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心计

    更新时间:2018-11-15 20:40:12本章字数:1627字

    “郡主有什么吩咐?”夜黎说道。

    “你跟着百合,然后引松竹过去。”司徒嫣吩咐道。

    “是。”声音还未散尽已不见了夜黎的身影。

    下午的时候松竹回来了,眉头紧锁,一脸怒气。

    几个末等丫鬟都吓的战战兢兢不敢出声,但是,一个不小心还是触怒了她。

    司徒星听着外面的吵杂声说道,“姐姐,松竹又打骂彩儿她们了。”

    司徒嫣淡淡的说道,“她在外面憋了气,不让她发泄一下怎么行?”

    “她太坏了,我不喜欢她。”司徒星噘着嘴说道。

    司徒嫣摸摸司徒星的头,“星儿,不喜欢你不看她就是了,但是你不可以说出来,也不要让别人看出来。”

    “为什么?”司徒星问道。

    “如果我说 我不喜欢你,你会怎么样?”司徒嫣问道。

    “我会很难过的,我会觉得我特别不好。”司徒星回道,然后眼睛一亮,“我知道了姐姐, 我们不可以随便伤害别人是不是?”

    司徒嫣微笑说道,“不错。所以要记住姐姐的话。”

    司徒星太小, 太善良, 现在她只有用这样教她才能达到让她自我保护的功效。

    半个时辰之后,忽然外面传来百合尖叫的声音。

    司徒嫣嘴角一勾,带着司徒星自里间走出去。

    到了门口,司徒嫣却停住了脚步。

    透过门缝可以看到百合此刻正被松竹罚跪在院子里,院子里的末等丫鬟轮流上去掌嘴。

    就连平时跟百合要好的两个丫鬟也不得不在松竹的淫威下上去打她的耳光。

    司徒星着急的说道,“姐姐,快出去救百合吧,她好可怜。”

    司徒嫣握住司徒星的手, 轻声说道,“你想让我救她?”

    “恩。”司徒星点头。

    “那你想不想让她对姐姐忠心,永远不加害姐姐?”司徒嫣问道。

    司徒星点头,“想。”

    司徒嫣说道,“那就再等等。”

    “为什么?”司徒星问道。

    司徒嫣回道,“因为她需要雪中送炭,更需要彻骨的恨。雪中送炭会让她永远都不会背叛我。而恨,才会让她变得强大。”

    “小贱蹄子,竟然背着我去私会男人!看我不打死你。”松竹气愤的骂道。

    “我没有, 是郡主让我去买绿豆糕的。”

    百合嘴角带血,仍旧争辩道。

    “好个小表子,竟然还敢跟我顶嘴,我全都看到了,你还敢抵赖。”

    松竹上去,啪啪就是两个耳刮子。

    “你有什么证据?”百合坚决不承认, 抬头看着她,双眼泣血。

    松竹紧紧攥住她的下巴,狠狠的说道,“老爷已经将我许配给宋清言了,你就别做美梦了,跟我抢男人,你也配。”

    她呸的一下啐了百合一脸唾沫。

    百合当即不敢置信的看着松竹,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清言他不会答应的。”

    松竹笑道,“有驸马爷和楚王做主,他笑的嘴都合不上呢?”

    司徒嫣在门后双眸闪过锋利,白惜玉还真是会收买人心。

    不过话说回来,皇亲国戚家的小斯也如此抢手, 松竹那高傲的性子,嫁个小斯竟然也十分满足了,可见这楚王多受皇上宠爱。

    “来人,把刚烧开的哪壶开水给我端来, 我今天就好好教训教训这个不知死活的小贱人。”

    松竹厉声吩咐道。

    片刻,有人端来热水。

    就听松竹吩咐道,“给我灌下去。”

    果然不亏是白惜玉的鹰犬,手段够狠辣。

    “郡主救命啊,郡主救我……”百合吓得大声尖叫起来。

    “动作利索点,让她乱喊什么,赶紧灌下去。”

    松竹一见百合喊叫,立即急了。

    这滚开的水下去, 百合这个人不死也废了。

    忽然,门开了。

    “住手。”司徒嫣站在门口的高阶上厉声说道。

    松竹根本无视司徒嫣大声说道,“不许停,给我继续灌下去。”

    几个末等丫鬟继续按着百合要灌下去。

    司徒嫣双眼一眯,冷厉透出。

    她忽然俯身飞快的捡起几个小石子, 然后脱手而出。

    只听到几声惨叫传来, 几个末等丫鬟倒了一地,只剩下拿着一壶开水的那一个怔在那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司徒嫣手一扬,那水壶顿时打翻结结实实的砸到了松竹的身上。

    她当即被烫的嗷嗷直叫。

    司徒嫣这才踱步走下来,“这是在干什么?”

    松竹捂着被烫伤的手臂,忍痛说道,“奴婢在教训一个不知死活的奴才。”

    “呵!奴才?那我且问你,你是什么?”

    司徒嫣冷笑问道。

    “我……奴婢是二等丫鬟,自然有权利教训不听使唤的婢女。”

    松竹急切的说道。

    司徒嫣呵呵笑出声,冷厉的眼看向松竹,“我竟不知道这里已然是你这个二等丫鬟在当家了呢?”

    松竹当即垂下了头,不甘的说道,“郡主严重了,奴婢不敢。”

    “不敢?你已经大开杀戒了, 还有什么是不敢的?”

    司徒嫣冷声问道。