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消失的真相

    更新时间:2018-11-15 20:35:15本章字数:1787字

    我望着他苦笑一声:“我感觉自己现在真的很没用,什么都做不到,只能默默地等死。”

    “实际上,没有什么能真正伤害到你,你只要不被自己吓死就行。”韩季安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

    “什么意思?”

    韩季安的视线突然落到我的胸口,我莫名又想起那个吻,脸一下子通红,手下意识地捂住胸口,很白痴地问了一句:“你要干什么?”

    韩季安看着我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无语。

    我一下子反应过来自己的举动显得有点过于白痴,连忙佯装若无其事地放下手,说:“你之前说要去找人,是去找谁?”

    “洛北渊……”

    韩季安吐出的这个名字让我有点诧异,毕竟不久之前他才告诉过我不要太相信这个人,怎么突然自己又找上他了?

    我问他:“你找他做什么?”

    “他知道一些事情。”

    “什么事?”

    “关于我为什么会偶尔突然消失的真相。”

    我瞪大眼睛,脑子里突然闪过洛北渊跟我说过的话,他说韩季安是个傻bī,当时我只当他是在发泄,难道其中有什么深意?

    “所以真相是什么?”

    韩季安的神色突然变得有些奇怪,他不答反问:“如果我突然有一天消失了,我是说永远消失,你会难过么?”

    我一时没有想到该怎么回答他,我甚至想不到他会问出这样一个问题,在我印象里韩季安一直是个冷心冷面的鬼,或许也是因为他自己已经死掉的原因,他甚至缺少对生命最基本的敬畏,似乎死亡在他看来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然而奇怪的是,在他问出这个问题的瞬间,我的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心脏就像是被人狠狠掐住一样,痛得难以自己。

    这样的感觉只是一瞬,很快消失不见,那似乎是一种潜意识的反应,连我自己也搞不懂。

    等我回过神,我只是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说:“谈不上难过不难过吧,但没有你,我大概会很困扰,毕竟你这人性格不怎么样,但偶尔还是有点用的。”

    这话说得我自己都觉得有点过分,但韩季安出乎意料地没有什么反应,我看见他这张没什么表情的脸,不知为什么潜意识里就知道他不开心。

    为了弥补我的过分,我又补上一句:“如果能够帮你,我想我还是会去做的。”

    韩季安点点头,突然说:“走吧,我们去见见他。”

    “洛北渊?”

    我看他不像是在看玩笑,又问道:“现在已经晚上九点了,学校实行宵禁,我们出不去你知道么?”

    说完才想起恐怕没有什么门能拦住他,有点自讨无趣地说:“至少我出不去。”

    但韩季安却意外的执着,强硬地抓过我的手就朝门外走。

    “喂喂喂,你有没有搞错……”我有点无奈地抱怨道。

    韩季安拖着我来到宿舍大门前,我瞪着眼前的紧闭的大门,问他:“你要我怎么出去?”

    他突然伸出手,一把钥匙静静地躺在上面。

    我:“……”

    “你什么时候拿到的。”我想了想,又问:“你能碰到实物?”

    韩季安说:“只要我想,随时都可以。”

    好吧,真神奇。

    我有点无趣地想着,从他手里拿过钥匙,打开大门光明正大地走了出去。

    走出大门的时候,我有点恶趣味地想,如果明天宿管阿姨发现大门开着会不会以为见鬼了?

    洛北渊住在市中心的一处公寓里,跟我想的有点出入,似乎他还是个有正职身份的正常人。

    “等你们很久了。”洛北渊打开门,突然似笑非笑地说了一句,似乎早就预料到我们会来找他。

    我一见到他,立马就质问道:“上次你为什么把我丢在坟场里?!”

    他挑挑眉,说:“上次不是告诉过你,我们已经不在人间,你能走出来已经是万幸,在哪里有什么重要的。”

    我心想也是,想起这次来的目的,又问他:“韩季安说你知道一些事情,你能告诉我们么?”

    “如果我说,我不想告诉你们呢?”洛北渊突然露出意味不明的微笑。

    “为什么?”

    洛北渊转过身走进屋,说:“难道我就该平白无故地帮助你们么?”

    我被他堵得无言以对。

    跟在我身后走进来的韩季安这时才终于出声:“你不是最喜欢多管闲事么?”

    “你不是最讨厌我多管闲事么?”洛北渊转过身,眼睛盯着韩季安,眼神里有着我看不懂的东西。

    他脸上浮现出一丝似是嘲笑又像是自嘲的笑容,说:“韩季安,你的确是个傻bī。”

    韩季安对他的话无动于衷,没有任何生气的迹象,眼底闪过的一丝情绪,在我看来更像是无奈,他说:“你既然知道,就说出来,我也没打算找你帮忙。”

    “你真行,韩季安。”洛北渊的视线转向我,又说:“其实说出来又怎么样,你们根本没办法改变什么,那个傻bī道士说得对,强行改变命格就该遭受天谴。”

    “不过……”他的话音稍顿,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狂妄不羁:“我洛北渊天生就爱逆天而行。”

    “你现在的状态持续不了多久,人不可能长时间的保持灵魂实体存在阳间。”洛北渊说,“时间越长,你的力量只会越来越弱,存在的时间越来越短,最后魂飞魄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