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再被赐婚

    更新时间:2018-11-15 20:40:12本章字数:1664字

    身为一个眼线,第一就要会伪装,要派人监视自己,白惜玉怎么选了这么一个浮漂的货色?

    松竹说完,高声对身后的两个末等丫鬟说道,“还不过来见过郡主?”

    两个末等丫鬟赶紧福身,给司徒嫣行礼。

    司徒嫣摆摆手,“都起来吧。”

    然后,她看向百合,“百合,你是几等丫鬟?”

    百合脸色顿时一暗,她说道,“奴婢是三等丫鬟。”

    然后司徒嫣又将视线落在松竹身上,松竹不自觉的仰起头,脸上尽是骄傲之色。

    司徒嫣微微一笑,“既然如此,以后我这院子里的大小事宜就由松竹打理吧。”

    松竹当即一福身,“奴婢遵命,郡主放心,奴婢一定会好好打理的。”

    司徒嫣点头,“做的好,我自有奖赏。”

    百合脸色当即变得难看。

    松竹来之前,这里虽然算上她一共才三个丫鬟,但是属她品阶高,自然就是她掌事的。

    如今,松竹来了,她就被拿了下来,自然心里是不舒服的。

    司徒嫣扫视了下面的人一眼,然后淡淡的说道,“你们都下午吧,我要休息了。”

    松竹招呼着众人退下,然后看眼司徒星,“郡主要休息了,你也跟着我出来吧。”

    司徒星看眼司徒嫣,她自幼胆小,虽然已经十九了,却因为自小在乡下长大,性子便懦弱了些。

    司徒嫣说道,“你下去就行了,我要跟星儿说说话。”

    松竹却不但不退下,反而语气尖利的说道,“回郡主,您身上有伤要多休息不易劳累,况且一个奴婢是不应该坐在主子的床榻上的。”

    她的视线落在坐在司徒嫣身边的司徒星身上。

    司徒嫣双眼一眯,闪过几分凌厉的光芒,“你是二等丫鬟是吧?”

    “回郡主,奴婢是二等丫鬟。”松竹趾高气扬的回道。

    “那我问你,这驸马府中是二等丫鬟大呢,还是我这个郡主比较大一些?”司徒嫣声音清淡的问道。

    松竹双眼一紧,声音顿时压了下去,“自然是郡主大一些。”

    司徒嫣笑的冰冷,语气转为锋利,“滚出去!”

    松竹顿时一怔,抬头之际对上司徒嫣冷厉的眸光,顿时吓得低下头去、

    不甘不愿的说了一个字,“是。”然后就往下退去。

    “等等。”司徒嫣再次叫住她。

    松竹顿住脚步,“郡主还有什么吩咐?”

    “星儿是我的妹妹,也就是驸马爷的女儿,所以,她也是你的主子。以后对主子说话要注意分寸和用词。”

    司徒嫣声音淡淡,却让人不敢反驳。

    松竹眼中灌满不忿,咬牙说道,“是,奴婢记住了。”

    “下去吧。”

    司徒嫣才让她离开。

    司徒星看松竹走出去了,才一脸崇拜的对司徒嫣说道,“姐姐,你现在变得好厉。刚才你教训那个松竹,好过瘾啊!”

    司徒嫣轻抚上司徒星的脸颊,柔声说道,“星儿,以后有姐姐在什么都不用怕了。”

    那天晚上,她将司徒星留在了她那里过夜。

    白惜玉倒是也没来找麻烦,这一夜司徒星睡的很好,司徒嫣却一夜无眠。

    身上的伤疼的钻心,还有她要好好想想余下这三年,她要怎样报仇?

    白惜玉不会轻易放过她,定会花招百出。

    只不过,她没想到,仅仅时隔一日,她们的报复就开始了。

    第二日她再次接到赐婚的旨意,不过这次不是圣旨而是太后的懿旨。

    赐婚的对象,正是当朝摄政王,皇上的皇叔。

    但是,这次不是正妻,而是小妾。

    而且,这位皇叔,比起洛一辰更是让帝都姑娘人人生畏的瘟神。

    据说,他是的皇上的叔叔,曾经令六国闻风散胆的战神,但是他长得丑陋无比,还有一条断腿。

    据说,他生来命硬,克死了他亲生之母和嫡亲的一个姐姐。

    据说,他已经三十好几,不是没娶亲,而是,娶一个死一个。

    到了如今,已经是令帝都女子闻风丧胆的人物。

    摄政王吗?好吧, 就算是天王老子, 她也接着。

    她倒要看看, 到最后,到底是谁会先倒下?

    松竹在院子里趾高气扬的指挥,随意责罚其他丫鬟,她都视而不见。

    百合和之前的两个丫头已经被安排去做粗活,根本就靠不到司徒嫣的近前。

    司徒嫣用的药膏都是她自己早就配好带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的,没想到却真的让她用上了。

    只不过那药膏她当时并没有用什么珍贵的药材,跌打损伤是没问题,用在她的身上效果就不那么明显了。

    晚上,司徒星正给她上药 ,松竹走了进来。

    司徒嫣一挥手撂下半边的幔帐,怒声说道,“进来也不知道说一声吗?”

    松竹被司徒嫣如风的动作惊得目瞪口呆,她说道,“奴婢忘了。”

    司徒嫣懒得跟她计较,“什么事?”

    “这是公主特意给郡主准备的,听说是皇太后赐下来的呢,十分珍贵,公主特意交代让奴婢亲自给您涂上。”司徒嫣微微一笑“好, 星儿你让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