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恃强凌弱

    更新时间:2018-11-15 19:30:11本章字数:1512字

    芸昕感觉到丹田之气渐渐顺着她的经脉直达四肢百骸,绕着她的身子循环一周,最后停在她的百汇穴渐渐隐匿。

    轩辕辰羽见芸昕体力已经到达极限,便也想停止这场切磋,收手道:“今天就到此为止。”

    刚刚在与她切磋时,他帮她打通身上各处大穴,让她丹田里仅存的那点真气顺着四肢百骸行走身体一圈,之后,她只要服用一些增进修为的丹药,就可以恢复功力,虽然只能恢复原来的三成。

    他早就看出芸昕不是没有修为,而是修为尽失,这些怕是与她的失忆有关。

    早在下轿劈晕芸昕时,他就为她做了简单的检查,她的脑部没有淤血和创伤,那么失忆的原因……或许是精神受到致痛的刺激,不愿意回忆过往而选择封闭;或许,她是喝下类似于忘情水之类的东西,忘却一切的过去。

    这些他没有告诉她,或许是她自己不想要那些过往的记忆,他再提及也是徒增她的烦恼。

    输赢还没定,轩辕辰羽说不切磋就不切磋,芸昕自然是不甘心。

    就这样结束?轩辕辰羽的语气轻飘飘,气息稳定,甚至连根头发丝都没有乱;而她却是上气不接下气,气息凌乱,大汗淋漓,衣服都紧紧贴在身上,整个人像是火炉,就差没冒烟。

    这鲜明的对比让芸昕很郁闷,凭什么病秧子不发病的时候比她强那么多,她跟他比,就是蚂蚁和大象的差别!

    芸昕见轩辕辰羽转身就走,脑子灵光一闪,收起手中的短剑,身子一扑,来了一个熊抱!

    轩辕辰羽早就料到芸昕不会善罢甘休,偷袭是少不了的,也做好闪避的准备,只是……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一个女人可以无赖成这样,粘乎乎的手壁从背后抱住他的脖子,整个人像树袋熊似的挂在他身上,大腿夹着他的腰,任凭他怎么甩,都没能将她从他身上甩下来。

    轩辕辰羽咬牙切齿的怒吼,“下来!”

    芸昕摇摇头,“就不,就不,你说下来就下来,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轩辕辰羽继续威胁,“再不下来就让你屁股开花!”

    芸昕骑在轩辕辰羽背上抱着他的脖子,开始洋洋得意起来,“快点说你输了!说了我就下来。”

    一群围观侍卫们瞠目结舌,满头黑线,第一次看到他们英勇无敌的主子有如此搞笑的一幕,平常的他可是云淡风轻的。

    轩辕辰羽余光瞥见不远处的侍卫吃惊的下巴都快掉地上,顿时黑了一张脸,果然很丢脸,还在自己属下面前!

    轩辕辰羽咆哮道:“都给本王捂住耳朵转过身去,偷窥者杖责二十。”

    此言一出,侍卫们立即捂住耳朵,全部背过身去,那一片黑压压的,远远看去像是一排黑墙。

    芸昕望着很听话的侍卫们哈哈大笑起来,“哈哈,真好玩,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个木头站一起……啊!”

    下一刻芸昕乐极生悲,尝到了屁股开花的滋味!

    坐在草地,芸昕一手抱着肚子,一手指着轩辕车辰羽温润如玉的脸,泪流满面,指控道:“你就知道欺负我,恃强凌弱。”

    轩辕辰羽拍了拍衣服上的褶皱,声音淡淡,“我好心帮你打通筋骨,让真气游走你的四肢百骸,怎么到你嘴里就成欺负了?”

    闻言,芸昕眼眶里的泪水瞬间消失,双眼亮晶晶的看着轩辕辰羽,“被你这么一说,我还真冤枉了你,现在浑身舒畅,也感受到你说的筋骨被打通,你是怎么做到的?你是不是给我吃了增加武功修为的药?”

    她也感觉到这一架打下来浑身畅快淋漓,丹田处的气体也莫名的消失,关键是,她一个菜鸟级别的,还能与武功底子不弱的轩辕辰羽过了那么多招,他果然是在帮她增加修为。

    轩辕辰羽捏着下巴想了想,嘴角却扬起一个诡异的弧度,半晌才说:“我只记得喂你喝过我的血……”

    芸昕无语望天!

    因为轩辕辰羽那句“不得离开他的视线范围”,芸昕坐上轩辕辰羽无比宽敞华丽的马车,她缩在车门处,决定离某男远点,某男很危险,要避而远之,免得自己不是被迫喝血,就是屁股开花。

    轩辕辰羽慵懒的靠在车壁上,坐在软绵绵的垫子上,随着马车摇摇晃晃,舒服的眯起眼睛。

    芸昕坐在角落斜眼瞟向轩辕辰羽,刚刚活动筋骨后,轩辕辰羽就在马车里让人找来水梳洗一番,也换了身光鲜亮丽的华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