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饭后运动

    更新时间:2018-11-15 19:30:11本章字数:1544字

    芸昕认为,轩辕辰羽似怕她跑了,才会走到哪都要带着她。

    她有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虽然,她不是那头牛!也不喜欢被人左右……

    芸昕胸一挺,头一昂,雄赳赳气昂昂,一副视死如归的跨出门,站在外面的十五努力的憋笑,最后还是憋不住“噗嗤”笑出声。

    芸昕瞪了某人一眼,“笑什么笑,没看过美女啊!本小姐的穿衣品味一般人欣赏不了……”想到某人被水桶砸到脚,芸昕恶作剧的抬脚踩在某人痛穴,在某人受伤的脚背碾了碾,直到看到十五的脸上纠结成一朵麻花,才意犹未尽的收回脚。

    芸昕一脸的内疚之色,“不好意思啊,我还以为是小石子!”

    十五泪崩,他明白一个真理,不能取笑这位姑奶奶,她的后台太硬,你只能活该倒霉忍着。

    轩辕辰羽看着某女狡黠的笑容,背后无故凉嗖嗖的,想着下一个被踩脚背的会不会是自己!

    一行人很快上路,轩辕辰羽自然是坐着马车的,而芸昕却是徒步而行,不想发生第二次口水事件,轩辕辰羽并没有邀请芸昕上马车。

    芸昕便随波逐流的步行,其实她也可以骑马,当马在她面前哼着气时,她果断的选择放弃。

    算了,她还是步行好了,在马背上颠簸一下,她的午饭就全吐出来,浪费是可耻的,所以,她只能步行。

    好在出发前王府管事已经为她准备两套换洗的衣服和一双绣花鞋,她便穿着新鞋子轻快而行。

    行进的速度并不快,芸昕散慢的跟在队伍后面,目光时不时瞟向马车,想着天气那么热,一个大男人关在马车里就不觉得闷得慌?

    十五一脸笑意走到芸昕身侧,“唉,你一直瞅着主子,是不是喜欢上我家主子了?”

    芸昕翻白眼,“你觉得有人会喜欢一个给自己喂毒的人吗?”

    十五捏着下巴做苦思状,“不会吧,主人待人一向很好,怎么可能对你下毒?”

    芸昕:“他对你们好,不代表对我也好,知道人心隔肚皮的道理不?他在防着我呗!”

    十五竖起大拇指,“你跟主子认识才一天就这么了解他啊!”

    芸昕见十五很有聊天的兴致便问:“你主子做什么的,锦衣玉食,什么都不做?”

    十五目视马车的方向,语气破位沉重,“我家主子才不是你表面看到的这么风光……主子命很苦,富贵荣华只是表象,他才年仅十五,身中剧毒,全国名医束手无策,都给他的命判了死刑,说他活不过十八岁。”

    这些芸昕早就知道了,便顺着话题问:“知道这毒是谁下的吗?”十五是轩辕辰羽身边性子最直,最单纯的一个,口直心快是他的特点,芸昕这才故意套他的话。

    十五摇摇头,“如果知道是谁下的,我一定第一个冲过去将那个人千刀万剐了!”十五黯然眸子,他闷闷的说,“每次看到主子犯病,垂危与生死边缘,我多想代替他受那份折磨。”

    听到十五的话,芸昕的心情也变得沉重,想到自己第一眼看到轩辕辰羽发病时的样子,她在心里也暗暗下定决心,倾其所有,定将他体内的毒素祛除掉,她不想再看到那样一个脆弱的轩辕辰羽,这种感觉与爱无关,只是以一个医者的角度而看。

    “那毒他从小就有了吗?”芸昕问。

    “五岁那年,主子那日跟主子的哥哥一起玩耍,两人在一起放了会风筝,遇上雷阵雨,两人淋得湿湿的回来,主子回来后就高烧不止,一直持续了三天,任何的中药都没有半点起色,太医说这烧要是再不退就会有生命危险,只能冒险用莳芯草一试。”

    莳芯草,具有一定的毒性,却能最快的降温,长期服用有一定的依赖性,跟罂粟的兴致差别不多,是药三分毒。

    芸昕的目光看向马车,队伍缓缓的前行着,车帘随风晃动着,芸昕静静凝视,眸色幽深。

    十五在她耳畔继续说道:“莳芯草确实有效的退了主子的烧,可也因此激发主子体内潜藏的蛊毒,蛊毒一旦唤醒,在主子体内百般折磨,本以为将蛊毒解除,主子就会少点痛苦,却没想到才将蛊毒引出身体,引发哮喘症,春秋季节最为明显,而主子并没有因蛊毒的清除而轻松少许,而且,每逢月圆主子体内的寒毒就会来潮……”

    芸昕的嘴角抽了抽,每逢月圆就会寒毒发作,这痛苦不言而喻,她已经无法想象轩辕辰羽从五岁开始至今,这漫长的十年时光他是怎么熬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