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这被狗咬过的心意1

    更新时间:2018-12-19 19:45:16本章字数:1223字

    南宫曜月再三交待凤语熙,要谨遵医嘱,在他没回来之前要好好听护士姐姐的话。他临走之前还和护士姐姐合影了一张,所以护士姐姐对凤语熙的态度不是一般好,每隔十分钟就来看凤语熙一次。

    能见到王宫里的人已经不容易了,何况是合照一张?

    还好路苒在他走的半小时后就赶到了医院,不然凤语熙大概会按捺不住自己的脾气对护士姐姐发飙了。

    一见到凤语熙,路苒满是愁容:“语熙,你真傻!”

    “嘘——”凤语熙冲她挤了一个脸色,提醒她说话小心。

    虽然南宫曜月表面上说无条件相信她,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这个医院是陌生的,谁知道他们在哪里会装监听器?

    路苒仿佛明白了凤语熙的意思,抬起手冲语熙晃了晃一个粉色的便当盒,“我给你炖了猪骨汤哦。”

    一看见有吃的,凤语熙的表情立马阴转晴:“哇!路苒我好喜欢你!”

    凤语熙吃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路苒见状过来帮她把枕头放好,让她能够安稳地靠在床头。

    “你看,都还是热的。”她一边说,一边打开便当盒。

    一打开,一股猪骨汤的浓郁便扑鼻而来。

    “你真是太心灵手巧了!”

    不愧是我们多萝西出品的御用护卫!什么都会!

    凤语熙尝了一口,嗯……突然觉得腿断了真是幸福啊!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呀!

    就在凤语熙刚把汤放下的时候,病房门突然响了起来。

    路苒皱了皱眉,便走过去在玻璃窗上看了看。

    路苒的声音很轻:“语熙,好像是安澜国的人。”

    “他们来干嘛?”凤语熙满脑子疑惑,偌大安澜国,她并不认识什么人啊。难道是……

    “去问问是谁。”

    路苒点了点头,再次走过去。她一把门打开,一群穿着安澜国王宫制服的人有秩序地走了进来——

    清一色白色制服的人手里都端着一个银色的西餐盘,上面罩着一个拱形圆罩。

    队伍前面是个上了年纪的大伯,他见凤语熙坐在床上,便朝她鞠了一个躬:“凤小姐,我是安澜国国宴的御用膳房的掌勺,王子殿下吩咐我们给小姐送来了午餐。”

    王、王子殿下?

    凤语熙错愕。

    是谁几个小时前用什么冷淡的语气告诉她——

    你的命,还没那么值?

    现在,御用膳房的掌勺亲自来给她送来午餐,是想告诉她,她的命有多么值钱吗?呵,还是——

    这些都是临死之前的最后的午餐?

    “不用!麻烦你都帮我送回去!我不吃。”

    “凤小姐,这些都是王子殿下的心意。”

    “心意?被狗咬过的心意我不要!”凤语熙白了那些餐盘一眼,心中无限的鄙夷,谁要那个虚伪的人的心意了?

    一步步把她往绝路上逼!

    让她当清洁大妈!

    让她骑电动自行车!

    让她当女佣!

    现在告诉她,这些是心意?

    掌勺和那些托盘人听见凤语熙的辱骂,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却不敢说话,继续低着头。

    任谁都知道,辱骂王子殿下,和欺君之罪无异!可凤语熙知道,她不怕,因为她是多萝西的公主!

    她人都已经躺在病床上了,要是他们安澜真的把她杀了,父王一定不会放过安澜国!

    要知道,她背后可是有一整个多萝西!

    可就在这时,那冷冷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了门口:“不看看这些都是什么就拒绝,你不怕后悔吗?”

    凤语熙寻声望去,安澜景晨鬼魅的笑容映在脸上,他看了一眼凤语熙被打上厚厚石膏的腿,嘴角扬起:“你说,这些都是被狗咬过的心意……谁是那条狗呢?凤语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