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真相大白

    更新时间:2018-11-15 19:40:14本章字数:1174字

    牢房里关着三个人,两女一男,司徒嫣一一去查看看。

    “你认识我吗?”司徒嫣第一个女人面前停下脚步轻声问道。

    里面的女人已经痴傻,被折磨的骨瘦如柴,完全看不出模样。看样子被关在这里已经很久了,绝对不会是司徒嫣的母亲。

    “你认识我吗?”司徒嫣又来到第二个女人跟前,这个女人抬头看看她,又垂下头。

    看她的年纪,很是年轻,也不可能是。

    最里面是个水牢,齐胸浑浊的水里站着一个人。

    看身形是个女人,头低低的垂着,看不清脸。

    司徒嫣还没说话,那女人却突然抬起头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她。

    女人骨瘦嶙峋,完全脱了相,恨之入骨的眼神在触及到司徒嫣的瞬间大惊失色,“嫣儿!嫣儿!嫣儿!”

    司徒嫣的心瞬间刀割一般的疼,她就是司徒嫣的母亲,江采萍。

    见到江采萍的刹那,司徒嫣的脑袋开始剧烈的疼起来。

    这种疼是她无法忍受的,最后甚至疼的在地上打滚。

    “嫣儿,你怎么了,你怎么了,嫣儿,你别吓娘啊。”

    江采萍几步到了水牢的边上,双手狠狠的凿着铁栏杆,直到鲜血四溅而不自知。

    最后,她甚至张开嘴用牙狠狠的去咬。

    司徒嫣最后昏倒在地,良久之后,她缓缓睁开眼睛。

    脑袋还是剧烈的疼,不过是她可以忍受的程度。

    她慢慢的起身,双眼渐渐清明。

    “嫣儿,嫣儿!”

    江采萍仍旧在嘶喊着,见她起来,激动不已。

    司徒嫣几步走到她的面前,此刻的她双手已经无一处完好,被鲜血染红,牙齿也几乎被磕掉,血流不止。

    司徒嫣心疼的几乎窒息,“娘!”

    叫出一声娘,她泪流不止。

    前世,她自小便被送到训练营训练,从不知自己的父母是谁。

    此刻,她看到为了女儿几近发狂的江采萍,心酸不已。

    还有,此刻她的脑海里满满的都是司徒嫣的记忆。

    自小到大,她与娘亲是如何清贫度日,侍奉年迈的爷爷奶奶、

    又如何来到帝都寻找爹爹司徒玄凌,最后,又是如何受到了司徒玄凌与白惜玉的迫害。

    一点一滴,历历在目!

    这一刻,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司徒嫣还是席飞凤!

    唯一能感知的只有,心痛,痛得要死。

    “娘,你等我救你。”

    司徒嫣说着就要起身。

    “不,嫣儿,我不要你救我,你走,快走。”

    江采萍撕心裂肺的喊道。

    “娘,我是你的女儿,您在这里我如何能走?”

    司徒嫣说道。

    “嫣儿,你听娘说。司徒玄凌他不会认你,也不会放过你。白惜玉更恨不得杀了你,若是你落到他们的手里,他们绝不会饶了你。听娘的话,娘已经命不久矣,而你一定要活下去,不管怎样都要活下去。找到星儿,一定要找到星儿,你快走,快走。”

    江采萍哭泣着说道。

    “娘,如今的嫣儿已经不是从前的嫣儿,我一定会将你救出去的。”

    司徒嫣不顾江采萍的劝说,起身抽出腰间的银鞭,一头拴在一根铁栏杆上,另一头绕过头上的大石头,利用杠杆原理,硬生生的将铁栏杆拉弯了。

    她伸手过去,“娘,把手给我。”

    江采萍愣愣的看着她,“娘。”她又叫道。

    她才将手递到了司徒嫣的手里,司徒嫣一用力将她拉出了水牢。

    随后,她却震惊了。

    看着一双腿仅剩下膝盖以上的江采萍,司徒嫣的眼刺痛无比。

    “谁干的,是谁干的?”她怒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