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回到现实

    更新时间:2018-11-15 20:35:15本章字数:1747字

    我还没有从刚才发生的事情中回过神,只是抬起头愣愣地问他:“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洛北渊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坐好,我要加速了!”

    说着他的脚突然猛地踩下油门,车子飞快地向前冲去。

    我被惯性带得往前一扑,眼睛差点贴到玻璃上,突然一只血淋淋的手臂从车顶上方伸下来,我的眼睛瞪得几乎要跳出眼眶,“啊啊啊啊啊啊啊,有鬼啊!”

    洛北渊的手臂颤抖了一下,方向盘被带得一歪,车子差点脱离轨道。

    “你鬼叫什么!”他转过头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我颤抖着指着前方:“刚刚那里有只手……”

    洛北渊的表情突然变得诡异起来,嘴角邪佞地弯起:“如果我告诉你我们现在已经不在人间,你会不会被吓死。”

    “我……”

    我望着车子前方贴在玻璃上的一张血肉模糊的脸,与我隔着不到20公分的距离,心底泛出一股恶心,“你能不能把它弄走!”

    “你就忍忍吧,毕竟以后还有得你受的。”洛北渊的笑容里有着说不出的恶趣味,“这些不过都是最低等的鬼,对你照成不了伤害。”

    “可是看着好恶心……”我一脸马上就要吐出来的表情。

    洛北渊不回答我,突然说道:“闭上眼睛,马上就到了。”

    我下意识地闭上眼睛,眼皮覆盖在眼睛上,却还是感觉到一片耀眼的白光将我覆盖住,然后整个身体像是从很高的地方掉了下去,巨大的失重感让我一瞬间失去了意识。

    “囡囡,快醒醒!”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缓缓睁开眼睛,发现日思夜想的奶奶竟然就坐在我身边。

    “奶奶!”我惊喜地叫出声,“你没死,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事的!”

    我伸出手一把抱住奶奶,眼泪不受控制的喷涌而出。

    失而复得的狂喜让我忽略了奶奶冰冷的体温和沉重的神情。

    奶奶苍老的手一下又一下的抚摸着我的背,好像小时候那样,温情而亲昵,让人无限怀念。

    奶奶的声音有些嘶哑:“囡囡,你听我说,好好珍惜眼前人,不要再调查奶奶的死。”

    我一愣,喜极而泣的笑容忽地僵住:“奶奶你在说什么,你这不是好好的在我身边么,还有爸爸妈妈,他们也没事的对么?”

    不知道是不是奶奶的神情太过悲伤,我的心中也划过一丝不安,“他们都还好好的对不对,奶奶你告诉我啊!”

    “我们都会好好地在天上看着你,死生有命,切莫太过执着,活着要好好珍惜仍然在你身边的人。”奶奶的脸色十分惨白,眼睛也很浑浊,但表情却是我从未曾见过的坚定,“对你好的人未必是真心待你,苛责严待你的人也未必是想害你。”

    “看人千万不能看表面,囡囡,遵从你的内心,好好活着。”

    “奶奶,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我在这世上最后的亲人都一个个离开了我,我该怎么心安理得地独活下去。

    奶奶叹了一口气:“韩先生是个好人,他与你几世姻缘,如果可以,希望这一世你们能有善果。”

    我怔然:“奶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韩季安他到底是我什么人?”

    “我没办法在这里留太久,如果可以,我希望这一切会由他亲自告诉你。”奶奶握住我的手,忽然一笑,“别怕,囡囡,我们都会在另外一个世界守护着你。”

    我复而抓紧奶奶的手,说:“我以后要怎么才能见到你,还有爸爸妈妈?!”

    奶奶的目光黯淡下来:“不要找我们,我们一直活在你的心里。”

    奶奶放开我的手,我一下子慌了,“奶奶不要走!”

    无论我怎么抓紧,奶奶的身体依旧慢慢消失在我眼前。

    “阿柳,我们都是爱你的。”

    耳边只留下奶奶这句话,整个世界再次只剩下我一个人。

    “患者应该是受惊吓过度,所以暂时休克,过不了多久就会醒过来。”

    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我想要睁开眼睛,却觉得眼皮像是有千斤重。

    “好的谢谢医生。”

    这是阿梦的声音。

    我挣扎着醒过来,才发现自己竟然身处一个陌生的地方,刚刚那个陌生的男声,穿着白大褂,阿梦站在他身边正在对他说着什么。

    “阿梦……”我费力地开口,声音嘶哑得像是几辈子都没说过话一样。

    阿梦听见我的声音,猛地转身,“阿柳,你可算是醒了,你知不知道你差点把我吓出心脏病。”

    我在阿梦的搀扶下慢慢坐起来,视线环顾四周,问她:“我在医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天你跟着那个小道士走了之后,就一点消息都没有,第二天也没有来上课,我有点担心,打你电话也没人接,那个小道士也跟突然消失一样,找遍整个学校都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

    “我就顺着那天你走的方向一路问,最后发现你竟然倒在路边整个人没了意识,怎么叫都不醒,然后我就给你送医院来了。”

    我张了张嘴,脑子里一瞬间闪过很多画面,奶奶,洛北渊,天筱,连老头,还有韩季安,然而十分混乱,整理不出任何头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