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月夜杀手

    更新时间:2018-11-15 19:30:10本章字数:1528字

    在他推她下雕背时,他喂她喝下忘情水,那水很清凉,从喉咙一直滑下,也一直凉到心底,她闭上眼睛,眼睛流出一滴晶莹剔透的泪水,随风飘散……

    她展开双臂,口中喃喃:“我还想着要把我的身份说给你听,想带你去见我的母后,想让母后送你一颗仙丹,让尽早晋升成仙……我想告诉你,我其实不是凡人,如今看来,我是谁,对你而言毫无意义……我终是比不上那一颗没有温度的内丹重要……你可知,那是我的护身符……”

    她的话随着呼啸的天风四散,消失不见,她感受着疾速坠落,感受着风声呜呜,感受着心如刀割,等待着致命的撞击,结束她痛不欲生的生命……

    树影婆娑的林子里,黑色的身影如鬼魅般在树上穿梭,快如闪电,只听树叶沙沙的晃动声,人影早已消失在黑暗的尽头。

    圆月挂在天际,在大地撒上一地的银灰,一队锦衣护卫护送一顶华丽的轿子踩着银光缓缓前行,轿子前后一个六人,轿子里不停的传出沉闷的咳嗽声,四周很安静,偶尔听到远处传来狼嗷声,近处蟋蟀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

    走在前面的侍卫长见轿子里的咳嗽声越来越频繁,便紧张的走到轿子面前,关切的问:“主子,再坚持一会,前面就到别院了。”

    咳嗽声渐止,轿子里面的人虚弱的“嗯”了一声,“本王没事,继续赶路。”

    侍卫长领命,催促着队伍再加快些脚步,他很不能明白,主子一到圆月就会发病,为什么偏偏要选在这个时刻搬离王府呢?晚上赶路也是很威胁的,说不定就有无数双眼睛虎视眈眈的盯着主子,置他于死地。

    冷风迎面而来,吹得侍卫长脖子直发凉,他全身戒备着,习武之人的警觉是最敏感的,他握紧了腰间的佩剑,随时准备厮杀的状态。

    那几个抬轿的侍卫也竖起耳朵,那呜呜的风声里夹杂着灵力的脚步声,来人使用轻功,在树枝间一踩一踏,急速的穿梭在树与树之间,莹白的光芒划过黑夜,犹如一道闪电,直直的朝华丽的轿子直劈而来……

    侍卫长反应最为灵敏,身形一闪就挡在轿子前,手中的剑脱壳而出,将迎面而来的利刃阻隔在他面前,他的身子如高大伟岸的城墙,生生受住那致命一击。

    饶是用剑阻隔,他的身子还是被越来越强烈的剑气震慑逼得后退好几步,血从口中喷出,染红他的视线。

    唰唰唰几个起落间,他们的前面已经落下数十个黑衣杀手,黑巾照面,眸光冷冽,亦如地狱来的修罗,浑身闪发着肃杀之气,手中的刀在月下折射出刺眼的白光。

    他们就这样站在他们面前,背后是一片黑压压的树林,随着他们刀起,时间似乎也静止了,原本存在的风声,蝉声都彷佛已销声匿迹,这诡异的安静让华丽轿子边的几个侍卫手脚发凉。

    今晚注定是一个不宁之夜……

    侍卫长跌跌撞撞的跪在华丽轿子面前,请示道:“主子,这里很危险,属下顿后,主子不宜再坐轿……”

    轿帘被一双雪白的手掀开,露出一张苍白到没有血色的脸,黑发玉冠,身穿一件素色锦衣,在月光下闪着银光,男子额头布满冷汗,只一双眼睛还算镇定有神,他双唇紧抿,手因为太用力的紧握而青筋暴起。

    几个侍卫已经冲上去与黑衣人厮杀在一起,兵器交融的声音响彻寂静的夜空,林子的的乌鸦也被这肃杀之气惊吓到,展开翅膀扑腾的高飞,时而发出凄凄哀哀的悲鸣声在空荡荡的带有血腥味的空气中不时扩散着,似乎是生命最后的挣扎,似乎也是临死前的求救。

    锦衣男子清冷的眸子在刀光剑影中一扫而过,随后黯然了眸子,点头道:“十五,你背本王。”

    一侧待命的黑衣少年爽朗的应了一声,手脚麻利的背起锦衣男子,在黑夜里极速狂奔,他的方向感很好,速度也是这群贴身侍卫里最好的。

    身后还是不断的传来同样快速狂奔而来的沙沙声,如一条尾巴一样,刚开始是四条尾巴一起追,飞镖之类的暗器不断的从背后风驰电掣而来……

    锦衣男子似乎很信任这位十五兄弟们能力,只是紧紧抱着他的脖子,双目紧闭似在闭目眼神,半点要提示的意思也没有。

    十五耳力很不错,不用回头,他也能准确的分辩出暗器的方位,左躲右闪,一路下来有惊无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