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没有人

    更新时间:2018-11-15 19:35:12本章字数:1268字

    考古系的陈列室和医学院的解剖室并称整个学校最恐怖的两个禁地,寻常人基本不敢到这里来。

    我看着韩季安径直穿过玻璃门走了进去,差点也跟着他一脑袋撞上了玻璃门。

    好在阿梦及时拉住我,“阿柳,你今天怎么了,心不在焉的。”

    我哈哈两声转移话题,“大概是太期待,毕竟我们为这个墓准备了这么长时间。”

    阿梦点头,也没有深究,伸手拉开了玻璃门。

    叮地一声,玻璃门在我眼前敞开来,首先映在我眼前的不是那一排排摆放整齐的棺椁,而是半蹲在棺椁前的韩季安。

    “诶……”我潜意识就想问他在干吗,又想起身边还有一个看不见他的阿梦,冷不防地截断了话头。

    阿梦一只手朝着韩季安的方向指过去,说:“那就是我们今天在主墓室里发现的棺椁。”

    我一惊,那岂不是说此刻里面躺着的就是韩季安的尸体?!

    我看着那据我不过几步远的棺椁,突然步履迟疑起来,但我在韩季安脸上却看不出任何情绪,平常人若是看到了自己的尸体摆放在自己眼前,应该会是什么表情呢,我联想了一下自己,突然觉得毛骨悚然。

    “那座墓的主人是谁?”我突然想到这一点,韩季安的身份成谜,似乎与我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联,每次我问起奶奶关于我自己的身世,奶奶也是一脸讳莫如深。

    阿梦摇摇头,脸上也是迷惑重重,“奇怪就奇怪在这一点,我们在墓里发现了很多随葬的宝物,却唯独没有任何提及到墓主身份的史料,按照古人喜欢小题大做的尿性,这实在很不符合常理。”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按照这墓的规模来说,这墓主在当时也绝对是身份显赫,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任何史实记载。”

    说话间我们就已经走到了那樽棺椁前,然而让我感到震惊的是,那棺椁竟然是空的!

    “这怎么回事?”我指着棺椁,大惊失色。

    阿梦却对我过激的反应表示不理解,“你干嘛这么惊讶,这墓主人跟你是亲戚啊?”

    我对她不合时宜的玩笑很无语,继而又说:“我只是很失望!”

    确实很失望,我看了看韩季安,他早已恢复了一贯的面无表情,半靠在棺椁前沉默不语。

    我很想问他是不是早就料到这棺椁是空的,然而转念一想又不太对,简直剪不断理还乱。

    “这有什么好失望的。”阿梦对此嗤之以鼻,“这种情况见多了好吧,就算尸骨还在,我们也不一定能确定他的身份。”

    我像是没有听见她的话,喃喃自语道:“可是,怎么会是空的呢?”

    “古代有那么多衣冠冢,没准这墓主人是个将军,战死沙场,找不到尸骨,这太常见了。”阿梦耸耸肩。

    我还是不能理解:“既然如此,历史又怎么会没有记载呢?”我偏头看向韩季安,想从他脸上看出什么端倪,“如果他真的这么身份显赫,又怎么会如此甘愿如此默默无闻,早就四处显摆自己的丰功伟绩了吧。”

    这话我也只是说说而已,其实以韩季安的性格,也不像是那么喜欢张扬的人,不过身份显贵,历史却毫无记载,这也太奇怪了吧。

    韩季安始终一脸面无表情的站在一边,脸上既没有惊讶,也看不出失望。

    “会不会遗漏了什么?”我心里突然闪过一个很大胆的猜想,“会不会早在我们发现这座墓之前,就已经有人来过了?”

    阿梦有些啼笑皆非地说道:“你是说盗墓的?你脑子没坏吧,哪家盗墓者放着一堆古董不要,眼巴巴地去盗人家的尸骨,不嫌瘆的慌啊。”

    我一想也是,对自己脑洞大开的想法也有些嗤之以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