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香消玉殒

    更新时间:2018-11-15 19:35:10本章字数:1105字

    都说春雨如丝,滴滴答答轻抚着大地。苏语珞身着红似焰火衣裙,长及曳地,细腰以云带约束,更显出不盈一握,发间稀疏插一支凤求凰,映得面若芙蓉。面容艳丽无比,一双凤眼媚意天成,却又凛然生威,一头青丝梳成华髻,静静地端坐在铜镜前,细细描绘自己的柳叶眉;从传旨的人到现在她一直不动声色的坐着。

    御书房中夜郎国帝君一副冰冷的双眸仿佛没有焦距般的望着不远处的听雨轩,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修长的背影对着众人一动不动的站在窗前。全身散发着一股冰冷的气息;一地的宫人屏息宁气的等着他的号令。

    好一会,传来咚!咚!咚!更夫敲响了子时的鸣锣通知。“帝君,时辰不早了。”一位年长的宫人缓缓向前弓着腰小声的提醒道;夜北漠还是久久凝视着不语。深邃的看不到底的眼睛就像刀锋一样的望着猎物。等那位宫人又准备开口的时候,夜北漠挥挥右手,所有宫人都行色匆匆的退却。

    殿外狂风怒吼,屋内摇曳的红烛更加像极了暴雨来临前的闪电。嘎吱嘎吱的树枝,鸦雀哀鸣的外头显得凌乱凄婉;更加让人感到听雨轩的凄凉。屋内纹丝不动的站着两排人,狂风中却没有一点萧瑟的模样,个个眼神冰冷的望着前方。脚下踩着一堆的尸体,却都无动于衷……

    “苏贵妃,时辰到了!”一名宫女缓缓上前,手中颤抖的端着一壶酒,一只羊脂玉杯子。一滴一滴的往杯子里倒满了酒。

    苏语珞望着铜镜里的影子,眼角渐渐滑出一滴晶莹的泪,滚烫滚烫的滴在自己的手背上。很快擦了点珠粉掩盖了热泪流过的痕迹,

    清澈的双眸最后一次凝望了下镜子前的自己。

    “娘娘,时辰不早了,是小的动手呢,还是你自己来呢?”端着的酒宫女又往前走了一步。

    “没想到我也会有这一天?机关算机到头来也不过是如此!”夜北漠,你好狠!苏语珞心里不禁一阵刺痛。不久前苏贵妃还是专房之宠,诞下皇子更是备受帝君宠爱,两人如胶似漆,更是羡煞旁人。苏贵妃重温着过去的点点滴滴,曾今休戚与共,而此时化成了泡影。到死她都还不曾明白,夜北漠是怎样的一个人,真难道是伴君如伴虎?

    “既然是帝君赏的酒,本宫一定喝。臣妾谢赏!”话毕,苏语珞猛将杯中酒灌腹中,纵使千般不愿,还是用力挤出一个微笑挂在嘴边,伴随眼角再次滑出的热泪,倾国倾城的美人香消玉殒……

    “启奏帝君,苏贵妃娘娘突发疾病,不治身亡!”复命的宫人一字一句的回禀着,夜北漠冷笑着流下了眼泪。

    夜北漠哽咽的问了句:“她可曾有话说?”复命的宫人摇头不语,却惹得夜北漠哈哈大笑,犹如寒冷冬季那刺骨寒风般阴冷。伴随着眼中麻木的眼泪,似乎空洞的让人察觉不到他内心的悲悸。让人不觉打个寒噤,又为此唏嘘不已。

    过往的一切犹如笼罩在烟云之中,整个世界都静止般的定了格局成了画。

    正月十五,夜郎国宸妃暴病而亡!

    正月十六,夜郎国后宫无一人,犹如死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