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被扑倒了

    更新时间:2018-11-15 19:30:11本章字数:1529字

    芸昕笑容瞬间冻结在脸上,指着自己一脸的茫然,摆摆手笑道:“你这借口也太烂了,我的睡相那么好,而且……我又不是饿狼,不会饥不择食的!”要扑倒,也不会扑倒你这样的病秧子啊!你这种弱不禁风的病秧子,本姑娘是看不上眼的。

    轩辕辰羽冷笑,“或许,饿狼也比你有原则。”

    芸昕黑了一张脸,一脸的无语,她怎么就成没有原则的人了!她只是失忆,脑子还是很灵光的好吗?而且她看人的眼光向来很独到!

    都是美人配英雄,她这样天生丽质的大美人,喜欢的自然是英勇无敌,帅气逼人的英雄了,他会骑在骏马之上踏着晨色而来,他背着阳光,朝她伸出手拉她上马,然后两人共骑消失在茫茫天际……

    芸昕想要抗议,正想要说些什么,肚子很适时的叫了两声,摸着扁扁的肚子,她很后悔昨晚没有吃到烤狼肉,当时应该抓一匹狼崽子的。

    轩辕辰羽似笑非笑的看着芸昕,又低头看看身上的口水印子,面部表情再次僵硬。

    芸昕求救的看向轩辕辰羽问道:“我饿了,而且身上也很臭,有没有地方梳洗一下?”即使不照镜子,她都可以想象自己此时此刻是何等的狼狈,鸡窝头是免不了的,脸上也有脏兮兮的泥印子,身上的衣服……

    虽然不至于衣衫褴褛,这么恶心的红色,跟一团火球似的,晚上光线暗没人会注意,而现在太阳都出来了,她这一出去这“惊艳亮相”一定会吓呆一帮人!

    轩辕辰羽冷笑:“原来,你也知道形象问题!我还以为你随性习惯了,是不在乎这些。”

    芸昕瞪大眼睛,“我怎么就随性习惯了!”

    轩辕辰羽解释道:“比如跟陌生男子坐一顶轿子,比如随便再陌生男子面前熟睡……比如将自己的口水留在对付身上,醒来后装无知……”

    芸昕扶额,她要去画圈圈,要诅咒这个该死的男人!这些“比如”不都是他允许的,怎么就成她随随便便了!难道她要扭扭捏捏的拒绝不成!再说昨晚那么困,他的那句话就是一场及时雨!

    深呼吸!芸昕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转动着眼珠子笑道:“辰羽,你怎么会是陌生男人呢?”她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笑得如春花绽放,眨着长长的睫毛,“我怎么说都是你的救命恩人,有你这样奚落救命恩人的吗?知道什么叫知恩图报吗?知道什么叫将心比心吗?我不就是在你的轿子里睡了一觉,一不小心将口水弄在你身上,你至于那么大声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吗?”

    换了一口气,芸昕拍了拍轩辕辰羽的胸膛,“身为男人,要有宽大胸襟,宰相肚里能撑船,斤斤计较怎么成大器?我还在考虑要不要做这高级炼药师帮你解毒呢?”

    轩辕辰羽的眼眸里闪过一丝笑意,他扣住芸昕的手腕将她放倒,整个人压着她,男上女下,芸昕刚刚还强大的气势荡然无存。

    芸昕想:不是病秧子吗?怎么力气这么大!也不咳嗽了!昨晚的都是装出来的吗?

    轩辕辰羽欣赏着芸昕眼里一闪而逝的慌乱,笑道:“威胁我?你可知我有很多种法子,让你乖乖听话?”

    听着轩辕辰羽冷飕飕的话,芸昕打了个寒颤,但她心里还是不以为然多一些,笑道:“是吗?比如呢?”

    话说出口后,芸昕就后悔了,她终于明白纸老虎也是不好惹的,尤其是挑战轩辕辰羽这种阴晴不定的。

    芸昕本以为轩辕辰羽也就言语上吓唬她,谁知道某男拿出一块刀片在她面前一晃,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鲜红的血已经流进她口中……

    芸昕双眼瞪得老大,浑身僵硬,时间仿佛在此刻禁止了,她的脑海有数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直到轩辕辰羽松开她,缓缓包扎起他的手臂来,她这才后知后觉的趴在地上咳嗽,要将喂进嘴里的血全吐出来。

    见过变态的,就没见过轩辕辰羽这样变态的!芸昕在心里将轩辕辰羽的祖宗十八代全问候个遍。

    咳了好半天,什么也没有咳出来!

    恼怒的某女转头瞪向坐在一旁一边处理着手臂上的伤口,一边好笑看着她的轩辕辰羽。

    芸昕怒道:“你以为你的血是什么?百年燕窝?千年人参?万年王八汤?我呸!你混蛋,居然让我喝你的血,你怎么没让我吃你的肉?”

    轩辕辰羽不怒反笑,眼笑眉飞,笑得如沐春风,笑比河清,一笑百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