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捡到宝了

    更新时间:2018-11-15 19:30:11本章字数:1544字

    那位侍卫长将打量的目光从芸昕身上收回,跪在轩辕辰羽的面前,惭愧而自责的说:“主子受惊了,属下等护驾来迟,请主子责罚。”

    说完那抬轿的四个侍卫也在轩辕辰羽面前跪下低头请罪,十五也从刚刚的兴奋中回过神来,站着一侧表情颇为严肃。

    只有坐在一旁的芸昕轻松自如,还悠然的打了一个哈欠,唉,刚刚也没怎么活动筋骨,怎么这么容易犯困!

    轩辕辰羽瞥了眼打着哈欠神态慵懒如小猫的芸昕,一晚的奔命与病痛的折磨在此刻全烟消云散,嘴角不由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他似乎捡到宝了!

    轩辕辰羽语气淡淡却带着一丝疲惫,“都起来吧!此地不宜久留。”说着站起身,瞥了眼芸昕道:“上轿!”

    芸昕转头看了看那顶华丽超大的轿子,月光在轿子上镀上一层淡淡的银灰,剑身用红楠木雕刻而成,轿子帘上也不知用什么材质的针线缝制,在月光下闪闪发亮,那些颗粒状的光亮点汇聚一起,组合成一条银蛇,银蛇穿梭在银莲里,栩栩如生。

    听到轩辕辰羽的话,芸昕也没多想,跳起身直接窜入轿中,留下一群人瞠目结舌。

    侍卫长叫圆月,他对于主子身边莫名多出一个女人就已经很困惑,而主子对这个女人的态度……也太纵容了吧!

    十五再次石化,心想:主子,你也太不戒备了,那个女人很危险,说不定就是卧底的!

    轩辕辰羽的嘴角再次露出一抹浅笑,再满月的扶持下上了轿子。

    轿子里,芸昕调整一个舒服的睡姿,听到动静,她知道是轩辕辰羽,连眼睛也懒得睁开一下的说道:“谢谢你啊,我先睡会,你随意!”

    轩辕辰羽看着占领大半张坐铺的芸昕有些苦笑不得,这个女人也太随便了吧!那语气,怎么那么自然,好似她跟他已经认识很久一般,还有,在一个陌生男子面前睡觉,不知道是件很危险的事情吗?

    还是某女自傲的认为,一个病秧子不会对她做点什么!

    轩辕辰羽捂着胸口,现在的他却是舒坦很多,也没有再咳嗽,看来这个女人的药的确很有效果。

    轩辕辰羽在芸昕的身侧坐下,一晚的病痛折磨也让他的身子到达极限,完全放松下来的他,在摇晃的轿子里很快也困意席卷而来……

    黎明破晓,一行人终于走出森林,绕过一座山,站在一处别院前。

    此院依山而建,说是别院,实则有行宫大小,红瓦白墙,在一片绿色中尤为显眼,打开沉重的大门,随着门被推开,门上抖落一片灰尘,满月皱着眉,用袖子扇风,在心里为主子抱屈,这样的房子,主子住在这里,身子骨怎么受得住,那皇帝老头也太狠心,这完全是要将主子遗弃的意思。

    一行人走进院子,院子里已是落叶铺地,朝露混合着树叶腐烂的味道再空气里飘散,厚厚的蜘蛛网挂在紧闭的窗户门板上,无一不宣示这里已经几百年没人居住。

    检查各个房间后,满月跑回到大门口,轿子已经停在门口一会,而里面没有任何的动静,满月有些犹豫,自己要不要上去跟主子打招呼?还是直接将房间打扫出来后,再请主子进去?

    看着纹丝不动的轿帘,满月对着抬轿子的四个人比了一个手势,大家都会意的点头,走进别院拿起扫把等物开始打扫起来。

    十五瘸着腿,捂着肚子姗姗来迟,他以身子不方便为由慢了这些人一程,可他一个重伤病患都赶到别院了,主子似乎还在轿子里……

    以往主子犯病的第二天都坚持早练,他说,习武才能强身,才不会被病魔折服。

    十五看了看天际的红云,太阳就快出来了,而主子还在轿子里,更令人遐想的事……更何况,轿子里还有一个女人!

    轩辕辰羽是天际皇朝的三皇子,五岁那年写出一篇政治论颇得皇帝的喜爱,只可惜他这多病的身子,否则储君的位置就是他的。

    就因这带病的身子,如今已经年满十五身边没有半个女人,皇帝倒是有给他安排几个姬妾的意思,却被轩辕辰羽婉拒了。

    来别院修养也是轩辕辰羽的意思,早就算到这次移宫没那么顺利,便在大部队出行前一天晚上行动,轩辕辰羽带在身边的都是精卫,一群人到做后只剩下六个。

    十五猫着腰,好奇的以蜗牛的速度挪向那顶轿子,蹑手蹑脚的掀开窗帘,一双贼眼瞄向轿子里面。

    只是……里面的情景也太……太香艳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