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萍水相逢

    更新时间:2018-11-15 19:30:11本章字数:1632字

    她……她摸到的……居然是一双冰凉僵硬的死人手!这手那么粗大,一看就是男人的手!

    霎时间天雷滚滚而来,她只觉脊背一阵阵发凉,整个人都不好了,如一个弹簧般一跳一尺高,迅速逃离案发现场!

    坐在草地上,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似乎全身的汗毛都颤栗起来叫嚣着:好倒霉,我是踩了狗屎?还是被狗血喷到,怎么会诡异的从死人堆里醒来?

    深呼吸,努力让自己冷静了一下,她僵硬的看向身边唯一的活物问,“兄台,这里是那里?”

    她这才注意面前的男子虽然肤色白了点,五官很精致,一双丹凤眼,眸光清冷,高挺的鼻梁,长长的睫毛眨动着,唇色苍白,却有一种病态美,年龄不过十五岁的样子,他生的极为妖孽,那一皱眉间,都含着无限的风情,清冷的气场似与生俱来,像是久坐高位的王。

    锦衣男子终于缓过一口气,这才打量起面前的女子,红衣黑发,清风吹拂她的长发,墨黑的长发如浪般飞扬,肤色白皙,年仅不过十五的样子,略显婴儿肥的脸上挂着平易近人的笑,月光朦胧的打在她脸上,这双眼睛似一汪清泉,里面倒映着如月般璀璨的光华。

    锦衣男子很快收回打量的目光,淡淡的吐出三个字:“凤池山。”

    女子似懂非懂的“哦”了一声,对于地名她不是很熟悉,天南地北的傻傻分不清楚。

    她指了指那边横七数八的尸体,好奇的问:“这些人怎么死的?”一个病秧子能放倒三个身强力壮的男人,她只能用佩服来形容她此刻的心情。

    男子淡淡的瞟她一眼,双唇轻启,声音淡淡:“你砸死的。”

    女子指着自己,一脸的不可置信,“我?把他们……给砸死了!!怎么砸的?”天,太不可思意了吧,这位病秧子兄弟在跟我开玩笑的吧,我那么瘦,怎么可能将三个比我强壮许多的男人给“一压群方”呢!(一压群方:指得是女主从天而降,将三个身材魁梧的男子给压方了,以此得名。)

    华衣男子无比淡定的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天上。

    女子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笑道:“原来天意如此啊!”

    男子很无语,正想说些什么,一口气梗在喉咙里,再次猛烈的咳嗽起来。

    女子挠挠头,突然灵光一闪,脑海里浮现一些急救常识,走到一侧草丛摘下一棵薄荷,揉成汁放在男子的鼻尖,“深呼吸一下,吸气,吐气,吸气,吐气……”

    男子皱着眉,本想反驳对方,这样的方法根本没有什么效果,可触及到对方认真专注的眼神,最后还是顺着对方的话,听话的吸气吐气,那跟在喉咙的那口气也渐渐的削减下去。

    男子捂着胸口,感觉自己舒畅了很对,淡淡的吐出两个字:“谢谢。”

    女子却好奇的观察男子半天说:“你有哮喘,春秋发作最为严重,你好像还中了一种奇毒!这毒还真罕见,我竟然辨别不出来……”

    锦衣男子淡定的点头,面对这位半路杀出的程咬金,他还是带着防备心理的。

    大晚上从天而降一个女人,不偏不倚的砸中要刺杀他的两个凶手,这是他的幸运还是转折?这个女人又是谁?这一脸无害的表情是不是装出来的!

    见锦衣男子一脸防备,不愿意多说什么,她也没有问下去的心情,大家都是萍水相逢,不必知道谁是谁。

    站起身,拍拍屁股,她准备走人,“兄台,我先走了,你保重身体,后会无期哈!”

    锦衣男子目送某女离去的背影,眸光深邃。

    她刚路过一具尸体旁,脚腕突然被一双血淋淋的手抓住,惊悚感迅速袭击到大脑,她尖叫一声,抬脚就要踹人,发现对方正用一双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她。

    拍拍胸口,她转头看了看坐在树下,正若有所思看着她的锦衣男子,又看了看一身是血,眼神期盼的某人,垂头叹息一声,正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更何况这个人是被她给砸伤的!

    用两个黑衣杀手的衣服撕成条状,摘了几株止血的草药,便帮十五兄弟处理伤口。

    十五有些回不过神来,不明白眼前这位热心帮自己绑扎伤口的女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困惑的看了看不远处躺着的两具死尸,又看了看认真包扎的女人,一脸的迷茫。

    半响后,女子抹了抹额头的汗水,对着锦衣男子强调道:“他身上的伤分明是刀伤,不是我砸出来的!”

    锦衣男子闭目养神,不言不语,如一尊雕塑。

    十五一脸茫然的看向坐在树下面色沉静的锦衣男子,见主子无话,他抱拳对女子谢道:“多谢姑娘救命之恩,此处并无人烟,姑娘一个人走夜路并不安全,不知姑娘要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