脚废了你才开心吗?”凤语熙想起了什么,机智地说。

    安澜景晨顿了顿,不看凤语熙,只是淡淡地对千语蓝说:“你跳给我们看一下。”

    千语蓝吓了一跳,有些不相信地指着自己的鼻子,“你说……我?”

    “嗯!”

    “这么多人,不好吧……”千语蓝环顾了一下四周,教室外面已经堵满了水泄不通的人,所有人都冷冷的要看着千语蓝的好戏。

    凤语熙暗暗叫好:叫你咄咄逼人,叫你嘲讽我,这下……看你出丑了吧。

    不过,这个安澜景晨,脑袋里装的是什么?

    他的世界里,就是以戏弄女孩为乐吗?

    可谁知道,他一说话,就立马打消了凤语熙的想法——

    “人家不跳,自然会跟我拒绝。而你,不拒绝我,是因为想引起我的注意。”

    “呵,可笑。你凭什么认为全世界都要喜欢你?”凤语熙哈哈大笑起来,这个王子,天生优越感爆棚啊。

    “就凭,我知道,你根本没有跳过舞!”

    就凭你根本没有跳过舞——

    没有跳过舞——

    安澜景晨的声音,犀利又平静,但是却重重的打在凤语熙的心头。

    四周的同学听见安澜景晨的话一片哗然——

    “原来是个骗子……呵,一个女佣如此虚荣。”

    “我还说怎么一来学校就可以在K班呢。”

    “看来也不是什么好货色……”

    凤语熙感觉心中有熊熊火焰在燃烧,她环顾四周,看了一眼安澜景晨、南宫曜月,还有如释重负的千语蓝,还有那些看好戏的同学们……

    她白了他们一眼。

    然后,凤语熙走到墙角,拿起拖把的木棒,用力地、往自己的膝盖上敲了下去。

    为了父王,为了多萝西,为了多萝西所有的子民,她多萝西凌薇,以“断腿”明志。

    南宫曜月被凤语熙的举动吓了一跳,冲上来立马握住她要继续的手,“你疯了吗?凤语熙!”

    “既然要我死,我又何必活。”

    安澜景晨撇了凤语熙一眼,走到她旁边,亦不看她,冷眼旁观的越过:“嗤——你的命,还没那么值。”

    说完,他便出了教室。

    凤语熙知道自己虎口脱险,不露神色地松了一口气,忍着剧痛,抓着南宫曜月的胳膊,“呜呜呜呜!好痛!‘火鸡头’,你一定要救我……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