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穿了

    更新时间:2018-11-15 19:40:14本章字数:1011字

    席飞凤挣扎着睁开眼睛,却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

    镂空的雕花窗户中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细细打量一番,身下是一张柔软的木床,精致的雕刻工艺自是不凡,身上是一床锦被,侧过身,一房古代女子的闺房映入眼帘,古琴立在角落,铜镜置在木制的梳妆台上,满屋子都是那么清新闲适,却又陌生无比。

    她伸手摸摸自己额头,难道这是在做梦吗?

    就在这时候,有脚步声忽然传来。

    “郡主,您醒了!”

    一个穿着古代服饰的小女孩走进来,面上有些惊讶的说道。

    郡主?

    天呐,这是怎么回事?

    小女孩没等她回答,便又快速走了出去,“奴婢这就去请驸马爷和公主!”

    席飞凤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疼!

    这不是做梦,一切都是真的!

    转眼间,一个月过去了。

    席飞凤身上的伤已经好了大半,她终于能下地了。

    是的,她穿越了。

    她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一束灵魂,洞房花烛夜的那一夜,魂穿到了这个在历史上从未听说过的天黎国。

    至于,是如何穿越而来的,她至今还未想起。

    承接她的这具身体,名唤司徒嫣,是当朝宰相兼驸马爷司徒玄凌的大女儿。

    听贴身伺候她的丫头百合说,她是府中的大郡主,深得驸马爷的宠爱。

    而她却觉得事情另有蹊跷,司徒嫣根本不会武功,又为何会身受多处刀伤,而且,还刀刀致命?

    还有,以她的家世该是养尊处优的千金小姐才对,可是,她的双手却长满了茧子。

    再有,在这一个月中,她的驸马爹爹仅仅露了一面,就在她醒来的那天。

    最后,让她疑惑不已的是,她的母亲绝对不是府中的主母,长公主白惜玉。

    因为,自始自终,白惜玉从未露面。

    也没有身为母亲的人来看过她。

    她问起过百合一次,可是,那丫头只跟她打哈哈,只说是驸马公主最近都忙得很,得了空就会来看她。

    靠,当她是三岁娃娃吗?

    前世,她身为特种兵之王,最擅长的不仅是挖人心,还有观察人心。

    她知道,这些疑惑只能等着她自己亲自去破解了。

    明月当空,云舒浅淡。

    寒气逼人的夜晚,驸马府中只有她有此闲情雅致漫步在府中后院。

    “快快快,赶紧拉出去。”

    “喂,她的身子好像还是热的呢,死透了吗?”

    席飞凤的目光被说话的两个人吸引过去。

    清白的月色下,两个家丁打扮的人一前一后推着一辆小车,鬼鬼祟祟的从角门出去了。

    席飞凤嘴角一勾,她就知道,这府中必定有见不得人的事。

    两个人将小车推到府外后山一处偏僻之处,将人扔进一处早已挖好的深坑中,开始填土。

    司徒嫣捏着嗓子喊道,“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两个人当即被吓得大叫,“害你的人不是我,是二少爷,要报仇你就去找他,跟我们可没关系。”

    人还没等埋,两个人顿时吓得屁股尿流的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