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名字由来

    更新时间:2018-11-15 19:30:11本章字数:1540字

    四周很安静,轩辕辰羽的亲卫习惯安静的坐在一旁,偶尔窃窃私语,众人的视线交集出自然是在轩辕辰羽身上,觉得主子今天也太遗世而独立,站在马车上眺望远方,自成一道风景线,如天际云彩遥不可及。

    在一片寂静中,一个身影如敏捷的燕子在树里里飞速穿梭着,待近了,那群人才看清来人是谁。

    芸昕从容的趴在十五的背上,开始扯些有的没的,“我很好奇,你的名字谁给起的,居然叫‘十五’?”

    那天听到轩辕辰羽叫他“十五”时,她差点笑喷,还想着是不是有人叫“初一”的,没想到连“圆月”都有,真是太搞笑了!

    十五满头黑线,还是不甘不愿的回答,“自然是主子给起的,他说这样方便记,除了侍卫长圆月,我们几个属下的名字里都有数字。”

    十五脚不停蹄的在树稍上飞跃着,声音却是平稳的传入芸昕的耳朵里,似乎背着一个人,使用轻功是一件很轻松自如的事。

    芸昕点头,“我还得感谢你家主子,没给我的名字里加上数字。”

    十五冷笑一声,“呵呵,你以为,主子给你赐名,也只是芸昕这个名字已经深深刻在他脑海,他只是思念故人而已。”

    芸昕眼眸一亮,又发现一个轩辕辰羽的秘密,又开始八卦,“你是说……你家主子喜欢一个女子,她的名字就叫芸昕?”

    芸昕有种自己原来是个替代品的挫败感,她明明独一无二,如今从别人口中听到自己的名字也是某人无心赐的,心里五味杂陈,沉甸甸的。

    十五真的要打自己的嘴巴两下,自己没事提这些做什么,于是讪讪解释道:“你还记得我之前说的驱蛊?那个女人只是帮主人驱蛊而已……”

    芸昕一脸的无所谓,“所以……那两人驱着驱着就驱出感情来了?可惜红颜薄命,那个女人最后死在你家主子面前,你家主子便久久不能忘怀……”这完全可以写一本画本子了,真是可歌可泣啊!

    十五无语,虽然不是那么回事,但结局被芸昕给猜中,那个女人最后的确是死在主人怀里,主人抱着她的尸体如同一座雕像,一动不动这个姿势一直维持整整一天……

    芸昕叹息,“别提那些不开心的,我叫芸昕,但我不是那个女人,才不会那么倒霉,红颜薄命……”我要颠覆天下,成为强者。

    眼见大部队已经原地休息等着他们,十五便不再说什么,远远他就感觉到一道视线盯着他,看向实现的主人,脚一软,十五差点从树上跌下来。

    芸昕自然察觉到十五的异样,抬眼看向十五惶恐的方向,与轩辕辰羽凉飕飕的目光对了个正着,她举高手冲着轩辕辰羽的方向挥挥手,就差没说:“王爷,我来了!”

    轩辕辰羽嘴角抽了抽,心里想着:芸昕,你都不知道‘羞耻’二字怎能写的吗?知道什么叫‘男女有别’吗?

    当十五将芸昕放下,圆月拉着十五以风一般的速度消失。

    芸昕正要来句道谢,转头发现早已不见十五的身影,只好挠着头超轩辕辰羽的方向走去,谁让对方一直看着她,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

    轩辕辰羽淡淡的转开视线,跳下马车走到一块大石上坐定,芸昕走到轩辕辰羽面前打量对方的面色,“看你今天气色好多了嘛……”说着就要将手搭在轩辕辰羽的手腕上为他把脉,却被轩辕辰羽躲开。

    芸昕挠挠头,她似乎没得罪他吧!臭着一张脸算是怎么回事,便秘了?

    芸昕索性在轩辕辰羽面前蹲下,笑意盈盈的说,“我突然想到有位草药可以缓解寒毒,正好你要用兽丹炼制,把那位药一并加进去,对了,你的私人大夫呢?为什么到现在我都没有看到他,正想与他商量一下你的寒毒?”

    轩辕辰羽转头淡淡的看着芸昕,却是答非所问,“你向来都是这么随便?”

    芸昕歪着脑袋琢磨着轩辕辰羽话里的意思,看来她与十五走得太近被猜忌了?!

    芸昕干咳一声道:“我可没跟十五打探你的隐私,我也不是谁的卧底,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我现在跟你中了一样的毒不是吗?我怎么可能玩花样?”她就差举三指发誓了。

    轩辕辰羽盯着芸昕看了许久,见对方眼神清澈镇定,没有慌张躲避,便也相信芸昕的话,“好,我相信你一次,从现在开始不许离开我的视线范围……”顿了顿,接着说,“也不许跟十五他们走的太亲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