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加害

    更新时间:2018-11-15 20:40:12本章字数:1648字

    司徒星闪到一边, 松竹抿着唇走到床榻前打开手里精致的小盒子,中指沾了一下就要往司徒嫣的伤口上抹去。

    忽然司徒嫣看似不经意间的一翻身,不小心撞到了她的手臂,她中指上药膏一下抹到了自己的脸上。

    顿时,松竹吓的将手里的盒子直接掉到了地上,然后惊慌失措的起身。

    “郡主奴婢想起, 灶上还热着补品, 奴婢先告退了。”

    司徒嫣却说道,“灶上不是有百合守着吗?而且,你还没给我擦完药呢,怎么能走呢?”

    松竹此刻紧张的无法掩饰,她回道,“ 回郡主, 这剂补品只有奴婢掌握得好火候,所以别人做不来。”

    司徒嫣笑了,她看着松竹,眸色深谙的说道,“你还真是对本郡主忠心呢!”

    “奴婢是郡主的人,当然对郡主忠心。”

    司徒嫣这才说道,“那你快去吧。”

    松竹转头匆匆跑了下去。

    司徒嫣双眼渐渐变冷,那药中含有花样草,加速伤口溃烂之功效,一开始是冰冰凉凉的有麻醉的效果,等到完全渗透一晚上的时间足可以烂至白骨。

    曾经她用这个方法对付过一个越南雇佣兵王, 所以松竹一打开盖子她就闻出来了。

    那药抹到了她自己的脸上, 她才会如此惊慌失措。

    对于完好的皮肤,立即用植物油清洗可以去除,不过若是耽误三五分钟就会渗进皮肤中,留下疤痕。

    白惜玉,真够狠。

    司徒星自然不知道其中这些原因,“姐姐,我来给你擦吧。”

    她拿起松竹放在桌子上的药膏,“星儿, 马上放下。”司徒嫣紧张的说道。

    司徒星赶紧放开,“姐姐怎么了?”

    司徒嫣说道,“去我的包包里拿出橄榄油去洗手。”

    司徒星看着司徒嫣紧张的模样,赶紧照做。

    忽然,司徒嫣觉得一阵凉风袭来,稍纵即逝。

    她鼻端飘过一阵淡淡的木兰清香。

    她心里一紧张,一挥手将另一端的幔帐也放下来,拉过薄被盖住身子。

    她忍着痛整个动作一气呵成,用了不到三秒钟的时间。

    而此时,幔帐已经被人掀开,那人已然坐在身边, 她身上的薄被也已经堆到一边。

    “你干什么?”司徒嫣满脸涨红的看着眼前坐着的男人。

    白千墨却神色淡然,声音清爽的说道,“我在给你上药,你没看出来吗?”

    上药?

    她受伤的位置可是不易他人观看碰触的。

    “不必了,谢谢。你快出去。”司徒嫣急急的说道。

    此时,臀部已经感觉到冰冰凉凉的,他已经再给她上药了。

    司徒嫣忽然间语塞,羞的满脸通红 。

    “ 白千墨,你……男女授受不亲你不知道吗?”

    白千墨轻声说道,“无碍,天下皆知你是我的女人。”

    “可是,我们那只是一场戏。”司徒嫣说道。

    “ 那你就当我入了戏吧。”白千墨回道。

    “ 太后今早上已经将我许配给摄政王了。”司徒嫣提醒他说道。

    白千墨半点惊讶都没有,他眼神自她的臀间收回,淡淡的看着她,“你想嫁?”

    “不想。”司徒嫣肯定的说道。

    白千墨双眼一眯轻笑道,“那就不作数。”

    司徒嫣翻了一个白眼,她好像被这个男人绕进来了。

    然后,她乖乖的趴在那里任凭白千墨的玉指在她的伤口上轻浅的抚摸着。

    事毕,白千墨看着司徒嫣笑着说道,“怎么不挣扎了?”

    “看都看了,摸也摸过了, 我还挣扎什么?”

    司徒嫣说道。

    不过,这药膏还真是很舒服。

    忽然司徒嫣想起司徒星,可千万不能让她看到刚才这一幕啊,她往外间看去。

    司徒星伏在软榻上好似睡着了。

    白千墨轻声说道,“她只是睡着了。”

    司徒嫣知道,白千墨不会伤害司徒星的。

    她此刻扭头看着白千墨,“你来不会就单单为了给我上药吧?”

    “我就是为此而来。”白千墨肯定的答道。

    他只是为了给她上药?

    司徒嫣瞬间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有了变化。

    白千墨给的药果真效果显著, 三天的功夫,她就能下地了。

    这一天驸马府中有贵客临门,当今皇上最宠爱的儿子,楚王,白黎轩。

    自然,这样的场面,白惜玉和司徒玄凌是不会让司徒嫣去露脸的。

    司徒嫣倒也乐得清闲, 她最讨厌跟那些皇亲贵族寒暄客套了。

    倒是松竹一大早上就没了踪影,今天已经是第十天了, 她身上的伤势已经好了一大半。

    拉着司徒星到外面去透透气,却看到院子门口站着一个身影向着外面张望着。

    司徒星说道,“那不是百合吗?”

    司徒嫣眉头一挑,瞬间恢复神态。

    此时,百合正好转身往回走。

    一看到司徒嫣她脸上闪过一丝惊慌,赶忙走进去,轻轻一福身,“大郡主。”

    然后就拿起扫帚往后院去,她转身时眼中的牵挂和此时眼中的不快都没能逃过司徒嫣的眼睛。

    “你想出去?”司徒嫣缓缓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