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他是我男人

    更新时间:2018-11-15 20:40:12本章字数:1703字

    司徒嫣笑道,“公子这喝喜酒的方式还真是特别。”

    白千墨如墨的双眼落在她的身上,轻声说道,“郡主也与其他的新娘子有所不同。”

    听闻他的话,司徒嫣才恍然自己此刻身上只着了一身素白亵衣。

    她扯过喜服飞快披上身,双颊红润如霞。

    “我本就与其他女子不同,公子应该早就知道。”

    司徒嫣面色从容的说道。

    白千墨微微一笑,没有接她的话茬,忽然认真而严肃的说道,“我与郡主是朋友,郡主出阁我自然要送一份厚礼。”

    说完,他将手掌在她眼前摊开,“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随身佩戴,有逢凶化吉之效。”

    那是一枚如同玉质一般的如意坠子,由金线搭配红线所系。

    “逢凶化吉吗?那就多谢公子了。”

    司徒嫣接过来,直接戴在了脖子上。

    白千墨双眸中闪过一丝满意的笑容,“郡主喜欢就好,刚才唐突,还请郡主别往心里去。如此,我就告辞了。”

    “不送。”司徒嫣回道。

    她在等,等他停下脚步。

    白千墨忽然又停住脚步,“如果郡主有什么需要白某帮忙的,尽情开口。”

    司徒嫣一双水眸带着几分狡猾的笑容看着他,“倒还真是有件事,只是,不知道公子敢不敢帮!”

    白千墨饶有兴趣的看着她,笑得从容淡定,“白某定当尽全力相帮。”

    百合匆匆的赶回房间,“郡主,您在啊。”

    “我不在这要在哪?”

    “奴婢刚才进来,您明明不在房间啊。”

    “百合,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

    百合沉思了一会,忽然脸色一惊,“记得。”

    “说。”

    “一个人若想活得长久,就要闭紧嘴巴,蒙上眼睛。”

    “嗯。那刚才我在做什么?”

    “郡主在小睡,奴婢看花了眼,奴婢该死。”

    “算了,饶了你这一次。”

    盖了盖头,司徒嫣被搀扶着走出去,拜别父母之后,上了花轿。

    很快,到了洛王府。

    洛王府中早已红毯铺地,宾客满棚。

    她被喜婆搀扶着一路走到了王府的正厅,准备拜天地。

    红色喜球,新郎新娘子一人牵一头。

    洛一辰脸上带着得意又邪肆的笑看着另一头的司徒嫣。

    一拜天地!

    等等!

    两个人腰还没弯下去,便被一声高喝阻止了动作。

    “是谁在大声喧哗?不想要脑袋了吗?”

    王府中的管家厉声喊道。

    一束身影如风一般自屋顶飘落在庭院中,男子手拿逍遥扇,一身白色锦袍在空中飘逸如同天神下凡般,玉郎神风。

    男子翩然落地,银色面具在阳光下闪耀出夺目的光芒。

    在场的宾客无不惊得目瞪口呆,这世上真的会有这样俊逸潇洒的人存在吗?

    “你是谁?”洛一辰一眼看去就知道来者不凡,他示意管家退下,走上前一步。

    来人却将手中逍遥扇啪的合上,抬手一指,“我是她的男人。”

    他指的方向,正是司徒嫣。

    不错,来人正是白千墨。

    司徒嫣在盖头下双手一紧,他真的来了,他也敢来!

    洛一辰顿时火冒三丈,怒吼道,“好个狂徒,竟敢如此胡说八道污蔑我妻子,看我不杀了你。”

    “小王爷先别动怒,我一人说当然不作数,不如小王爷问问嫣儿我所说是否属实?”

    他顿了下又说道,“还有,天地还没拜,她现在还算不得是小王爷的妻子,请您慎言。”

    洛一辰的眼睛顿时赤红,对于他来说,这是无法容忍的奇耻大辱。

    他转过身,双眼狠狠的盯着司徒嫣,“郡主,你来说说。”

    司徒嫣伸手将盖头揭下反手扔掉,对着洛一辰微微一笑,转而一双美眸落在白千墨身上,说出一句饶有深意的话,“你还是来了!”

    白千墨浅浅的笑道,“你即将成为别人的妻子了,我怎能不来?”

    “你给我说清楚,他是谁?”洛一辰眼神死死地盯着司徒嫣怒声喝道。

    司徒嫣将视线收回,看向洛一辰轻声说道,“小王爷还没看出来吗?他是我的男人。”

    此言一出,顿时众人一片哗然。

    今日所到宾客皆是身份尊贵之人,几乎当朝的达官贵族全部在此。

    司徒嫣的一句话,足以让洛一辰成为全天下的笑柄。

    洛一辰怎能不暴怒,伸手自身旁侍卫的手中抽出一把宝剑直接向着司徒嫣砍去。

    司徒嫣没料到他竟然会直接来杀她,一时间去抽腰间的银鞭已是来不及。

    想闪身,周围都是人,无论她动作多么快都无法做到毫发无伤。

    倏然,她的腰间一紧,在洛一辰的剑即将落到她的身上的瞬间,她只觉得一股无形中的力量注满腰间,她忽然腾空飞起。

    瞬间,人已经飞出大厅。

    犹如仙子一般划过半空,人们再次惊呆了。

    不由得感叹,二人简直是金童玉女,一对璧人。

    司徒嫣此时才看清自己腰间缠着的是一条白色丝带,丝带的另一头握在白千墨的手中。

    他就那么稳如泰山的站在那里,如玉的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看着她向着自己而来。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她从未像此刻这般心安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