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获救

    更新时间:2018-11-15 20:35:15本章字数:1718字

    我死了?

    我感觉自己此刻似乎处于一种灵魂出窍的情况,似梦似醒,却没办法睁开眼睛。

    似乎有什么东西轻轻覆上了我的嘴唇,像一片羽毛,轻柔地吻着我的嘴角,触感却有些冰凉,新鲜的空气被渡入我的嘴里,原本沉闷的胸腔开始慢慢恢复正常。

    我睁开眼睛,就看见韩季安放大了数倍的脸出现在我眼前,我猛地瞪大眼睛,梦里那片像是羽毛一样轻柔的东西竟然就是他的唇。

    他见我醒过来,退后稍许与我拉开距离,我张了张嘴,大脑依旧一片空白:“你……”

    韩季安的脸上依旧看不出什么情绪,我很想问他点什么,他却再一次将脸凑过来,吻住了我。

    那一瞬间我有种天旋地转的眩晕感,却不知为何竟然闭上了眼睛,也没有推开他。

    “阿柳!”阿梦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我清醒过来,猛地将韩季安推开。

    望着阿梦焦急地从外面跑进来,我哑着嗓子问她:“发生什么事了?”

    阿梦气喘吁吁地撑住膝盖,看见我似乎没什么事,舒了口气说道:“刚刚差点吓死我,你进去上个厕所半天没出来,我敲门喊你你也没回应,我就出门叫了开锁的师傅过来。”

    话音刚落,开锁的大叔就从外面走进来,问我们:“哪里的门打不开?”

    我从床上坐起来,指着厕所说道:“刚刚我在里面,怎么都打不开那扇门。”

    “那你是怎么出来的?”师傅盯着我一脸无语。

    我:“……”

    我求助般地看向阿梦,她朝我耸耸肩,也是一脸疑惑。

    师傅摇摇头走到厕所门边,检查了一下门锁,然后说:“门锁没有问题,你们是来逗我玩的么?”

    阿梦:“对不起师傅,大概是我们之前弄错了。”

    我也是一脸不好意思地朝师傅道歉,师傅摇摇头叹着气走了出去。

    “到底怎么回事?”阿梦转头一脸严肃,“刚才你在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回想起刚才的事情仍旧心有余悸,“我真的不知道,刚才那扇门突然怎么都打不开,我在里面喊你也没有反应。”

    “我好像突然就进入一个平行世界。”我抖落一身鸡皮疙瘩,“如果不是……我差点在里面被闷死。”

    想起韩季安的那个吻,我突然感觉耳廓有点发热。

    好在阿梦并没有问我到底是怎么出来的,只是有些愧疚的拉着我的手说:“这地方果真太邪乎,我们还是找辅导员说明,然后你赶紧搬出去吧。”

    经历了刚刚的事,我原本应该马上离开这里,然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有点不甘心,自己为什么这么软弱,看着自己的亲人,朋友,一个个地陷入困境,却无能为力。

    “不,阿梦,我不会搬走,我一定要搞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坚定地朝阿梦说道。

    阿梦有点惊讶,“可是你现在这样,我真的很担心。”

    “没关系,我会保护好自己的。”我叹了口气,说:“如果他真的要找上我,无论我躲到哪里去,都没有办法逃离,不如干脆跟他正面刚!”

    我努力让自己的语气轻快起来,拉着阿梦的手一下一下地晃动:“好了你就别担心我了,还不如好好担心担心自己。”

    阿梦撇撇嘴,眼底有泪光闪过,“我才不害怕!阿柳,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想照顾我才留在这里的,你真的不用这么做,就像你说的,如果这一切都是非人所为,我们还能怎么办呢?”

    “不是这样的,阿梦。”我重重地捏了一下她的手,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哪怕这一切真的是鬼做的,我们也要把他找出来,然后打败他!”

    阿梦望着我,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还真是永远都这么充满活力,好像没有什么事情能打败你一样。”

    “人生来就不是被打败的。”我抿着唇笑,“你看那么多伟人都教育我们要永不言弃,我们当然不能这么轻易就对这些恶势力妥协啊!”

    “就你能扯!”

    “嘴遁无敌。”我捏了捏拳头,站起身说:“走吧,这回我是真的饿了,感觉自己好像刚刚经历过一场战斗一样。”

    吃过饭我们回到教室上课,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学校最近发生的这两宗命案,整个学校的气氛都有些紧张,连上课的老师都显得有些无精打采。

    学校这段时间在实行宵禁,晚上过了八点统统不能够出宿舍门,学生之间虽然有怨言,但出于对自己生命安危的考虑,倒也没有群起反抗的意思。

    “阿柳,我先回去休息一下,这几天都没有睡好觉,你有事直接过来敲门就行。”阿梦打着哈欠朝我说,眼底有着疲惫之色。

    我:“走吧走吧,赶紧回去睡觉,你这黑眼圈都快赶上熊猫了。”

    阿梦走后,我把我今天在厕所遇到的事情告诉韩季安,他脸上一直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你不是说要去找人么?”我问韩季安。

    韩季安抱着手站在窗户边,说:“我能感觉到你有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