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你终于回来了

    更新时间:2018-11-15 20:35:15本章字数:1722字

    我揉了揉仍然发涨的太阳穴,又问阿梦:“你在哪里找到我的?”

    阿梦的脸上闪过一丝惊恐,说:“西郊外的一处荒墓。”

    我瞪大眼睛,我明明记得自己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是在洛北渊的车上。

    “阿柳,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你为什么要跑到那种地方去,如果不是原安警官,我恐怕都找不到你。”阿梦一脸心有余悸的表情,“那地方超级阴森,而且我记得你离开的那天正好是七月十四吧,你胆子未免也太大了!”

    我欲言又止,心底纷繁杂乱各种猜想最终都转化为不详的预感,那天我眼睁睁地看着韩季安在我眼前消失,然后上了洛北渊的车,还有奶奶……

    我突然想起睁开眼睛的前一秒,奶奶慈祥的笑容,还有意味不明的话,这一切到底只是我的梦,还是……

    韩季安?!

    这个名字再一次像是一道光划过我的脑海,我睁大眼睛扫视四周,却没有发现他哪怕一根头发。

    “阿柳……”阿梦担忧的声音唤回了我的思绪,她递过一杯水给我,“你的嗓子有点哑,喝口水吧。”

    我没有接她递过来的水杯,而是紧紧地握住她的手,说:“阿梦,我知道我现在说的话有点荒唐,但是请你一定要相信我,绝对不是因为我开玩笑或者脑子突然秀逗……”

    阿梦的表情一怔一怔地问:“你还好吧,是不是发烧了?”

    说着她就伸过手去摸我的额头。

    我一把打掉她的手,表情急切地说:“我是认真的,最近发生的命案,还有我奶奶的死,父母失踪,这一切都不是偶然!”

    “你到底想说什么,阿梦,不管到底发生什么事,我都相信你。”阿梦听我提起命案,神情一下子严肃起来。

    我深吸一口气,说:“那座明墓的主人,之前一直就在我身边。”

    “什么?!”阿梦惊呼一声,脸色不停转换,眼神震惊地问我:“你的意思是,你看见鬼了?”

    我犹豫地点点头,其实打从心底我就从来没有把韩季安跟一般的孤魂野鬼混为一谈过,我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定义他的存在。

    “卧槽不是吧……”阿梦半天没办法回神,怔怔地问我:“我还是不太明白,你说的那个鬼,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那天挖出那个木盒之后……”

    我简单地跟阿梦解释了一下我跟韩季安相识的过程,以及有选择地说了事情的经过。

    阿梦在我说话的过程中一直没有出声,直到我说得口干舌燥,接过水杯喝了一大口水,阿梦才慢慢开口问我:“只有你能看得到的男人?”

    我点点头,又说:“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段时间我也没办法看见他,而且这个过程持续的时间好像越来越长。”

    “现在,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哪。”我的心底涌起一股连我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失落感。

    阿梦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相信我说的话,脸上的表情一直有点恍惚。

    “我想先回家。”我对阿梦说,“我还想找一个人。”

    我突然想到洛北渊,这个男人实在太奇怪,无论是他的突然出现,又或是突然消失。

    不过,既然他是个人,我就有办法能够找到他。

    “这件事我想拜托一下原警官,让他帮我找找这个人的资料。”我告诉阿梦韩季安的名字,又描述了一下他的相貌穿着,又嘱咐阿梦:“关于我之前跟你说过的事情,你绝对不要告诉任何人。”

    阿梦朝我点点头,说:“你放心,先不说这件事有多惊悚反科学,它还关系到我的生命安全,我自然会谨慎。”

    我知道阿梦还在担心那两宗离奇的命案,换做我是她估计也会每天提心吊胆担心哪天死亡就降临到自己头上。

    “何况,现在我一想到自己的命握在不知道是人还是鬼的凶手手上,我就觉得生无可恋……”阿梦欲哭无泪地朝我哭诉。

    我叹了口气:“我觉得我才是生无可恋,突然一天醒过来家人全都没了,自己还过得今天不知道明天是不是还活着。”

    每天还要忍受各种惊吓。

    阿梦替我办好出院手续,又递给我一堆病例药单说:“你最近自己小心一点,我给你请了几天假,你好好休息,如果实在不行,还是搬回来学校宿舍住吧,人多,大概会安全一点。”

    阿梦一边说,一边自己还露出不怎么相信的笑容。

    如果说什么人多安全的鬼话,我是肯定不会相信的,不过阿梦现在的情绪肯定不稳定,我也在考虑要不要搬回宿舍住一段时间,我们两个人至少还有个照应。

    告别阿梦回到家,打开门的一瞬间,我在心底甚至有一点希望能看到韩季安的身影。

    然而,迎接我的,除了一室空寂,什么都没有。

    我苦笑着扑上床,疲惫感一涌而上,我再次沉入睡梦之中。

    一夜无梦。

    再次醒来,我揉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就看见韩季安靠在我的床头,静静地闭着眼睛。

    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说:“你终于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