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搬家

    更新时间:2018-11-15 20:35:15本章字数:1778字

    韩季安也许是感觉到身边有动静,慢慢地睁开眼睛,视线在我身上停留了两秒,没有说话。

    我想了一下开口问他:“你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摇头,不答反问:“你脖子上戴的那个玉骨还在么?”

    “啊?”我下意识地摸了摸颈口,说:“还在,怎么了?”

    韩季安压住我的手,目光沉沉,说:“无论怎么样,也不要摘下来。”

    我想起奶奶似乎也跟我说过类似的话,我预感到一丝不寻常,问他:“这个东西很重要,是不是有人想要?”

    韩季安点点头,又说:“不要问我是谁,我也不知道。”

    我:“……”

    其实我一点都不指望你能回答,只是:“是不是因为这个东西,凶手才会找上我?”我话音刚落却又自己否定了自己的话,“不对,那些人,是不是都是因为我才死的?”

    这个念头浮现在脑海中,我被自己吓了一跳,心中泛起无限涟漪,奶奶,父母,还有那些无辜的学生,都是因为我才遭受到杀害的?

    韩季安这回却不回答我,垂着头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我有点心急,他又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我怒从心起,朝他大吼:“为什么他不直接来找我,为什么要伤害我身边的人?!”

    我的这句话不知道哪个点触怒了韩季安,他突然猛地抬起头,眼中闪过一丝狠戾,语气也阴沉起来:“这么多人都因你而死,你还有时间在这里自怨自艾?”

    我一愣,内心还是害怕他的,态度不禁软化下来,反驳道:“我没有,我只是……”

    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他,心里却又很委屈。

    然而韩季安却突然站起来,望着我的目光变得有些冷漠,说:“余柳,你太让我失望了。”

    我心里难受得不行,脑子里回想起奶奶临走之前对我说过的那些话,愈发觉得委屈起来,“你凭什么这么说,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凭什么要拿这些莫名其妙的理由来惩罚我。”

    韩季安不答,我又说:“你们一个个都说我命中带煞,难道前世犯下的错也必须要我今生来承担么!”

    我打从心里并不相信什么前世今生,连记忆都没有,今生的我,又哪里跟前世的我扯得上半分关系,强行把那些过错加到我身上,难道就是他们所谓的命中注定么?!

    人一死,不就代表前尘往事都随风逝去了么。

    但无论我表现得多么歇斯底里,韩季安的态度始终冷漠得让人心惊,我实在不能理解他到底什么心态,一面在危险的时候护着我,对我却又从来没有好脸色。

    果然是一只脑子有洞,喜怒无常的鬼!

    我不想再跟他这样没有意义地冷战下去,心里下了个决定,然后给阿梦打了个电话。

    “阿梦,我想好了,我打算搬回学校住一段时间。”我开门见山地说。

    阿梦“啊”了一声,反应过来,有些哭笑不得:“你怎么想起一出是一出,不过你要是想搬回来,随时都可以,就是学校宿舍这边不好分配,你要不住到我隔壁宿舍来吧,离得近也好关照,就是只有你一个人,你不怕吧?”

    我心想一个人才好,就算我目前在跟韩季安闹冷战,我也不能不考虑他的去处,如果宿舍里只有我一个人,那就不用担心他以后该怎么办了。

    我心里边想着嘴里应道:“一个人有什么关系,我在家里不是一向都是一个人住的么。”

    “那就好,我一会就跟辅导员说一声,你随时都可以搬过来。”

    挂了电话,我回头给韩季安丢了个有些挑衅的眼神,问他:“我要搬回学校,你要不要跟着去?”

    韩季安早恢复了一贯的面瘫,没什么表情地朝我点点头。

    我有些气结,感情好像从头到尾都是我一个人的独角戏,我气得不行,韩季安却压根就没往心里放。

    这种一拳打到棉花上的感觉让我有些无力,只能默默地扭头开始收拾东西。

    “你那个朋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突然想起那天在半途中消失的洛北渊,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他:“那天你消失之后他突然出现,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然而开着车把我送到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自己却不见了,阿梦后来说是在西郊的坟场发现我的,他也太不负责了吧!”

    我有些愤愤不平,越说越生气,很快就忘了刚才打算跟韩季安冷战到底的想法。

    不过韩季安似乎也没有任何想要跟我冷战的想法,语气淡淡地说:“他不是我的朋友,你不要太相信他。”

    我心想那天要不是他我估计就交代在那里了,虽然洛北渊看起来有点儿吊儿郎当不靠谱,但也不像是什么坏人,不知道韩季安对他总是有点忌惮的样子。

    不过韩季安这只鬼,本来就让人捉摸不清,我也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在你看来,大概全世界的人都不可信吧。”我耸耸肩,将行李打包好。

    韩季安的眸光扫了我一眼,我突然觉得有点毛骨悚然,把到喉咙边的话又咽了回去,他这种性格,要是知道我把他的事情告诉阿梦,会不会一怒之下就把我做掉……

    我抖了抖身体,讪讪地笑着:“我收拾好了,我们快点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