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同居噩梦正式开始3

    更新时间:2018-12-19 20:45:12本章字数:1697字

    “条件就是……”

    “嗯?”

    凤语熙伸出手去渐渐攀上了龙天玺的脖子,令龙天玺身子微微一颤。

    见龙天玺身体似乎有了反应,凤语熙这才开了口,语气迷人又轻盈:“帮我……送上安澜王妃的位置。”

    龙天玺听见凤语熙的整个条件,整个人身体一僵,把她推了开。

    “怎么?不愿意?”

    “那个位置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吗?”龙天玺不敢相信地看着她,“你要什么我龙天玺都可以给你,无论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金钱,还是万人景仰的权力与荣誉,我龙天玺都可以给你,你为什么就是要做安澜妃?”

    你为什么就是要做安澜妃?

    凤语熙不在乎地点了点头,“我说过了,我喜欢安澜景晨!”

    “可他不爱你。你听清楚了吗!?”龙天玺气得从床上站了起来,恶狠狠地瞪着还躺在床上的人,“他不爱你!”

    这个女人……

    不仅仅和他谈条件,甚至还羞辱他——

    她躺在他的床上,说自己是他的女朋友,却口口声声地说自己喜欢着另外一个男人——

    “就算他现在不爱我,我也会让他爱上我。”凤语熙努力地站了起来,“你都这么费尽心思的让我做你女朋友,我不相信安澜景晨的眼光会比你差。”

    龙天玺的心突然像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可深不可测的眼神里还是波澜不惊:“凤语熙,我可以答应你这个条件。”

    “真的?”

    “我只希望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要忘记自己今日做的决定。”

    “好。”凤语熙忍着腿上的疼痛,一步一步地朝龙天玺缓缓走过来,张开了双手轻轻抱了抱他。“你好,男朋友。”

    凤语熙刚刚说,不能接吻,不能上床——

    所以她现在勾引自己,是什么意思?这个女人……

    这个时候,龙天玺房间的门突然响了起来。

    他把凤语熙扶到沙发上坐好,便去开门。

    一打开门,凤语熙就看见那红色的毛发像炸毛了一样在她眼前晃:“语熙,你没事吧?”

    凤语熙还没有回答他,就听见龙天玺的声音里满满的不愉快:“南宫曜月,我有让你进我的房间吗?”

    “天玺哥哥,你怎么可以这样,把语熙从我身边带走你都不跟我说一声,我还在楼下找了半天呢。”

    “她跟你有半毛钱关系?”龙天玺操起手边的抱枕就往南宫曜月身上扔去。

    “她是我的朋友。”南宫曜月说。

    “她是我女……”

    “女朋友的表妹!”凤语熙赶紧抢断了他的话,“其实我是龙天玺女朋友的表妹。”

    “可以啊!天玺哥哥,原来她是你的妹妹啊,难怪她都不愿意做景晨哥的女佣……”

    “好了曜月,你下楼替我喊醒路苒,不然我晚上得挨饿了。”

    不愿意做他的女佣,是不是就是想当他的王妃?

    “你是天玺哥哥的妹妹,还怕挨饿啊?”

    “南宫曜月,你给我滚出去——”

    龙天玺突然咆哮,不只是把凤语熙吓傻了,甚至是南宫曜月都从未见过龙天玺发这么大的火。

    南宫曜月还想跟凤语熙说什么,也只能可怜巴巴地离开龙天玺的房间。

    “等等!”龙天玺像想到了什么,突然叫住他。

    “怎么了天玺哥哥……你要留我吃饭吗?”

    “你今天看到我的事情,不要对任何人说,你回去交代红白羽军,都不允许对任何人提起,更不能提起我住在这里的事。”龙天玺说,“否则,你今后就别想再找我拿零花钱用了。”

    南宫曜月原本以为龙天玺叫住他是有什么好事,没想到又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可又无法拒绝,只能点了点头。

    而一直坐在沙发上的凤语熙,她作为旁观人的身份终于看懂了这两个人的身份关系。

    这个龙天玺,竟然能压制南宫曜月,还让南宫曜月甘愿替他保守秘密……

    还有,刚刚在一楼的时候,红白羽军似乎都畏惧龙天玺三分……

    看来凤语熙的这个如意算盘打的也蛮准。

    这个龙天玺,果然是她得到的一颗好棋。

    而且这个龙天玺,肯定不单单是像路苒所说的,只是一个混混头子那样简单吧。无论是从他的行为举止,还是与人的交流之间,他一定是个贵族!一定是!

    龙天玺,你到底是谁?

    先是被黑衣人追捕,再然后让南宫曜月和皇宫护卫都尊敬的男人。

    难不成是……安澜国国王的私生子?

    龙天玺见凤语熙发呆,用力地在他脑门上扣了一记:“凤语熙,你又在异想天开什么!?你在我面前还想别的男人?”

    凤语熙嘀咕道:“没有。”

    看凤语熙这个表情——

    这个臭女人,他刚刚要承认她是他的女朋友,她竟然不允许!

    她在羞辱他!她一定是在羞辱他!

    从小到大,谁敢拒绝他龙天玺!?

    想到这里,龙天玺的心已经不爽到极致——

    “以后在我面前,你的眼睛不允许看着别的男人!”龙天玺伸手捏着她的下巴,“更不允许跟别的男人说话!记住了没有!”

    “记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