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开着窗户办事

    更新时间:2018-11-15 19:40:14本章字数:1436字

    “是,您是来享乐的。”

    夜锦澜起身解衣服的扣子,“来吧,您是直接就来,还是有什么特殊需求,您最好现在一次提出来,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脱去了外衫,他又开始脱亵衣,一直到只剩下一条亵裤,他才抬起头看向司徒嫣。

    那女人是什么眼神,怎么好似看怪物一样的,还带着仿佛极力隐忍的嘲笑。

    嗯,绝对是轻视的嘲笑。

    “那个,小姐,您看要不要关上窗户?”

    夜锦澜极力忍着心中的悲愤提醒道。

    司徒嫣摇摇头,“不用啊,关上窗户多闷啊。”

    “您确定要开着窗户办事?”司徒嫣点头,“嗯。”

    夜锦澜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这样胆大妄为,她这分明就是没有礼义廉耻嘛!

    他有些后悔了,怎么说他在江湖上也是有名有姓的人物。

    若是就这么被一个不知羞耻的女人睡了,这很有可能成为他此生最大的污点啊!

    那头,他的死党已经笑喷了,那家伙肯定一字不落的都听到耳朵里了,他没准就等着自己主动放弃呢!

    不行,他一定不能输!

    与名声相比,今日这场赌局的胜负更重要。

    想到此,他豁出去一闭眼睛,“好,就随小姐吧,你是喜欢在上面还是在下面?”

    司徒嫣微微一笑,“先跳支舞来看看。”

    夜锦澜倏然睁开眼睛,“什么?跳舞?”

    “怎么,不会吗?”

    司徒嫣眉头一挑继续说道,“不会?那就喊老鸨来换人吧!”

    “会!会!不知道小姐喜欢看哪种类型的?”

    夜锦澜咬着牙问道,他最后赢了,满嘴的钢牙估计也都咬碎了。

    “脱衣舞!”

    司徒嫣说道。

    夜锦澜既为自己此刻所受到的羞辱悲愤,又绞尽脑汁的去回忆以往在欢场上那些舞姬的舞姿。

    他捡起衣服默默的穿上,想着要以什么样的姿势来开局。

    司徒嫣的声音却传来,“脱都脱了,怎么又要穿回去呢?”

    夜锦澜看向她的瞬间,眼中已经掩去所有情绪,他很无辜的表示,“小姐不是说要跳脱衣舞,所以,没衣服我怎么跳呢?”

    司徒嫣手托香腮,想了下,然后眼神落在窗户两边的粉色纱幔上,她一伸手将其撕下,然后笑眯眯的递给夜锦澜,“女子起舞,这个是必不可少的,至于你的衣服,有点影响本小姐的心情,不穿也罢!”

    夜锦澜看着她,恨不得此刻就现出本身,将她踏与足下,打到她跪地求饶,看她还敢在自己面前装出这副嘴脸。

    最后,他美若冠玉的脸上挤出一抹笑容,“好。”

    “那就开始吧!”

    司徒嫣往椅子里又坐了坐,好整以暇的准备欣赏他的舞姿。

    女子有水袖,他有撕下来的纱幔。

    粉色纱幔被他挽在臂间,即刻,江湖人称玉面公子的夜锦澜舞动双臂,为一个女人而翩翩起舞!

    夜锦澜神情淡然,甚至眼神中还带上了几分妩媚,一条纱幔在他的手里龙飞凤舞。

    不能用舞姿曼妙来形容,但是,夜锦澜的确身轻如燕,身子柔软。

    成大事者,必定能屈能伸,这句话用在他的身上可谓贴切极了。

    他此时心中狂怒如洪,表面却平静无波,深藏不露!

    这时候,一楼舞台上的灯光全灭,音乐声响起,然后昏暗暧昧的淡粉色灯光渐渐亮起来。

    对面的包厢的窗户也推开了,司徒嫣的眸光看过去。

    一个男人的脸在眼前出现,怀里还抱着一个柔若无骨的姑娘,正是洛家小王爷,洛一辰。

    这男人生的还算是五官端正,不过配上一副淫邪的姿态顿时让人生厌。

    他那股子骚劲,是胎带来的吧,根深蒂固,不容质疑。

    舞台上已经开始有姑娘跳舞,楼下的包厢里已经有人开始往舞台中间撒银票了。

    顿时整个君子堂热闹了起来,洛一辰此刻无意往司徒嫣方向看过来。

    一开始,他不过是不经意间的一瞥,看清楚里面的情景之后,他似乎来了兴趣,怎么也挪不开双眼了。

    他召唤来老鸨子,毫不顾忌的扬手指向司徒嫣,“对面那是什么情况?”

    老鸨子实话实说。

    洛一辰也禁不住惊讶的说道,“什么?女嫖客?还真新鲜!”

    他唇边勾起一抹好奇的笑意,吩咐老鸨子,“你过去给我带个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