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一诺千金

    更新时间:2018-11-15 20:40:12本章字数:1711字

    夜锦澜瞪大了眼睛,“老墨,你说真的?”

    “我何时骗过你?”他轻声回道。

    夜锦澜一提起这个话题,便无法抑制的激动,“你骗我何止一两回?”

    “这回是真的,不骗你!”

    白千墨狡猾的笑道,说完,转身而去。

    司徒嫣找了家客栈住下,她要亲眼看着司徒玄凌那个负心汉受到报应才能离开。

    一夕间,洛小王爷被新娘子戴绿帽子,大婚当日跟男人私奔而去的传言风生水起,满城皆知。

    司徒嫣稍微化了化妆,头戴一顶白色纱帽走在大街上,嘴角满是笑意。

    洛一辰成为天下的笑柄,始作俑者的她消失无踪。

    那么,作为她爹爹的司徒玄凌必须受到牵连。

    早知女儿有意中人还求皇上赐婚,这是欺君。

    女儿失德,做出伤风败俗的事,与人私奔,这是不仁。

    让洛家是尽颜面,这是不义。

    欺君罔上,又不仁不义,这一次他还不死吗?

    想起为救她而死的江采萍,和被司徒风折磨的悲惨死去的怜月,她心中终于痛快了一些。

    娘,你一定要在天上好好看着那个负心汉受到应有的惩罚。

    我不会让你们枉死的,我会让司徒一家为你陪葬。

    三天过去了,一切看似风平浪静,久久没有传出司徒玄凌被问罪的消息。

    反而是驸马府寻回失散多年小郡主的传言,在大街小巷疯传。

    失散小郡主?

    难道是她失散的小妹,星儿吗?

    此刻,娘临死前的嘱托犹在耳边。

    司徒嫣本想看到司徒玄凌受到应有的惩罚之后,就一走了之,从此天高海阔,一边寻找司徒星,一边在这个新世界中逍遥快活的开始重新生活。

    却没想到,此刻竟然有了司徒星的消息。

    自古,一诺千金。

    她既然答应了蒋彩萍,就一定要救出司徒星。

    司徒嫣坐在茶馆里,边饮茶边思考。

    “听说,驸马府不但没事,反而找回了失散多年的小郡主。”

    “是啊,可见皇上对公主和驸马是多么的宠信!”

    “你们听说了吗?那个小郡主是驸马在外面生的野种,根本不是公主亲生的。”

    “你胡说吧,下午公主和驸马就要带着小郡主进宫去见皇上了,听说皇上要封她做公主呢?”

    几个坐在茶楼吃茶的几个人的闲聊全部听进了司徒嫣的耳中,她双眼微眯迈开了脚步。

    她一定要弄清楚,这个小郡主到底是不是星儿?

    公主和驸马出行的阵仗很是壮观,前呼后拥。

    粉纱装饰的马车里,正是星儿娇小的身子坐在里面。

    真的是星儿,星儿她还活着?

    夜,清冷漆黑。

    一个身影敏捷的跃上屋脊,穿行在驸马府的院落中。

    此人正是司徒嫣,今夜,她为救司徒星而来。

    找到司徒星没有大费周折,他们将她安置在她从前住的院子里。

    推开门走进屋里,躺在床上的司徒星颤声说道,“谁?”

    “星儿是姐姐,你别怕。”星儿自小便胆小,此刻一听说是姐姐,当即不再害怕,却是呜呜的哭了起来。

    司徒嫣几步走到她的近前,将她搂在怀里,“星儿别哭,姐姐这就带你离开。”

    司徒星抹着眼泪,哭着说道,“姐姐,你终于来了,快带我离开。”

    司徒嫣却并没有动,只是紧紧攥住司徒星的手。

    忽然,原本漆黑的屋子瞬间亮如白昼,顷刻间涌进了一群家丁,人人手里都拿着兵器。

    司徒玄凌和白惜玉走进来,司徒玄凌喝道,“你个不识好歹的东西,竟敢故意害我,还不给我束手就擒?”

    司徒嫣将司徒星护在身后,冷笑道,“既然知道我是故意的,我又怎么会束手就擒?”

    白惜玉厉声喝道,“跟她费什么话,给我将这个小贱人拿下,若敢反抗,就地正法。”

    她话音刚落,家丁呼啦一下围上来,司徒嫣抽出腰间银鞭,只是几下便打倒了三四个家丁。

    她手中银鞭一甩,“想活命的就给我让开,否则,别怪我手下不留情。”

    “既然打不过她,就先将她背后的小蹄子给我杀了。”

    白惜玉冷声说道。

    一时间家丁都举刀看向司徒星,司徒嫣暗骂这个妖妇够狠毒,简直蛇蝎心肠。

    司徒星眼看着司徒嫣额间的汗不断滑落,忽然一下松开司徒嫣,大声喊道,“姐姐,你快走,别管我。”

    司徒嫣大惊失色,等到她想重新去将司徒星拉到身边的时候,已经晚了。

    “司徒嫣你还不束手就擒吗?”

    白惜玉冷笑道。

    “姐姐,你走,不能被他们抓住。”

    司徒星心急的大声说道。

    司徒嫣手握银鞭,眉头紧蹙。

    白惜玉见她不语继续说道,“司徒星已经中了毒,最多活不过三日,你若是现在走了,就等着给她收尸吧。”

    司徒嫣看向满脸轻蔑得意的白惜玉,手缓缓拢起直到失去血色。

    其实,就在刚才她抓着司徒星的时候,已经知道她病了。

    “姐姐,反正我也要死了,你别糊涂啊。千万别为了我毁了自己,你走啊。”

    司徒星哭的撕心裂肺。

    “若是你留下,去宫中请罪,我就给她解药。”

    白惜玉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