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抱紧我

    更新时间:2018-11-15 20:40:12本章字数:1701字

    他就站在那里,等着她。

    一刹那间,脑海里产生了错觉,仿佛他会永远站在那里,一辈子都不会离开。

    他向着她伸出手,她不自觉的将手递给他。

    白千墨将她稳稳的带到身边,手揽过她的腰,“没有我的允许,你怎么能嫁做他人?”

    “我只想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敢来洛王府中要人,看你待我是不是真心?”

    司徒嫣笑言。

    “现在你相信了吗?”白千墨微微一笑,虽然他带着面具,但是那笑容却温暖如春,足以融化整个寒冬。

    司徒嫣一瞬间,竟似乎感觉,他与她之间并非做戏。

    “你们两个给我住口!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司徒玄凌你给我说清楚!”

    洛一辰提着宝剑来到庭院里,剑锋直指白千墨和司徒嫣,狂怒的喊道。

    此刻司徒玄凌早已经不知所措,他三步并做两步跌跌撞撞的来到庭院中,“嫣儿,你这是在胡闹什么,这样的玩笑可万万开不得,还不快向小王爷请罪?小王爷看在为父的情分上一定会原谅你。”

    司徒嫣冷声说道,“爹,我没有开玩笑。我根本不想嫁给小王爷,因为我不爱他,我身边的这位公子才是我心中所爱。所以,今天我不会成亲。还请爹爹替女儿跟小王爷解释一下,皇上那里若是怪罪,也请爹爹替女儿进宫请个罪。”

    “别再胡闹了嫣儿,赶紧过来。吉时耽误不得!”司徒玄凌厉声说道。

    随后,他又转而狠狠的看向白千墨,“你这个大胆狂徒,还不快快放开我的女儿,束手就擒。”

    白千墨微微一笑,“岳丈大人,您这是从何说起啊。嫣儿早已经是我的人了,我如何放得开?”

    他垂头看眼司徒嫣,“再说,嫣儿也舍不得我走。”

    “好啊,司徒玄凌原来你早就暗中默许自己的女儿不守妇道,与人通奸。还将这样的女儿嫁给我,看我不到皇上那参你一本。这笔账我稍后再跟你慢慢算,来人,给我将这对狗男女拿下。”

    洛一辰咬牙切齿的怒声吼道。

    顿时,王府的护院全部向着白千墨和司徒嫣扑过去,白千墨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抱紧我!”

    司徒嫣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身子一轻,竟然腾空而起。

    风声在耳边呼啸,那些涌上来的护院惊的目瞪口呆,眼看着他们犹如仙人一般凌空而去。

    人们在眼前越来越小,王府也越来越远、

    白千墨揽着她的腰,带着她飞出王府,带着她轻松的脱离险境。

    身后是洛一辰暴怒的声音,护院追赶的声音,还有满堂宾客的唏嘘哗然的吵闹声。

    司徒嫣不自觉的紧紧抱住他的腰,嘈杂声越来越远,耳边只剩下呼呼的风声,片刻间,

    白千墨带着她到了一处幽静之地,绿草铺地,花香怡人,碧泉悠悠,清澈见底。

    两个人并肩站在一起,泉水中倒映出两束挺立的身影。

    男人伟岸,女子温婉。

    便是她自己看了,也不由感叹,她与他真真是郎才女貌,一对璧人。

    “今天,多谢你!但愿不会连累到你。”

    司徒嫣说道。

    “不会。”

    白千墨只一句简短的回答。

    “那我就告辞了,公子与我的大恩,日后我定会一并报答。”

    司徒嫣抱拳说道。

    白千墨眼含深意的回道,“好。”

    “还要烦请公子送我出这簇花坊。”当时她被带进来的时候,是穿过阵法进来的。

    白千墨呵呵一笑眼眸对上她的,“郡主怎么知道这里是簇花坊?”

    司徒嫣笑道,“试问帝都还有什么地方,能让百花在这寒冬腊月争先开放呢?”

    白千墨笑着点头,“郡主请跟我来。”

    “从今往后,我与司徒玄凌毫无关系了,公子就别郡主郡主的叫了。”

    司徒嫣说道。

    “那我该如何称呼呢?”白千墨问。

    “若公子不嫌,日后再见便唤我嫣儿吧!”

    在婚礼上,他那一句嫣儿听在耳中,觉得很是舒服。

    “嫣儿!”

    白千墨轻声唤到道。

    不知不觉中,出了簇花坊。

    司徒嫣停住脚步,“公子请留步吧。”

    白千墨站定了身子,“恕不远送!保重!”

    司徒嫣点头,转身离去。

    “嫣儿。”他叫住她。

    她急急的回头,“日后再见,叫我千墨就好。”

    她点头,“好。”

    司徒嫣突然觉得脚步异常沉重,似乎有什么压在了心里,挪不开,却又捅不破。

    他竟然都没问她一句,要去向何方?

    心中有些小小的失落。

    不会吧,难到她喜欢上他了?

    不会,一定不会的。

    只不过,一直以来她处处受人算计,时时都要提防有人陷害。

    只有他肯帮她,她如何能不感激!

    他目送她离开,双眸似海般深邃,站在原地许久未动。

    夜锦澜无声无息的在他背后出现,顺着他目视的方向远眺。

    “舍不得了?”

    “有点!”白千墨答道。

    “那为什么不留住她?”夜锦澜说道。

    “为什么要留她?”白千墨语气淡淡的反问道。

    夜锦澜瞪她一眼,“不是你说的舍不得人家!”

    “她早晚是我的,又何须挽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